IF - Orizzonte

        ──cielo、流浪。

【APH】法貞× 明日,太陽依舊…

              ──他閉上了雙眼。
             有些事情,就像剛發生般的鮮明……

             「吶,親愛的法蘭西斯,如果你──…」

×
 成分:AHP悲文向法貞,與現實國家等等沒有任何一點關係
    看了迭佚給的法貞MAD整個好揪心……
    沒錯!!就是法貞啊啊!!(節制點)亞瑟加入有ˇˇ(巴)
    嗯,如果有任何錯誤,請當做什麼都沒有喔ˇˇ(打死)
×


00


「早安,親愛的法蘭西斯。」
「感謝你,讓我安穩地踩在這塊土地。」


他微微抬頭,聽著那遠方少女的細語。


「明天,太陽依舊會從東邊升起,對吧?」

她柔柔的女聲這麼反問。


「當然,哥哥我啊、很強的喔。」

他首次回應她的聲音,逗得她咯咯大笑。


「怎麼了?為什麼看起來這麼疲憊呢…?」


「巴黎快淪陷了,不過哥哥我一定──」


「快撐不住了?那麼,你願不願意相信我呢?」

她笑著,和往常一樣溫暖和煦。
但那之中的堅毅卻是讓他頓時看得別不開眼、無法拒絕。


「要相信妳什麼呢……?」


「我啊,會不斷的祈禱喔。」
「然後,以神的使者之名,為你而戰。」



01


「要相信妳些什麼呢,貞妮德?」
他搖了搖手中高腳杯裡的液體,漠視身旁的亞瑟逕自喃喃。
亞瑟看他放下杯子起身,刻意地別過臉。

「我不去。」
法蘭西斯失笑。
「不是哥哥我愛說你啊,亞瑟……」

「我這輩子,不會再向上帝禱告。」
「再也不會了。」

法蘭西斯對他的彆扭似乎見怪不怪了。
他想不到該回覆什麼,就乾脆不出聲了。披上大衣,他還是準備出門。

「你也別去了,法蘭西斯。」

這次亞瑟的語氣就沒有那麼溫和了。
他悶悶地抓著手中一直沒發現拿反的報紙,下意識地加大手勁,紙張都快被攪爛了。
法蘭西斯只是晃了晃指尖的帽沿,讓它旋轉。

「冷靜點,亞瑟。」
他拍了拍他的背脊。
「別去了,一點用都沒有。」

他有些不以為然,心想該怎麼敷衍。
而亞瑟看著他的不在乎更是生氣。
似乎發現左方射來的白眼,他才清清喉嚨,再順順他的背。

「你啊,太過小心眼了,亞瑟。」
「你不也生氣嗎?你…!」

亞瑟突然停下聲音,因為他將指尖覆上了下唇,要他禁聲。
他縱然憤怒,但還是得將怒氣壓制下來。法蘭西斯不生氣,並不代表他不會生氣──
只是他覺得他該生氣的,不!他認為他該生氣、必須生氣!像他一樣馬上板起臉來表示自己的憤怒──
他並不怕法蘭西斯生氣,但是他曉得的。法蘭西斯不難過,並不代表他不難過……

於是他聽話沉默了。


「哥哥我啊,不是禱告給上帝聽的。」


他在離開房間的同時丟下了這句話。


「該相信妳些什麼呢,貞妮德……?」


自己的聲音似乎從好遠的地方傳來了……
在記憶的漣漪之中,有個人也將食指輕輕覆上他的下唇。

“從今以後,我是貞德了。”

她的回眸、笑靨、還有她削短的金髮飄揚在他海藍色的眼眸中。

“貞德是預言之人,而貞妮德、
 是我們的秘密了。”



那時他好年輕、還沒有蓄鬍,還沒愛上玫瑰與紅酒。


「該相信妳些什麼呢……?」

至今,他說過這句話許多次了。


02


他們誰都沒說,禱告就等於是她的專利。
是啊,她是預言之人、神的使者。將上帝視為唯一的信仰。
她深深地相信只要真誠地禱告,就會得到上帝的憐愛。

法蘭西斯有些被她傳染了。


「來嘛,雙手交握。」
她牽起他的大手,努力地想讓他的手掌合十,然後握下。

「不會實現的啦。」
「會!」

她用力地將他的手指一凹,並且逼迫他屈膝跪下。

「會實現的喔,一定!」

他只是將她的話當耳邊風,偷偷睜開右眼窺看也在一旁禱告的她。

「如果我許願上司那個笨蛋去死的話,明天會怎麼樣嗎?」

他這番話真的逗樂她了,貞德噗嗤一笑。
「明天肯定會下大雨吧──」
「錯!」
她強忍住笑意,再認真的開口。


「明天太陽當然會依舊升起囉。」
「一定會是個大熱天,跟今天一樣。」

「才不會因為死了一個人而不同呢!」


她嫌惡地對他吐了吐舌頭。


03


他禱告禱告著,最後瞇起眼發呆了。
亞瑟來到他身後,還以為他睡了。

是啊,他好想睡。
好想作夢,如果可以到夢裡去、而不是回憶的話──


“吶,親愛的法蘭西斯……
 如果會不安的話,就祈禱吧。”



她的手握在自己的手背上,跟年輕時的自己一起禱告。
就要出戰了、要竭盡全力去打敗亞瑟──

想到此,他的手就一陣顫慄。

「相信我,法蘭西斯。」
她將額頭貼著他的,然後親吻他的指腹。


「為了你,就算粉身碎骨也沒關係喔。」


直到現在,他一直無法了解她為什麼說的出這樣的話來。
那不是一般的戲言、敷衍,而是由心而出用言語起誓的誓言…。
她在發誓,對著他發誓。很認真、很慎重、很誠懇的這麼說。

回憶至此,他用手矇住自己的雙眼。


04


那時他只看見天空白光一閃,像被匕首一刀劃過。
亞瑟的箭狠狠地刺入了她的右手。


“吶,親愛的法蘭西斯……
 如果會難過的話,就矇住眼、不要看。”



他的眼被她遮住了,縱使其中一隻已然殘廢。

畫面在漆黑之中不斷的旋轉、快速地從他的腦海掠過。
然後他先是看到亞瑟,再發現那熊熊燃起的火焰。
架在木堆之上的十字架在他眼裡不斷放大、放大──直到最後,法蘭西斯看見了她。


「妳還在做什麼?」
亞瑟對著上頭的她憤怒地大喊。


「祈禱。」


她飄邈的嗓音刺得他心臟一震,從腳底竄回頭皮像觸碰電流般地發麻。
他發不出聲音來。


「那麼,你願不願意相信我呢?」

「我啊,會不斷的祈禱喔。」
「然後,以神的使者之名,為你而戰。」

「從今以後,我是貞德了。」

「貞德是預言之人,而貞妮德、是我們的秘密了。」

「會實現的喔,一定!」

「明天太陽當然會依舊升起囉。」
「一定會是個大熱天,跟今天一樣。」
「才不會因為死了一個人而不同呢!」

「吶,親愛的法蘭西斯……」
「如果會不安的話,就祈禱吧。」
「如果會難過的話,就矇住眼、不要看。」

「相信我,法蘭西斯。」

「為了你,就算粉身碎骨也沒關係喔。」



「為什麼──」
他對著天空大喊,而大火已燒盡了她的裙襬。
她還是聽見了喔。


“因為我愛你,法蘭西斯。
 比我想像中的更愛你。”



她一字一字地發著音節的嘴型,然後又笑了。
是他最熟悉的那種、是他總是看得癡迷的那種、是他總是感到揪心的那種──


「要我相信妳些什麼?!貞德達魯克──!」


他對著天空怒吼的那刻深深地刻印在亞瑟的腦海。


05


到底是誰狡猾呢?
是說謊的那個人吧,但是至始至終相信的那個人也有錯。


當然,妳知道我絕對會相信妳。

但是禱告是不會實現願望的。

明天太陽依舊會升起,但是……
會不同喔,明天會因為妳不在了所以不同──

不安的話,禱告是沒有用處的。
難過的話,就算矇住了眼、就算不要看──

太痛了。
好痛。


『我寧願一開始就不要相信妳。』
『一開始就不要回應、一開始就不該相遇──』
『妳總是在說謊啊,貞妮德。』
『說著我絕對會相信的謊言。』
『哄著我接受絕對會發生的殘酷。』

『因為妳知道我一定會相信妳。』



「妳只是在哄我喔,貞妮德。」
「哄著我說,“要相信我、我會為你而戰,絕對不會有事──”,但是又自私的讓我看著妳死去。」


「要我相信妳些什麼呢?」


06


「法蘭西斯,該走了。」
亞瑟比比窗子外落下的朝陽,天際線已被染過一層黑藍色。
他遞過手中的花束,逕自到外頭等他去了。

法蘭西斯維持同樣的姿勢許久、許久。
亞瑟似乎早已曉得,點燃了今天的第一根菸。

他將白玫瑰一朵朵摘下,向十字架上的上帝一拋。
花蕾全落在祭壇上了,但他沒有清理的意思。


「就算從頭到尾都知道妳在撒謊,還是沒辦法對妳生氣呢。」
「真是太過分了,貞妮德……」
他抹了抹下顎,看似是想擦掉些什麼。

「……妳也是知道我一定會原諒妳的,是不?」
「這就是最狡猾的地方。」

他將整個臉埋在夕陽餘暉映照不到的地方,再次久久沉默。

「可以說,最笨的就是明知道是謊言,還是從頭到尾都相信的我了。」

他起身。


「我愛妳,貞妮德。」
「比妳想像中的多很多。」

「我想祈禱──只是想夢見妳而已,應該不過分吧?」

「妳說過一定會實現的喔……」


《完》


×
是的,有些莫名奇妙XDD(被打)
我已經很努力、很努力想把那個FU表達出來了啊!希望大家可以看得懂(哭)
啊啊……我真的很努力了(奔)
有稍微查了下歷史放了點進去XD

簡單的說亞瑟生氣是被法蘭西斯嚇到了XD
他們生氣的是小貞總是說謊,說禱告就一定會實現的,但是當他們禱告小貞卻還是死了
法蘭西斯大吼讓亞瑟發現,小貞對法蘭西斯而言真的很重要。但是亞瑟一定得處死小貞,而法蘭西斯不但不對亞瑟生氣,也不對小貞生氣
亞瑟也不想處死小貞的啊啊,一定是上司說的XD(被打)

每一次小貞都會哄著法蘭西斯,讓他相信自己,不要阻止她出戰
但是小貞還是死了,所以法蘭西斯指控她總是說謊。他曉得小貞想救她,但是不希望小貞被犧牲

最後法蘭西斯希望小貞可以出現在他的夢裡,是小貞說禱告一定會實現的,所以至少這個願望要實現才行。

更愛法貞的梗啦……天啊(暴走)

COMMENT
法貞大好!!
初次見面妳好(握)

是說這裡是留言用的嗎?
我是因為看了妳的文才接觸APH@@

其實我常常來這邊只是不知道怎麼留言,我看不懂英文也看不懂日文的阿orz

法貞好讚XDD

好喜歡法蘭西斯吶喊那一幕,深深印在我心底了噢(拇指)

不過我相信禱告會實現的(堅定)

好像被電到一樣我好愛好愛好愛喔

但是我不懂歷史ˊˋ
國中會上到吧到時我會好好研究的,為了法貞(喂)

法貞萬歲!!!

PS.認證碼打4次都沒過=ˇ=
Re: 法貞大好!!
嗨嗨!!翊君妳好ˇˇ(握)

對,這是留言用的(笑)
欸欸?留言不方便嗎??(汗)
真是不好意思啊><(鞠)造成翊君麻煩了(汗)
雖然想過要把會客室打開但現在產量很少這麼做有點不好意思(逃)對不起起起(大喊)

真的嗎??好開心呀ˇˇ(灑花)
當初我也是先看同人文才去翻APH看的呢ˇˇ
推得好(大大拇指XD)

法貞很讚真的XD(笑)
突然覺得法叔在法貞文裡都會很正經的感覺好奇怪XDD(喂)
我也喜歡那段ˇˇ該怎麼說呢,還一直怕大家不懂我的梗擔心很久(被打)
很開心翊君喜歡唷唷ˇˇ禱告一定會實現的啦法叔XDD(拍肩)

簡單的說就是英法長年戰爭,因為小貞的出現法/國就贏了~!大概是這樣XD!(太簡短了吧?!)→被打
看了APH之後看到歷史課本上面有就會莫名的興奮XDD(→別理她)

法貞萬歲歲歲!!(跟著喊)
COMMENT FORM
NAME
TITLE
MAIL
URL
COMMENT
PASS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
TRACKBACK
TB URL : http://hio1216.blog126.fc2.com/tb.php/102-4f121fe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