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 Orizzonte

        ──cielo、流浪。

reborn獄京× 補,償01


  他一直是看著澤田綱吉。
  他一直看著澤田綱吉,然後看見笹川京子。
  他看著他們兩個人。如果他們快樂,那麼他也會是。

  但是如果他們真的結婚,他想『夫人』這兩個字他是絕對喊不出來的。


×
 成分:all京受《補,償》獄京先發ˇ內容00有詳細說明XD
    話說看了京子祭的文章後開始對獄京很有好感XD
    好吧現在越來越開放了(?)就是所謂的沒節操是吧??!!(嚇)
×

……她沉入了海底,自願地。
就像吃下毒蘋果的公主緊閉她的雙眼假死了。

在那個沒有光、聽不見的海底。

啊啊……她是自願的。
那是一種病。一種因為心理因素或外在打擊潛意識所選擇採取的自我保護狀態。
──封鎖自我的完全拒絕。


……可惡!


他拍著岸上死都不願醒來的笹川京子,指尖緊緊地陷入她的肩窩搖著她幾乎死去的軀殼。

不行、絕對不可以。
庫洛姆‧髑髏可以、三浦春可以、全世界都可以──只有妳不行,笹川京子。
他絕對不會接受她的消失。


但是為什麼只有她不行呢?他不曉得那是什麼,那心底的惆悵還有不斷膨脹的東西是什麼──為什麼只有笹川京子不行呢?
可十代目也不會希望她死去的。

所以、所以、
『我會補償妳的。』
『我會代替十代目……』
『所以妳不能消失──』

笹川京子掙開了眼來,但是對他投以困惑、不解的眼神。她腦中的問句像是浮現在他眼前一般他看得一清二楚。
“……為什麼你會在這裡呢,獄寺?”
他暗自竄改了她浮出的問句、應該說,他知道她內心真正對看見他之後的吶喊。

是在說他為什麼不是澤田綱吉吧?
就算澤田綱吉不可能出現,那又為什麼是他獄寺隼人?

他不知道、他不知道,他也不曉得、絕絕對對的不曉得──


“……只有妳不行,笹川京子
 ……如果妳不是笹川京子就好了。”



但是、為什麼呢?


×



他一直是看著澤田綱吉,從他的身邊還沒有笹川京子時就開始。
然後他看見了笹川京子,然後他們開始看著彼此。

他感覺到了自己與笹川京子的距離。他們一直都不親近、他們也不是可以親近的關係──但是不曉得為什麼他理智上接受了這個事實潛意識卻大聲地叫囂。
他心窩有個小小的硬塊一直存在在某個角落,在他不知道的時候、在他不曉得的地方,讓他胸口沉甸甸地十分不好受。他想大吼將它排洩出來,但是他不曉得那是什麼。


然後那天他吻了在沙發上睡去的笹川京子。


那不是背叛。所謂的背叛應該是他愛上笹川京子,但是他一點罪惡感也沒有。
他不曉得那是什麼。好似雨停或下雪般的自然、平常──小得讓人忍不住忽略。
他只是交換了她嘴裡的蘭香,將他的尼古丁深深地埋進她的肺葉裡……讓她會在睡夢裡吸著他的氣息。

僅僅是這樣,好似他向她道早般的平凡。
……他是這麼感覺的。


就像現在這樣。
他捻熄菸回到她的房間,查看她的狀況。
然後吻她。


×


他不會忘記笹川京子的假死,絕 對 不 會。
對他而言那好似有人在他面前被五馬分屍、凌遲腰斬般的恐怖……

他的心臟像老得快停了,但又砰砰砰焦躁地猛跳。
就連肺葉也收不到他吸入的氧氣。


他一直是看著澤田綱吉,然後看見了笹川京子。
但是現在笹川京子的身邊不會再出現澤田綱吉了……
於是他看著她一個人。

要跟蹤笹川京子很簡單,因為她向來只看著澤田綱吉,從來不注意他。她沒有發現他的視線、不會曉得他的靠近,也認不出他的跫音……
他看著笹川京子回到研究所繼續上課,他看著笹川京子回到日本繼續她的生活。那也是他要的、十代目也會這麼希望吧?
笹川京子原本就是很堅強的,就算是澤田綱吉不在了也不會消失的──
她必須繼續自己的人生,就算少了十代目她還是要繼續自己的人生,就算少了十代目……

有時候、不,是常常啊。
他會因為她看著澤田綱吉的眼神痛苦。
從他還在她的視線裡,到今天他不在了……

他不曉得那是什麼,但是他很難受。


淅淅……

他掌心從屋簷下探出來接收那漸強的雨滴,下雨了。
他走過她身邊去替她撐傘。
──就算是十代目也不會希望她淋雨的。

「……獄寺?」
她瞠大了她夕陽色的眼眸望著出現的他。
「你…一直跟著我嗎……?」
「對不起──對不起……這不是你的錯…」
「回去吧……」


×


她發現了他的補償、她發現到他在補償,然後拒絕了。
他應該跟她說『這是我的錯,全世界都知道喔』──他應該大聲地對她這麼吼。
但是現在的笹川京子再也承受不住這麼多了。
他看的出來。笹川京子才不需要他的補償、她需要的人才不是他──

他狠下心地走了。他不曉得那到底是什麼,真的好難受啊──
但是十代目不會希望她難過的。


……全身的細胞像在尖叫說它不走、要他掉頭。
他走出候機室。

他想繼續看著笹川京子。但是為什麼呢?那到底是什麼?他才沒有任何理由。
以前是因為十代目、剛才也是因為十代目。
因為澤田綱吉那時在她身邊、因為他害她失去澤田綱吉──

沒有了,真的沒有理由了。
但是好難受好難受、好痛苦好痛苦──到底為什麼──?
十代目、十代目也──


「──給我回日本的機票,馬上!」


×


他還是想看著笹川京子。就算她看著澤田綱吉、就算她不需要、就算她不要他補償──
反正笹川京子是不會發現的。她向來,都只注視澤田綱吉不會注意他的……


「獄寺?」


他指尖的香煙因為他的震驚在他的注視下掉落了。
她注意到他了是嗎?她終於不再注視澤田綱吉了是嗎?

……十代目知道嗎?她也知道嗎?
不、他們都不曉得的──


──他不是一併將她看了進去,而是“看著笹川京子”。
到了後來他的視線是追隨著笹 川 京 子。



他走過去抬起她的下顎吻了她。
他曉得了,那股惆悵、那股衝動、那些痛苦都不是補償、自責、也不是背叛。

是迷戀啊。


《01完》


×
終於是還滿意的完成了(哭)話說最近的文章都像在挑戰重寫紀錄一樣苦手好久XD
只能說坑不能亂挖、CP不要隨便嘗試
我真的真的很不了解獄寺啊──(想哭)
好的我由衷地希望這個坑能夠在月底趕完。


COMMENT
COMMENT FORM
NAME
TITLE
MAIL
URL
COMMENT
PASS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
TRACKBACK
TB URL : http://hio1216.blog126.fc2.com/tb.php/110-edb94c7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