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 Orizzonte

        ──cielo、流浪。

rebornX優× 馴獸習慣

      這個人是繼前面兩頭野獸之後。

×
成分:絕對爆冷門CP瓦利亞XANXUS(十年後有)×吉留涅羅優尼(約十歲)
   本來想把X媽的歲數放上來的但是看到時有點嚇到(+10之後有點破表XD)→巴
   因為歲數差太多了我的媽(切腹)
   一切起源於昨天跑去挖動畫看到X媽的關係(汗)X媽我想要那隻獅虎啊!!(巴腳)
   然後弗蘭真的真的太好笑了XDDD(笑倒)Me也被你嚇了一跳XDD
   以上好無意義的前言……(汗)對,本來要填坑的……(咦)

   警告!X媽恐怒罵太多請原諒他繼續看下去謝謝(被打)
×


01


鏘啷鏘啷鏘啷──

「喂。」
他一把抓起餐盤剛被掃到紅地毯上的男人。
「我說,牛 肉。」
「滾!」

站在門口的第二個男人瑟縮了下。
……完了。雖然他手上的不是剛剛那個男人拿的羊肉但他手裡的拖盤擺的也不是牛肉……

「那一道是什麼?」

坐在長一二十尺那緣餐桌頭的XANXUS用他瀏海下的獅眼睥睨那個男人。是啊,就像獅虎冷冷瞪著其他得服從牠的獅虎一樣。
「是、是鯊魚肉,Boss……」
「──垃、」

「放著下去吧,他會吃的。」

緊接著未出現的『圾』字後方冒出的是一個稚嫩的女聲。
優尼輕輕踏在地毯上悠悠地在XANXUS的怒瞪下入座。她輕咳了聲,那些下人才慌張地擱下鯊魚肉的拖盤走人,還是她提醒他們才又回來關上應該闔上的餐廳大門。
她先伸出那不夠長的手撈了前方的餐包籃,小口小口地開始進食。

就在他XANXUS主位的對面。

「我一定要殺了妳……」
「不行喔,你的任務是保護我。因為我對彭哥列家族還有用處。
她從容地一笑。
「那又為什麼要委託瓦利亞…?」
「因為最近啊,不是嗎?」
她微笑,但是沒有笑意。就XANXUS的眼裡看來是諷刺他問了一個愚蠢的問題。嘛,她也是這個意思沒錯。
澤田綱吉那個垃圾……。

「別以為他把妳託付給我我就不敢殺妳。」

他黑眸直勾勾地盯著她,殺氣流洩而出讓她一覽無遺。他手上的高腳杯就好比是她的脖子……關節的青筋爆出粗得嚇人,然後緩緩地一指指壓上將那細長捏碎。

「不行喔。就算你想殺我,我也“看得見”。」
他咬牙嘖了聲,早就壓抑不住的殺意因為她冷冽、清澄的眼眸大膽盯著他的刷地宣洩而出。他在肉眼看不見的移動軌跡之中已來到她面前,用冰涼的槍口抵著她的額頭。

「妳,太吵了。」

碰!


他是那個開槍的人,但卻動彈不得。

「這麼一來,咒文就完成了。」

她的唇停在他的右頰上。沒錯,她“看見了”他的動作迴避了,跳上他的手臂環住他的脖子親了他。

「這是咒文,讓你殺不了我的咒文。」
「如果你想殺我,雙手會動彈不得,然後、頭痛欲裂。」

她嘴角揚起了一個愉快的弧度,但在男人眼裡或許有些嫵媚致命。
至少他就遲鈍了零點五秒。

「……垃圾!」
「哈哈。」

她因為他作勢揮拳導致咒文發威的痛苦模樣恢復了孩子的模樣開心地大笑。這麼鮮少出現在她臉上的笑容和笑聲是多麼珍貴,但是XANXUS絕對不懂。

「那麼,請乖乖把肉吃了。」
她拿起刀叉切了一小塊打算幫雙手動彈不得的他進食。
「張開嘴吧?」
「妳、」
她作勢要順應他的拒絕張口將肉餵進自己的口中,卻抓準了他開口抗議那刻用力地塞入他大嘴。
「好吃?」
她再切來幾塊,用那銀叉來餵他和自己。
「……妳這小鬼!」
他因為她的輕蔑又想出手攻擊,但兩隻緊繃到不行的手卻依舊不聽他使喚,只換來又一次的頭痛。
可惡!這垃圾!

「從現在開始請你對下人好一點,XANXUS先生。」
她趁他被束縛時又餵了一口。
「請不要大吼大叫、請不要破壞餐具、請不要欺負部下……」
他在她朗誦清單的時間裡又接下好幾口肉。
「還有?」
「還有,請不要任性。

垃圾──!

他又大吼,沒嚇着她卻只讓自己的頭更痛。

「真是的,怎麼這麼學不乖呢……?」

她嘆氣式地按摩他的頭顱。

「外面那個“lo non rlcono SCO il Xattuale!(我不承認現在的第十代)”是你弄的嗎?」
「妳竟敢在我面前提到那個垃圾……?!」
他一怒一下又打下桌上的餐盤,鏘啷鏘啷地又碎裂在她面前。

「為什麼要生氣?」
她沒有因為那些壞掉的餐具而退步,繼續咄咄地問著。
但他沒有回答,只是撕下餐巾還有破壞那些桌椅,發狂似地破壞了整個房間。他將那無法宣洩在她身上的憤怒瘋狂施加在這些沒有生命的家具上,一陣碎裂的噪音和撕裂聲結束後他罷手,停下來睥睨她一眼。
驀地他們之間沒有任何氣體流動了,因為他們的沉默而靜止。

「──你、」
她咬牙,在他錯愕沒有反應過來的瞬間撲向他讓他倒入大理石板上的冰涼。


「為什麼要看輕你自己?」


她在她方才親吻過的臉頰上用力地留下灼熱的掌印,眼角的熱流也不小心溢出滴到他的臉上。
她憤怒地走了。


02


XANXUS才不懂她生氣的理由、才不會想去懂。
……那個垃圾。

即使這麼咒罵他還是走著就來到她房前。

──這是幹什麼?為了那垃圾、在意她的話?
他甩頭要走。


碰!


驀地他被那駭人的聲響震懾,也碰的一聲踹開了她的門。
「喂!」
……沒有人。

「給我出來!喂!」

……沒有聲音。他的忍耐已經到達極限,拳頭關節上的青筋又再次爆出,並且更為粗大。
他憑著直覺朝開敞的陽台走去,紗簾微美地在他身旁嫵媚飄揚,但他始終卻只覺得礙眼。傍晚的風也有些涼了,刺激他沒有布料遮蔽的肌膚。

沙沙……

他聽見紗簾在晚風中飛舞的聲音,還有她斗篷半空中飛揚的聲音。
「……妳這垃圾。」
他扳起臉將身體放置半空中,抓緊她的手拉回她的陽台。

她摔到陽台外去了,雖然他不知道為什麼,但是她僅剩一隻手抓著欄杆卻沒有求救
連他破門而入也沒有。

「喂,為什麼不求救?」
她也扳起臉來扭頭故意不看他。
「說話!」
他搖著她的肩膀,就算被咒文斷定他是在攻擊她而導致頭痛他也沒有放手。
她這是做什麼?不會是因為出現的是他所以刻意不求救吧?


「那妳就給我一輩子不要開口。」


他氣憤地走了,這次換他。


03


兩個人這樣鬧彆扭實在幼稚。但是她有幼稚的理由,他沒有。
是啊,他年紀不小了,不行嗎?垃圾。

窸窣……

他又不小心走到她房前、又不小心聽見了裡頭的怪聲。
……可惡。

可別寄望他再好心地去救她。

他轉身離去。


碰!


「喂!小鬼──!」

他碰地踹開門直奔她的陽台。

「妳……」
他看見她的臉頰還有手腳都被劃破滲血了,弄髒了她雪白色的斗蓬。
他也注意到她手中的旗幟,是掛在她陽台上方的那一個。就在那一秒,她將那旗幟扔到他們之間,lo non rlcono SCO il Xattuale!的字樣在皺摺之中模糊了。

啊,是啊……

「妳果然是袒護澤田綱吉的是吧?垃圾。」

她揮了他腹部一拳,因為她勾不到他的臉。


「袒護的人是你。」
「因為你想袒護雜種的自己,覺得自己被輕蔑了所以汙辱他。」
「因為你也覺得雜種的自己很可憐,因為你也看不起雜種的自己所以你不承認澤田綱吉。」


他想回敬一拳給她,但又遭來咒文的束縛還有頭痛。他只好將憤怒發洩在地板上,用自己的額頭用力地表達自己的不爽。

「妳懂什麼,吉留涅羅的公主?」
「別再出現在我面前,滾!」

她滾燙又不間斷的淚水扎到了他的手背,就像被針扎到一樣、就像被火烙過一樣他痛得有些錯愕。


「有一種動物叫獅虎不是嗎?既不是獅子也不是老虎,但是、牠可以同時咬死獅子跟老虎。」


她抱住了他,用她顫抖不已卻溫暖的聲音說。


「XANXUS的名字叫XANXUS,彭哥列九代目的兒子名字叫XANXUS,彭哥列暗殺部隊瓦利亞的Boss名字叫XANXUS。」
「他的名字叫XANXUS,最強的獅虎XANXUS。」


他聽著她輕柔的童音睡著了,就像聽了床邊故事一樣。


04


……他睡了多久了?
他震驚地張開了眼。不管是她抱著他、他抱著她反正他們是抱在一起睡著了。
可惡。最好XANXUS這個男人會接受別人的善意。

「──我決定再加幾個咒文。」
他因為她的突然出聲戰慄了下,而她藉機仰頭在他另一邊側臉再留下一吻。

「首先,請禮貌善待彭哥列九代目。」
「垃圾。」翻譯:不可能。
「請和平共處彭哥列十代目。」
「垃圾。」翻譯:同上。
「然後──」

她將他側過去的臉扶正,這次是他喊著垃圾的薄唇。

「這是什麼?」

他有些發怒了,不是因為她的亂來而是直覺感應到非善的徵兆。
這不是普通的咒文。


「如果你的呼吸不小心停了,那麼在那之前的前三十秒我的心臟將會停止。」
「所以,請小心、努力地活下去。」


……這個垃圾。


05


想來想去他就是不喜歡這最後一個咒文。
不、是糟透了。

「給我取消。」
「咒文是沒辦法取消的。」

……垃圾。

「那麼換一個。」
「也不能換喔。」

…………。

「那就給我加一個……!」
「什麼?」

他抬起她的下顎抵上她的唇。
是啊,一直以來都是她吻他、他被吻,這次也該攻守交換了……
原本只是想給個警告,但他的抑制力卻像脫疆的野馬向內直衝,忘記她只是個還未成長完全的孩子……用他成人的力道、的曖昧滿滿地加在她的懷裡。
……只是個警告,不、才不是。至少她也被媚惑屈服了……


「給我加上……。」
「什、什麼……?」
他又堵住她才剛吸入氧氣的嘴。


「如果妳受到任何疼痛,那將會以十倍的威力重現到我XANXUS身上。然後在妳心臟停止的瞬間,XANXUS的心臟也會碎裂、化為碎片……。」


她想奮力阻止他這血淋淋的死法,但是力氣抵不過他、話也無法收回。
這就證實了他會用他的生命去誓死捍衛她,也決不允許自己在她消失後還繼續苟活。

是啊,垃圾。
這是他XANXUS的野望也是他的誓言。


「我、我又忘了一個條件……」
「是什麼?」
她因為他們過度的親密而氣喘吁吁也不夠自在,他在衝動之中醒來,發現自己居然對一個孩子下手了,是一個孩子……
差點忘了她什麼都還沒開始成長。他掩過臉轉頭讓視線逃離她若隱若現的前襟,頰上閃過的酡紅也不小心被優尼給捕捉到了。
她笑。

「請不要喊人垃圾。」
「……垃圾啊──!

她像愛撫小狗般地撫摸他的頭顱。

「男人想看的是什麼呢……是這個嗎?」
給 我 穿 上 妳 的 衣 服──!
「什麼意思?不是這樣?是不是要等我再長大一點呢?」

他對這個沒上過性課程的純真少女頓時語塞了。


07


答、答、答、答。

「XANXUS先生。」
她停下腳步在他的書房前探頭。
「啊。」
他視線還停留在本子上敷衍式的應了聲。

「六年了。」
「嗯。」
「所以這樣年紀夠大了嗎?」
「嗯。」
「所以要從這邊看起嗎?」
「嗯……給 我 穿 上 妳 的 衣 服──!
「什麼?」

她滿懷疑問地歪頭。
可惡,他絕對不要當那個教導她性知識的那個人、絕對不要──!


《完》


×
天啊這個字數是怎麼回事啊(哭)
我居然越打越開心還分時段打啊(淚奔)我的坑、我的坑啊(逃)

寫到後面就有點欺負X媽的感覺XDD優尼在我的設定裡真的(對性之類的)什麼都不懂喔!(→被蘿莉控大叔過度保護的下場XD)
我已經很努力的想把優尼的小孩設定寫回成熟小大人了(哭)還有很努力要把X媽的冷酷寫出來然後不要再那麼勵志也不要那麼暴力,但是優尼好沒優尼樣X媽好沒X媽樣還是好勵志好勵志好暴力好暴力啊啊啊(切腹)
然後前面那兩頭野獸是 γ 跟白蘭沒錯XDDD
(最近看了252之後對雞精起了大量的鳥肌然後很期待254優尼醬的出場ˇˇ)

不得不說有空還是要follow一下動畫囧(→以連載為重的傢伙)
會動還有聲優加持的情結真的比漫畫生動好笑好多啊XDDD(笑倒)
我要頒獎給弗蘭的聲優國立桑(拇指)→誰要啊

好吧我看見資料夾裡那些空空的空白檔案了(汗)

COMMENT
COMMENT FORM
NAME
TITLE
MAIL
URL
COMMENT
PASS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
TRACKBACK
TB URL : http://hio1216.blog126.fc2.com/tb.php/111-dce1751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