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 Orizzonte

        ──cielo、流浪。

reborn骸京× 補,償03

  「彭哥列他啊,死了。」
  「但是我很開心喔。」
  「也可以說是我殺了他的……」

  因為我很想很想要得到妳啊,無知的笹川京子。



×
成分:all京受《補,償》03骸京,基本上00還是看一下的好ˇˇ
   雖說是用無知來形容但絕對不是罵京子醬無知喔!!
   有fu的東西還是先敲起來才好否則真的要敲時就敲不出來了(哭)
   呃,骸桑可能有點黑化(本來就黑(喂))然後又有點美化(什麼啊)
   努力完坑(奔)還有為什麼這個坑有種BL傾向……XD(被打)
×


不是、不是──!

他抹去因為浴室蒸汽起霧的梳妝鏡,兩手壓在洗臉台上他駝著背,大口大口地吸入喘不過的空氣。



──世界被分成了兩半。
他的與她的的一半。

他所強行劃分的。


「所以妳的世界,不會再有澤田綱吉了。」


他邪佞地笑了,多麼地貪婪又不可一世。將她掌控在掌心裡是如此地容易、瓜分她、撕裂她是如此地輕鬆。
吶,看清楚了笹川京子。

她的世界只站了自己跟他,其餘什麼也沒有。好似乾旱過的大地既沒有草皮也沒辦法孕育出生命,空得、乾枯得一無所有。以皮膚來比喻的話那是死人的臉。
原來什麼也沒有剩下了,她有的只有自己了。


「那麼就給你吧。」


於是她自行分割成兩塊,從他所劃下的那條溝渠開始。像餅乾一樣應聲折斷了。
沒關係的。既然想要的就給你吧。她還有另一半、她還剩下僅有的另一半,夠大了、足夠了,足夠塞下與她融為一體的澤田綱吉。

只有這個他是強奪不來的。他無法將這一塊分割、撕裂、抽離──早就融進她的形骸之中,她與澤田綱吉。
看著笹川京子的澤田綱吉是她的,抱著笹川京子的澤田綱吉是她的,吻著笹川京子的澤田綱吉是她的,愛著笹川京子的澤田綱吉是她的──都從她的瞳孔嵌入她的靈魂之中了,是她的東西。她所知道的澤田綱吉都是她的東西。


「是嗎。那麼澤田綱吉在哪裡呢?在哪裡找得出來呢……?」


他的唇吻著她的發出吸吮的聲音,一次一次地重複過後他舌尖大膽地入侵深吻,攪著她顫抖的舌尖悄悄發起那體內不知何處的癢又在上頭淋上層層汽油放火燃燒。他不是要她即刻回應,只是慢慢地挑逗將她的感官打上麻藥但又激情不已,要她沉入他造的熱海乞求他的解放。
他好久好久的時間都只停留著同一個吻,在她耳鬢下廝磨,說著蠱惑的言語用他魔力般的嗓音傳入她的耳際,連同氣息一起。


「……我跟妳說。」
「從此笹川京子的世界就只有六道骸了。」
「既然連笹川京子都和澤田綱吉融為一起了,」
「那麼我就吃得連笹川京子都不剩。」


她連最後僅有的氧氣都全數被他給剝奪了。


──如果妳消失就好了。


×


不可能、不可能的──!
哈哈……


他撥開前額被汗浸濕的髮又抹去起在鏡子上的霧。



「該醒來了,笹川京子。」
他翻身擋住了陽光,靠近她耳際邊低語。

「從今天開始,“澤 田 綱 吉”這四個字就不會再出現了。」
「──成為一段空白。」

他開心地笑了。

「不然,」
「將它替換一下吧──」
「就像電腦程式一樣,將全部過去寫有澤田綱吉的字樣全都替換掉吧。」

他撕開了她的前襟,如雪一般的肌里在紗的分裂下暴露在日陽之中,被他異色的雙眼貪婪地望著,成為了他的東西。
他低頭先是親吻了下,然後大力啃齧了一口,在她的心臟上方留下一個紫紅色的印記。


「這樣澤田綱吉這四個字就被六道骸給取代了。」


他嘴角又再度上揚了一個極其危險的角度。


×


……她不想醒來。
既然她的世界已經沒有了澤田綱吉、連笹川京子都被分食了──她真的一點都不剩,最後擁有澤田綱吉的笹川京子也消失殆盡了。

那麼還有什麼好繼續的呢?沒有了。沒有。
一切都沒有意義可言了。

她空洞洞的目眥隨著改變方向的頭顱將視線切換了。她看見他大而修長的手,然後一個亮點鎖住了她的目光。她定定地瞪著那亮點發楞,在腦中將它放大、放大,移到拼圖的空位中置入拼湊。
一個與她記憶的拼圖完全相符的東西。


「吶,骸君。」
「戴著那個做什麼呢?」


「戴著綱君的戒指做什麼呢?」


果然想要得到笹川京子是個謊言啊,骸君。


×


不對、不對──!
絕對不可能的。
不可能、不可能的──

哈哈……

彭哥列怎麼可能就這麼死了。


怎 麼 可 能 他 就 在 我 面 前 死 去 了──



「kufufu……彭哥列怎麼可能在我得到他的身體以前就死去了呢,我可還沒摧毀整個黑──…!」
他語未說畢就朝梳妝鏡揮去一拳,將它鏗鏘地一次打碎了。他甩開殘留在牆上、還有他手上的碎片,連帶那不知名的腥紅色液體一起。



「吶,妳可以殺了我喔。」
──我殺了澤田綱吉。

他冰冷地對著她說。

「喔?」
「這樣啊……」

她也冷冰冰地聽著。


「為什麼要說這種謊呢,骸君…」


她沒有光澤的夕陽色瞳孔突然間看得他一陣心慌,好似再繼續和她對看下去他將沉入那夕陽色的海……,他永世不可能離開。


×


就這麼忘了一直如此深愛的人可以嗎,這樣是不是一併也否定了過去的自己?
不,她不會。

「……妳真是個固執的女人。」
「是嗎?」
她轉過頭,定定地看著他。


「但那是我的東西。我與綱君的所有一切都是我的東西。你也是喔。」
「你所認識的綱君也是你的東西,綱君曾經包容過的你、曾經認識綱君的你,那也是你的東西,屬於你的東西。


他說不出話來。
萬萬沒有想到自己會因為這娃娃的一句話如此震懾。

是啊。那是屬於六道骸的東西。
就算澤田綱吉死了也帶不走。
他所認識的彭哥列、所覬覦的彭哥列、所不爽的彭哥列都跟著他一起、還在,因為是六道骸的東西。

這麼一想他的確是輕鬆了點。


「──我們要走過。」
他驀地僵住了起身的動作。

「帶著綱君留給我們的東西走過。」
「總有一天,我們不會再因為想起他而流淚。」

她好像成熟了點。應該是、她已恢復為笹川京子。笹川京子原本就是這樣,儘管外表弱不禁風但內在絕對不是。
即使是澤田綱吉不在了她也能克服的,牽著他沒有形體的手繼續走。笹川京子辦得到。
他有些不甘心地垂首莞爾了。

「fukuku……別搞錯了,我只後悔沒有早點得到他的身體復仇而已。」
「是嗎。」

那曾經不願在現實中醒來的笹川京子好似從來沒有存在過。他看著她起身的剪影,這次換她遮蔽了太陽,身影看起來黯淡不少,但邊緣卻如此明亮燦爛,頓時間在他眼底一閃一閃。

「那麼,如果有一天我走過了,可以再擁有一個東西嗎……?」
「是什麼呢?」

他擺出了『那還用問』的表情。


「就是妳啊……無知的笹川京子。」


《03完》


×
呃,就這麼交上來了
骸京居然是最順手的一個……難道我真的對殺手或變態(喂)比較拿手嗎(抖)
這次沒什麼梗所以不用鋪梗(炸)很快就可以完成丟上來了(巴)

是啊我很私心的設定骸桑對綱吉的死很後悔XDDD(哇這坑真的走BL啊啊!!)→被打
形容京子醬無知其實是指京子醬完全不知道骸桑有在暗戀他這回事XDDD(骸桑好可憐樣啊~~)→巴
而“希望京子消失”是希望愛著澤田綱吉的她能消失,然後愛上自己,不要因為他的死而痛苦(嘛就跟0102雷同XD)
裡面有兩個梗(以上)之前寫過了……(懺悔)然後底子有重複到某篇雲京這樣(汗)我全都招了(逃)

COMMENT
COMMENT FORM
NAME
TITLE
MAIL
URL
COMMENT
PASS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
TRACKBACK
TB URL : http://hio1216.blog126.fc2.com/tb.php/115-46057be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