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 Orizzonte

        ──cielo、流浪。

【首領祭】雲髑× 屬於你的我

00

  「──你,既不是骸大人,也不是Boss……」
  「所以呢?」
  「但是──」

  她居然說不出個所以然。不服氣?不甘心?不喜歡?不認同?不承認?她找不到那個關鍵字繼續說。


  「果然沒有六道骸跟澤田綱吉的妳什麼也不是啊……庫洛姆‧髑髏。」


  他諷刺地笑了。



                     屬於你的我。

01


「就由妳來決定吧,庫洛姆。」
里包恩低頭,從容地擦拭他抹上油的Cz75。
庫洛姆是有些慌張,但沒有精神佔了絕大多數吧。他們大部分的討論她都沒有反應,聽見了,但表情甚至眼神都做不出回應。
她面無表情地開了口。

「Boss的話,也只有那個人能代理了……」
「喔…?真的?」
「他夠強,也夠威嚴。也只有他能守護現在的彭哥列了。」
她向里包恩點頭,而後者笑了,諷刺著。

「那麼妳就去找雲雀恭彌吧。」


02


「因為六道骸跟澤田綱吉都死了所以找我代理是嗎?」
「是。」
「因為我夠強?」
「是。」
「因為只剩下我可以保護彭哥列,是嗎?」
「是。」


「──妳就說嘛,因為只有我不會因為他們的死而難過,不是嗎?」


她嚇到了。
被雲雀恭彌的直接以及般若的笑顏給大大嚇傻了。因為六道骸跟澤田綱吉才不會這麼對她……她忘了,“他”不是她的骸大人或Boss。

她是被魔鬼盯上的羔羊嗎……?才不是呢,只是被推下懸崖的配角罷了──雲雀恭彌用宛如帶血的笑靨看著她。他不需要死神的鐮刀,就算用了,上頭也不會留下任何一滴血。
儘管雲雀恭彌可以不用任何理由咬殺別人,但絕對不會殺她。庫洛姆在瞬間了解這點,於是她收回方才瞪大的目眥。雲雀恭彌也是曉得的,這麼鎮定的庫洛姆‧髑髏才不正常。
不過的確,她庫洛姆‧髑髏此刻在他面前的功能不是成為屍體。
她有想過為什麼嗎?

「我先出去了。」

──『難道不是嗎?』
雲雀恭彌以為他的挑釁會讓她這麼反駁。但是他忘了,那是“過去的”庫洛姆,過去的庫洛姆才會因為憤怒而失去理智什麼都不怕地回答。


「──彭哥列現在屬於我了。」
他囂張的宣示讓她僵了動作。
「妳也是喔,庫洛姆‧髑髏。」


那時候的雲雀恭彌還不懂,庫洛姆也是。
庫洛姆她不懂雲雀恭彌,雲雀恭彌也不懂愛。


03


但是呢,雲雀恭彌一直在改變,庫洛姆沒有。她追不上。


「不想做事的話就走人吧,守護者也不差你們幾個。」
「──應該說,我也不需要什麼守護者。

他像是在嘲笑他們的無能似的嘴角一點溫度也沒有。他對著獄寺隼人還有山本武說,那兩個接受了澤田綱吉的死亡卻無法走出來、形同枯槁的男人。

「把他們的東西丟了、房間空出來給我。」
「當空屋還比較有價值。」

庫洛姆跟在他身後,他這麼對她說。即使是聽見了這兩句話那兩個人還是沒有任何反應,她難過地多望他們好久直到雲雀催促。


「那個、南方那邊的家族想要跟彭哥列結盟……」
「拒絕。」
「可、可是,如果他們不跟彭哥列結盟會被殲滅的──…」
「無所謂。」
她瞠大了眼眸,好不容易除了哀傷有了其他的表情。
「什麼?」

「妳可別搞錯了。」
他轉過身來。

「黑手黨不是什麼慈善事業。」
「要不是加百羅涅的首領是跳馬那個傢伙,彭哥列是不會有同盟的。」
「所謂的同盟彭哥列根本不需要。」
「──至少,屬於我的彭哥列不需要。」


那天聽了這番話的庫洛姆被丟遠了,影子和主人留在長廊裡被拉長。她踏不出腳步去跟隨雲雀恭彌,直到草壁來傳喚。


「妳,從今天開始就取代六道骸的位置。」
「然後跟著我行動。」
「什麼…?」
他像是被問了一個極其簡單的問題,用理所當然的口氣說。

他的位置空了不是嗎?六道骸啊。
「澤田綱吉的位置被我填補了,而妳,應該慶幸是由妳來替補他的……


他笑得好冷。比鬼魂的呻吟更加沒有溫度。
她當初不該選擇雲雀恭彌嗎?


「別忘了,彭哥列屬於我。」
「妳也是。」


04


「叫笹川了平跟那個雷守小鬼回去日本。」
「欸…?」
她有些不可置信。
「他、他們都是守護者……」
「我不需要。」

他忙著文件的審核一句話就否定了她的勸說。
這幾天她服從命令在他身邊待著,生活開始除了休息就是雲雀恭彌。理論上她是秘書,但是呢,她干涉他生活的範圍卻超出太多。
是雲雀恭彌要她涉入他的世界的,但是她好似一臺被設好程式的機器人沒有心智只懂得運作。她沒有發現。


「南方的首領夫人找您。」
她乖巧地向他報告。
「什麼事?」
一個瘦弱的貴婦人隨即出現撫著沉重的小腹跪在他面前。

「求求您──我的孩子還沒有出生──求求你救救我們、我的孩子可能會被殺死啊──他都還沒有被生下來──…」
「我拒絕。把她帶走。」
「雲、」

庫洛姆不忍一個即將臨盆的母親就這樣失去她孩子該有的未來。她想出聲上前去攙扶那個被帶走的婦人,卻被草壁給從後攔截。

「庫洛姆小姐……!」
他抓住她,試圖不要她插手。
「妳放心吧,剛才有消息說北方的家族打算與他們合併,雙方首領已經承諾了。」
「真的……?」
她終於放下那哀傷的眉,從那沒有溫度的臉龐展露出一點點笑靨。


「草壁,北方的線已經佈好了?」
「是的,恭先生。」
「那麼就走吧,去殲滅他們。」
「──等等。」
她抬起下顎看他。
「北方的線……?」
「你要去,殲滅北方的家族?」
「這樣南方的他們也會完蛋啊──」


「妳就留在這裡。」
他像是沒有聽見似的再度將她丟下。


「等、等等──!」
她不知道錯愕了多久,雙腳終於恢復了它們的存在讓她起身,跑到大廳去想追上他。
「……山本君?」
她看見山本的車駛出彭哥列大門,只來得及捕捉到他呼嘯而過的側影。然後她跑到停車場去,沒有車了。山本的、獄寺的、笹川的──還有他們跟藍波的房間都沒有人在了。


05


庫洛姆發現自己錯了……,雲雀恭彌才不會守護澤田綱吉的彭哥列……他才不是願意接納別人付出的領導者。,彭哥列已經四分五裂了……只剩下她。
他太過冷血、乖僻、無情……不是拯救她的六道骸亦不是溫暖的澤田綱吉。他們一點也不像、而且根本就無法取代他們──她到現在,是啊,她到現在還在期待雲雀恭彌可以成為六道骸或澤田綱吉、但他其實是雲雀恭彌。


「妳,去哪了?」
「我要妳跟著我,否則就好好待著。」
「別忘了,妳屬於我,還有彭哥列也是。」
「就是“妳”不是別人啊,庫洛姆‧髑髏……」


終於她的臉上除了哀傷、震懾、呆然以外又出現了另一個表情。終於她哭了,斗大的淚珠滴在雲雀恭彌覆在她臉頰上的手止不住。
她真的錯了。從一開始的選擇──她選擇了有能力保護彭哥列的雲雀恭彌。但是呢,他無法成為六道骸或澤田綱吉、他才不是。連最後她冀望能夠拯救自己的彭哥列都給瓦解了……


「醒來啊,庫洛姆‧髑髏。」
「在妳面前的是雲雀恭彌,現在擁有彭哥列、擁有妳的是雲雀恭彌……該醒來了。」
「彭哥列也不是妳擁有的最後一項東西,它是我的。


她甩開了他的手從他的視線裡逃離了。逃得遠遠的。


「……夠了,雲雀。」
里包恩出現在她方才奔離的門扉,靠在上頭。

「你,從他們死後太偏差了。」
「庫洛姆是屬於彭哥列首領的沒錯,但不屬於你雲雀恭彌。
「也該想想你這些日子以來的執著是為什麼了吧……?」


06


「北方那邊處理好了嗎?」
「廢話,棒球笨蛋。」
「哈哈,南方我也處理好了。」
「蠢牛跟草皮頭那邊呢?」
「嗯,在日本很好喔。笹川跟三浦她們好像沒事的樣子。」

「……山本君?還有獄寺君?」
她訝異地看著他們一起出現在走廊。

「喔,髑髏,沒事吧?」
「什麼?」
「妳不知道嗎?南方那邊打算跟我們結盟然後借機聯合北方來殲滅我們,日本那邊也被襲擊了呢。」
「所以你們還有藍波他們是去……」
「嗯,回工作崗位囉。」

「因為雲雀的話想了很多啊。」


這些日子以來她像是化為機械的身軀宛如被石塊重重地敲了下,龜裂了。
「啊、髑髏。」
他們轉了才剛和她擦身而過的身軀,停下腳步。

「要不要一起去呢?弔唁。」


她又在墓園裡駐足了好久。山本跟獄寺先走了,只有她說還想再留一會,但他們不曉得她這一待就是一整天。
在他們抵達之前那墳上早已被擺上薔薇,它有個花語是『追憶』。是誰特地放上的呢?她看著那還綻放的薔薇雙腳有些踏不出去,心裡有個答案……

漸漸地黃昏了,光線開始照不清六道骸和澤田綱吉的棺木,還有她自己。
她什麼也沒做,好似影像被停格在同一秒鐘。只是暫時將時間丟下、空白一小段時空,只留下自己。


今天她發現了許多事。

發現雲雀恭彌對骸大人跟Boss的死不是不難過。
發現雲雀恭彌不是冷酷無情。
發現雲雀恭彌懂得薔薇。
發現雲雀恭彌很在乎彭哥列。
發現雲雀恭彌非常勝任首領這個位置。

──她發現,雲雀恭彌只是不會表達。


「該走了。」
遠遠地一輛漆黑色的Rolls-Royce用它的車燈從墓園的另一頭就筆直照著她、朝她而來。
下車的人是雲雀恭彌。


──對了,她發現雲雀恭彌很愛她。


07


那樣的命令、佔有、宣示都只是雲雀恭彌用來囚禁她的武器,但是他只是不懂愛情、不會表達。


「……妳,是屬於我的,庫洛姆‧髑髏。」
「嗯,我願意屬於你雲雀恭彌。


《完》


×
呼呼我完成了ˇˇ(灑花)
從一開始看到這個題目就覺得好虐(笑)然後不懂事的委員長跟不懂委員長的96妹妹就竄進我的腦海XD
其實這是委員長跟96妹妹的成長故事(拇指)→欸
最後兩個人都成長了ˇˇ委員長發現這是愛情然後妹妹發現委員長是好人這樣ˇˇ(被打)
哎呀果然好虐XDDD(大笑)俗話說不虐對不起自己(並沒有)
當然我捨不得委員長當壞人的Q口Q他只是有點外冷內熱ˇˇ(被拐)

對不起說了一堆廢話(巴)總之預祝首領祭順利ˇˇ

COMMENT
沒錯我會常常來打擾的ˇ

然後最近很少親近電腦,結果做什麼都提不起勁。
沒想到我又被分到掃廁所了,每天洗澡洗很久,一直覺的臭臭的(咦?)時間都不夠用,我不要掃不要掃了!!!
我已經掃廁所掃了兩年,現在還要掃(拍桌)

而且我們掃廁所的時間在午飯之後,真的很反胃-。-
尤其啊,拖地後又有人進來,拖了又拖麻煩死了,班上的同學又不熟,沒辦法我就是那種內向的人(誤)

講著講著又離題了,好像是來吐苦水的XD

雲雀跟我一樣都是外冷內熱的人啊,我們果然很合(揍飛)
看前面時覺得庫洛姆好孤獨、委員長好壞好壞好壞好換噢噢噢噢噢!!!!(被拐)

但是還是有可愛的一面ˇ
後面結局很喜歡,骸大人這個時候還是不要出場好了(被輪迴)


看了動畫148後,小優尼不應該叫里包恩叔叔,而是要叫叔公了吧XDDDD~
感覺里包恩和露切好曖昧(羞)


近幾天狂練字,突然發現我的字好醜,班上的美女字好秀氣ˇˇ

糟糕了講話都沒主題(汗)
吶,就這樣了ˇ
Re: 沒有輸入標題
那麼就歡迎了XD(請入座)

要我不親近電腦是很痛苦的事啊(奔)不管有沒有事都要開一下(咦)
其實我向來最引以為傲的就是沒被分去掃廁所(慶幸)廁所真的很臭有時候裡面會有慘不忍睹的畫面(不舒服)
小翊辛苦了(佩服的眼神)建議小翊裝備帶齊(口罩手套之類的)減少痛苦orz芳香劑也噴多一點吧掃得乾乾淨淨香香的心情也會比較好(苦中作樂?)
……其實我很害怕我開學後的生活(汗)希望大家可以愛惜浴室跟廁所Q口Q

沒錯沒錯很討厭那種同學ˊˋ好像除了那個時候不能上廁所一樣(妳冷靜)總是覺得掃地時間的人特別多啊(唉唉)但是又不能不讓大家使用ˊˋ好吧其實我有幫同學掃過然後也當過那種同學(逃)
我也是那種很慢熱的人耶(笑)迎新那天剛開始我都說不出話來(好沒用)
也是在一些比較外向的同學帶領下才融入的(汗)剛開學都是這樣ˇ過陣子大家熟了以後教室就會很吵囉XD老師們要好好享受現在安靜的日子啊(搭肩)
小翊加油ˇˇ(搖旗)

哈哈哈阿骸被打槍了XDDD(大笑)很開心小翊喜歡ˇˇ
果然還是太虐了是嗎(汗汗)委員長我還是有幫你圓場喔你看(被拐)

噗XDDD(笑倒)里包恩叔公XDDD!!!!
天啊里蹦你真的老了(大笑)還在想叫叔叔就夠老了說XDDD
對啊好曖昧(羞)我比較在意優尼生父還有爺爺是誰ˇˇ優尼跟露切真的好像喔(笑)

我也好久沒寫字了(汗)打字打習慣了XD(欸)
剛開學都會這樣啦別在意XDDD常常會忘記一些字怎麼寫之類的然後字不好看(笑)果然我們暑假不應該過得太糜爛(反省中)
我的新同學也有好多好漂亮的呢ˇˇ(開心)然後男生很少我也不認得(欸)

我很想轉載你的雲髑文,不知道可不可以呢?
你的雲髑文我都很喜歡><
Re: 沒有輸入標題
孤貓不好意思您一定等我很久了(汗)因為我一直沒有更新所以留言不會顯示,這貌似是fc2的功能請見諒啊><
轉載的話請註明歿罄還有這裡的網址(http://hio1216.blog126.fc2.com/)就可以囉ˇˇ很高興孤貓喜歡//////我也很喜歡逛百度喔XD
真的很抱歉…我沒發現大大有回覆我,因為那段時間我找了很多雲髑文,也問過很多很厲害的作者可不可以轉載,結果都得不到結果,因為他們好像也很久沒去看他們的網站,搞到後來笨貓有點心灰意冷…而且課業上一直很不順利,笨貓自己整個沒心情再去看那些大大有沒有回覆,雖然心裡還是喜歡雲髑,但沒有像一開始那麼狂熱了…
最近,又回去看了一下雲髑,又想到大大的網站就也過來看看有沒有新文,結果才發現大大有回覆我…真的很對不起,自己問別人問到都忘記了,而且隔的時間實在是長的很過分,大大真的很謝謝妳答應我的要求,只是我現在在忙考試,等我考完我再轉載妳的好文,我的行為真的很失禮…真的很對不起
COMMENT FORM
NAME
TITLE
MAIL
URL
COMMENT
PASS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
TRACKBACK
TB URL : http://hio1216.blog126.fc2.com/tb.php/122-40f597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