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 Orizzonte

        ──cielo、流浪。

reborn雲髑× 岔路01



  雲雀恭彌要讓庫洛姆‧髑髏重新開始的話,有條既定的道路。


  「妳還不能死喔──」


  他想要斬斷在那之前的庫洛姆與六道骸,那麼只需放任她斷氣就行了。但是那樣他得不到庫洛姆‧髑髏──應該說,既使如此他依舊可以弄到手,只是呢,他不要有六道骸的庫洛姆‧髑髏。

  「就像屬於六道骸一樣屬於我吧。」
  「就像人生被六道骸填滿一樣被我填滿吧。」
  「──讓妳的一生,就只有雲雀恭彌。」


  庫洛姆在岔路間躊躇。她左顧右盼,找不到骸大人在的前方。於是她在雲雀恭彌的路口轉彎了。


  擁有六道骸的庫洛姆只剩下雲雀恭彌認識了。但是呢、噓。這只是沒用的秘密,就算像紙一般被他撕裂、燃燒殆盡也不足以影響這個世界的運轉的。
  他笑得乖僻。沒錯,這一切都給重新劃分、洗牌了,以庫洛姆‧髑髏為中心,重新來過的也只有她而已……


  ──等等。
  有點空呢。這樣的庫洛姆‧髑髏有點空、這樣得到庫洛姆‧髑髏有點空呢。
  那麼再重說一次吧。


  「這次拯救妳的人是我喔,庫洛姆‧髑髏。」
  「妳該怎麼辦呢……?」


×
 成分:all髑受《岔路》系列01雲髑,以下是暌違將近半年的更新(欸)
    00記得看一下噢噢ˇˇ
    是的我知道我還有三個坑,但是這個系列最近突然跑進我的腦海我好想寫!!!
    糟糕的是,在我腦袋轉的只有01雲髑的部分(被打)
    短暫的復活?(→可信度0.000000002)
×


  雲雀恭彌讓庫洛姆忘了六道骸。從她走過死亡再次回到自己時她只知道自己是庫洛姆‧髑髏,而拯救她的人、站在她面前的人、自己被屬於的主人為雲雀恭彌。

  六道骸徹底地從庫洛姆的世界中消失。

  這只是雲雀恭彌一個無情的玩笑──他想看,他想看庫洛姆‧髑髏會不會記起六道骸,他想看庫洛姆‧髑髏記起六道骸後發現自己的歸零會有什麼決定。
  一個過分又霸道的玩笑。

  庫洛姆被歸零了,當她再次睜開眼,她的世界空蕩蕩地一片雪白,她迷失了方向在那之中。

  「……妳是庫洛姆‧髑髏。」她抬頭。
  「……屬於我雲雀恭彌。」

  她有些不解,為什麼自己必須成為別人的所有物?而這個男人……
  他惡劣地朝她伸出手,彷彿只有他是她迷茫的救星。但事實上也是如此,此刻她只能捉住他伸來的手,別無選擇。
  她怕嗎?她好害怕。因為自己從來沒有隸屬於任何人、自己從來不是別人的──但印象中有層深深的濃霧,她感覺到自己曾經為了某人而活──但那是誰呢?
  這個男人和那個人不一樣。庫洛姆可以很明顯地感覺得出來。
  她感覺著雲雀恭彌釋放給她的佔有、邪惡、以及……嫉妒?
  他在嫉妒著誰呢?


  她留在雲雀恭彌的城堡裡,因為她不曉得自己可以到哪去。就像是惡龍看守被鎖在高塔的公主不讓任何人進入,到目前為止她只看過雲雀恭彌以及他的傭人下屬。
  但她是公主嗎?她頂多只是項戰利品、從敵人那邊奪過來的──但他的敵人是誰?他嫉妒的人是誰?這個假設只是她自己的幻覺嗎?但他釋放出來的妒意卻又是如此逼真。

  每晚雲雀恭彌都會這麼問。

  「妳想起來了嗎?」
  而她總是一頭霧水。要想起什麼嗎?為什麼要讓她想起?有什麼非要她想起的事嗎──?是誰、是什麼被她給遺忘了?
  那層濃濃的霧還是瀰漫在她空白的腦海中,旁邊裝的是開始慢慢堆積起的雲雀恭彌給她的記憶。

  「沒有。」

  她以為雲雀恭彌會失望或者生氣,但他從來不,這就是庫洛姆最疑惑的地方。
  而他總是聽到這個令他滿意的答案後,才會被她捕捉到鮮少露出的微笑,雖然帶點嘲弄及邪惡。
  然後才安心地吻上她的唇。

  如果說雲雀恭彌對她的佔有是刻意的,那麼她所遺忘他不願她想起的過去又算什麼呢?
  庫洛姆想不透,也無法瞎猜。

  她曾經問過雲雀恭彌:「我需要想起什麼?你可以告訴我。」
  但雲雀恭彌卻給了她這個答案。

  「不,我希望妳一輩子都不要想起來。」

  這讓她的一切又回到了原點。


  在夢境裡腦海中的濃霧跑到她的面前,但霧依舊沒有散去,反而更為深沉,像是一面鏡子。她看見了自己的倒影,她伸手觸碰那不散的霧,那倒影也碰觸她面前的霧。她伸長了手想去撈自己的倒影,手中卻什麼也沒有。她想開口呼喊,但發現自己嘴巴張開後卻沒有聲音。
  醒來之後,她才發現那個影子不是自己。
  是誰是誰是誰是誰是誰是誰是誰是誰是誰是誰是誰為什麼她如此痛苦又如此熟悉──?

  醒來她才發現自己被綁在雲雀恭彌的大床上,光溜溜的腳丫半乾,像是先前沾了髒東西被毛巾等等的清潔過。還有不遠處那原本闔上通往池湖的拉門,因為它的開啟現在不斷地送入夜晚的冷風,乳白色的窗簾隨之起舞飄揚。
  她方才貌似夢遊了。她猜想。也許她誤以為那門外的池湖是那層霧,想要伸手而去甚至走進裡面嘗試抓回些什麼。
  意外的是她發現自己身上沒濕,雪白的睡衣沒有一點的水漬。而雲雀恭彌也沒有責罵她。
  他發現她醒了,大概不會再閉著眼下床亂走於是解開了她被綁在身上的床單。


  第一次是在那漆黑的深夜。
  第二次是在那光亮的正午。


  她又看見了那層霧,就在她轉身、想要走過長廊的下一秒。
  像是有人在喊著她的名字,雖然她什麼也沒有聽見……。那霧的後方似乎有人,雖然它模糊地沒有人會告訴她它的存在,但她就是覺得有。

  你是誰呢……?你是誰…為什麼我把你給遺忘了……?為什麼雲雀恭彌要從你身邊帶走我呢──?

  刷地一聲,那是她腦中夢境結束的聲音。因為某人拉扯她的臂膀所以方才的夢境瞬間被她的潛意識收回。
  她睜眼,發現自己再踏一步,就會沉入那不見底的池湖中。而伸手拉住她的人,依舊是雲雀恭彌。

  這種狀況一次又一次,就算她方才從床上起身、才剛坐下來用餐、才剛回答了雲雀恭彌,這種事可以隨時隨地而來,快得她不曉得自己在夢境之中、不曉得自己又往那池湖逼近,然後想跌入湖底。
  她想著霧後面的人影到底是什麼?是人嗎?是她自己嗎?還是她真的不小心遺忘了曾經很重要卻已想不起的人──…?

  第四十四次,雲雀恭彌拉住了她。好一個不吉祥的數字。
  這一陣子雲雀恭彌日以繼夜不敢闔上眼地盯著她,深怕她又被那未知的池湖召喚,而想跳下。
  他的心底好不安,他知道是誰回來了、而又是誰站在庫洛姆的面前想領回她──他第一次感到害怕。
  怕湖底其實什麼也沒有,而六道骸在那輪迴的出口等著她。
  怕其實六道骸就站在湖央,招手要庫洛姆回家。
  他怕庫洛姆有一天會想起六道骸,或許現在還是個模糊的影子,但明天、今晚、甚至下一秒──她就會跟著六道骸離開他。
  他不該讓庫洛姆‧髑髏遺忘六道骸,當初不應該為了想看看她的決定而這麼做──因為他現在發現自己害怕庫洛姆的離開害怕到無可置信的地步。

  『……妳想起來了嗎?』他發現自己漸漸地不敢問。
  『……妳到底夢見了什麼?』他不敢知道這個答案。
  『……妳看見六道骸在找妳了嗎?」

  如果六道骸沒有遇見凪就好了。
  如果,先遇見凪的人是他──

  是啊。雲雀恭彌發現自己得承認他一直很嫉妒。
  因為庫洛姆‧髑髏的一切被六道骸裝得滿滿的,他是她的全部,容不下他。


  「……妳,如果永遠都想不起來就好了。」
  他對著庫洛姆熟睡的側臉說,卻發現她只是佯裝睡去。
  「那麼,你愛我嗎?」
  庫洛姆回應。

  雲雀恭彌像是被人從後拉扯了般,僵住了動作。庫洛姆無法確定他是否在思考,也許、他只是被她突如其來的問題震懾無法言語了而已。
  就像庫洛姆所預料的,雲雀恭彌沒有回答。
  即使早就知道這個問題的無疾而終,她還是克制不了失望以及難過的淚水。
  她的心臟像是方才被子彈無情地掃射般的痛,千瘡百孔破爛不堪地讓她認不出,也痛苦得喘不過氣。


  『──妳是庫洛姆‧髑髏。』
  『──屬於我雲雀恭彌。』



  多麼諷刺的兩句話啊。


  “──我親愛的庫洛姆。”

  她倏地站起身,雲雀恭彌用手揮了揮她的雙眼,卻喚不起她瞳孔的分神。她向前走去──

  「等等!」雲雀恭彌嘗試要捉住她,卻被一股外力排斥。
  「庫洛姆‧髑髏!」他想擋在她前方,但她卻持續朝池湖逼近。
  「別去!」他開始碰觸不到她、也接近不了她的四周。
  「別離開我的身邊──!」

  這句話像是警鈴,響得她突然驚醒。只是因為她的背對她身後的雲雀恭彌看不出來,他只看見她停下了腳步,不再往池湖走。

  “──再見。”
  雲雀恭彌看見她向沒有人的前方揮手,但他看不見她眼神依舊的空洞,以其用唇描繪的道別。
  “──我還是想,待在他的身邊。”
  庫洛姆的耳邊響起了六道骸的聲音。
  “──他不是會承認自己愛你的男人,庫洛姆。”
  庫洛姆點了頭,表示她知情的決心。

  “──但是他開口挽留我了,骸大人。”
  “──他開了口承認不要我走。”


  六道骸點了頭,手一揚,讓他身邊的風飛去庫洛姆的身旁,親吻她的額頭。
  薰風離去,庫洛姆轉過頭來,回到雲雀恭彌的眼前。


  「……妳,想起來了?」
  「………」
  庫洛姆沉默了一會兒。



  「想起什麼?」



  語未畢,雲雀恭彌已經完全了解地將她納入懷。


《01完》

×
是的庫洛姆想起了,而委員長也知情。委員長激動的是妹妹最後的選擇是他(笑)
這篇寫得好虐……(汗)一個不小心又是久違的三開頭(吃驚)話說三開頭好像就是我的極限了(累翻)
這篇寫得很順很有愛ˇˇ難道我就是適合寫雲髑虐文嗎……??!!
妹妹對不起下一篇我會讓妳幸福又美滿滿滿滿(如果真的有下篇的話)→欸

真的是久違了,放了半年我終於是把它寫完了(淚奔)
才想說要永久試閱幾個小時後就把它交出來了XD(咦)

COMMENT
話說...偶之前在鮮網就有看到一直沒來留言(被揍)
這篇我大愛wwwww
好喜歡恭先生的霸道───又愛96愛的痴狂////

話說罄罄有看282了嗎www?
Re: 沒有輸入標題
很開心小澪喜歡ˇˇ不要覺得委員長被我寫得很討人厭就好XDD(喂)
雖然很囂張,但他就是我心中的委員長(拇指)→被拐

對不起我消失太久了(奔)
不過連載我還是有在追喔ˇˇ都到296了啊……(汗汗)
話說炎真很對我的味//////(喂)
COMMENT FORM
NAME
TITLE
MAIL
URL
COMMENT
PASS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
TRACKBACK
TB URL : http://hio1216.blog126.fc2.com/tb.php/151-7f53e55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