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 Orizzonte

        ──cielo、流浪。

reborn綱髑× 岔路02



  他曾經到過人們稱為天堂的地方,真的有。這裡是靈魂離開肉體後暫時收留他們的地方。他不是死亡,只是暫時地讓肉體沉睡,“假死”。
  這裡和他所知道的天堂不太一樣。是美麗、幽靜、明亮,是有一整片不扎腳丫的茵茵草地、如鏡如琉璃的透明色小溪。但除此之外什麼也沒有了。彷彿這裡是他專屬的天堂。
  他嘗試著往前走打發“假死”的時間。許久,他的腳尖踏到了一片柔軟,停下他的腳步。
  是一片淡粉色的花瓣。他抬頭,發現眼前出現了一片沒有盡頭的錦簇花海,被水彩染得到處都是顏料的顏色。

  這是某人的地盤。

  他出眾的超直覺告訴了他這點,隨後他看見花海的中央站了一個他曾經認識的男人。
  如果說過去的爭鬥中沒有任何遺憾那是騙人的。他失去了一個下屬,他的肉體已在監獄中被破壞不復存在。

  「……骸!」
  澤田綱吉叫了那個男人的名字。那個男人只是笑,並沒有回應他半語。
  六道骸指了指右方,一個躺在樹蔭下沉睡的女孩。
  他沒有動,只是將手上的三叉戟分解,再重現於女孩的懷中。

  「要我好好照顧她嗎,骸?」
  六道骸笑了,瞇起眼。
  「我知道了。」
  他向他允諾,走近那個被他用構樹及花團保護的女孩。女孩沉睡不起,她雪白的肌膚快和她乳白色的洋裝合為一體,墨紫色的長髮掩蓋住她的右眼及頸肩,劉海下纖長的睫毛和小臉都是上帝的傑作,可惜她沒有睜眼,臉頰也毫無血色。

  他口袋有個戒指一直沒有被贈與,他一直為它的主人保留著,卻已沒有交與的機會了。
  他掏出它,戴入女孩小小的手中。


  「我會幫你好好照顧她,但只到你回來為止喔。」
  「有沒有聽到?骸!」
  六道骸還是對他莞爾,但他的身影卻離他越來越遠,彷彿無法答應他要他答應的誓言。

×
 成分:all髑受《岔路》系列02綱髑,00看一下的好ˇˇ
    很抱歉我一開始就把骸大人給寫死了XD(被輪迴)
    我答應過這篇要很幸福美滿的啊……我會努力溫馨一點啦(逃跑)
    真的好想完成這個系列……(遠望)
    對了架空些許有ˇˇ
×



  他在十八歲高中畢業的時候,決定跟著他的家庭教師前往義大利。他想,也許生澀的自己可以在九代目的身邊學些什麼。他並沒有強求其他守護者,可飛機上成員一個都沒少,就這麼跟著他來到義大利。

  “假死”過後醒來的他在日本一家醫院裡找到了那個女孩,她失去了左眼及許多內臟,正瀕臨死亡。
  女孩右手的中指帶著他給的霧之戒,枕邊出現了六道骸的三叉戟。他照三叉戟上刻的羅馬拼音,喊她『庫洛姆』。
  他準備前往義大利是庫洛姆完成手術後沒多久的事,庫洛姆還是未清醒的狀態,於是他下了一個決定,一併訂了她的機票。既然要重頭開始,那麼就從義大利開始吧。在新的地方開啟自己全新的人生。

  令他驚訝的是,庫洛姆竟然不認識六道骸……。他一直以為他們認識,所以骸才會對他要求。或許,骸也只認識那在他們的樂園中沉睡不起的庫洛姆而已。

  為什麼六道骸要拯救庫洛姆‧髑髏呢……?

  好大好大的疑問,不斷地在他心底擴張延伸。
  「吶,骸。」
  「不管怎樣,我只幫你照顧到你回來為止。」
  「……你一定要回來,認識重生的庫洛姆。」

  澤田綱吉對著落地窗外西下的深桔黃夕陽說。


  「Boss……!」
  來到義大利,也醒來好久的庫洛姆,至今只肯靠近他還有呼喚他的名字。庫洛姆只肯親近他,所以在餐桌上,他永遠是讓庫洛姆坐在離他身邊最近的位置。
  庫洛姆大部分的時間都跟在他的身邊,總是躲在他的背後,捉著他的衣角露出她小小的右臉,一但有人發現她和她打招呼──例如山本,不管山本再怎麼親切、再怎麼想讓她認識自己,庫洛姆總是在被發現後縮回他的身後,緊緊地靠著他。
  就像雛鳥會認第一眼看見的東西為母親一樣,澤田綱吉對庫洛姆的內向只是苦澀地一笑,因為不管他怎麼努力想讓庫洛姆從他背後出來,庫洛姆始終不願去接觸人群。但同時,澤田綱吉卻感到滿腔的憐愛,她小小好聽的聲音總是叫著他一個人,只肯親近他、只肯看著他一個人。

  「嘛,庫洛姆會害羞,山本。」

  就像母雞護小雞一般,澤田綱吉將她保護在自己的羽翼之下,伸手搔搔庫洛姆的前髮。
  既使知道這是不對的,澤田綱吉還是不忍心。她只是個十三歲的孩子而已,剛從死亡走過,他也不清楚她的童年,想必也是孤獨又不被重視,沒有被需要的安全感。
  所以看著躲著陌生人的她澤田綱吉總是心軟。再給她一點適應的時間吧。


  「很久以前有一隻妖精,在很美很美的……,呃、花園裡發現了受傷的庫洛姆,那個善良的妖精呢……,咳、良心發現的大妖精好了,於是大妖精把Boss找來,要他帶庫洛姆回去、代替他好好照顧庫洛姆。」
  「所以庫洛姆才會在這裡。」他摸了摸她的頭顱。「庫洛姆要在這裡等大妖精來接她回去很美很美的花園,Boss會照顧妳直到大妖精回來為止。」
  他努力地將他們在彼岸遇見的故事編成一個美化後的童話。他不忍告訴庫洛姆她原本的瀕臨死亡,還有必需靠他為她買來的左眼及器官活下去。最重要的是,他想告訴她,有人很愛很愛庫洛姆,總有一天會來帶她離開。

  這就是為什麼庫洛姆總是覺得澤田綱吉有一天會離開她。

  她聽完這個故事總是不說話,將自己朝澤田綱吉更加挨近,尋找一個舒服的位置入睡。
  當然澤田綱吉不懂她這個行為的理由,他專心於照顧她、甚至於溺愛,他一直是個遵守諾言的人,他不會理解,他的這些行為在庫洛姆眼裡傳達的是什麼樣的誤會。
  庫洛姆沒有在等、也沒有奢望,她只是想單純地待在他的身邊,最近的那個位置、永遠。這是她和澤田綱吉所沒有共識的期限。


  「噓,不要告訴獄寺,我把他特地買來的土產給妳了。」
  他把一個別緻的玻璃紙盒塞入庫洛姆的小手中,讓她打開來看。
  裡頭的巧克力甘納許婉如從黑夜,被撕下一段一段地排列在海綿蛋糕上綻放成花,一顆顆水晶般的紅莓散落於圓心,在庫洛姆的眼底閃耀。
  澤田綱吉對甜點沒有任何偏好,他告訴獄寺隼人的是庫洛姆喜歡的口味。

  「十代目!您是不是把我給您的土產給那個臭女人了?」
  「呃、那個,不是這樣的獄寺……」
  「把十代目的蛋糕還來!」

  澤田綱吉只顧著將正要吃下第一口巧克力甘納許的庫洛姆藏在身後,沒發現她探出頭來對獄寺吐出小舌,還挑釁地當著他的面大口吃下。

  「這是Boss給我的。」
  庫洛姆不滿地說。
  「給我還來!」

  待澤田綱吉回神過來,他書房裡的兩個客人已經繞著他的花梨木桌追逐了起來。庫洛姆仗著身軀嬌小的優勢,懷裡捧著蛋糕,躲過獄寺的攔截一口接一口地趁著逃跑的空檔享用,讓獄寺氣憤地口沫橫飛,嘴角的菸蒂早已落在他的地毯上被兩人踩過數回。他為兩人的幼稚笑得直不起腰,渾厚又略微低沉的笑聲不斷從書房裡傳出,還有獄寺咒罵庫洛姆的聲音。

  「好了。」
  不知覺地澤田綱吉加入了他們你追我跑的戰局,他躲在書櫃後方,一把抓住逃往這來的庫洛姆。他將她納入懷中背對,右手接過她手上的叉子將最後一口蛋糕餵入她的嘴裡。
  「謝謝你的蛋糕,獄寺。」
  他將空紙盒連同叉子從庫洛姆的手中接過,和他們方才用過的午餐餐盤放在一起,叫傭人來書房收走。
  「我很開心。」庫洛姆吃得很開心。
  聽見讚美的獄寺終於滿意了,開心地準備再次前往出差。


  「生日快樂,庫洛姆。」
  「這是妳的生日禮物。」
  他又再交給她一個象牙色絲絨的中長紙盒,她將它開啟,落入眼簾的卻是一件橄欖色的國中制服。

  「這是黑曜中學的制服,雖然晚了一年,但是妳願意回到日本去唸書嗎?」
  「它是我替那個良心發現的大妖……,呃、那位妖精先生送給妳的禮物。如果妳願意,他會很開心的。」

  澤田綱吉等著庫洛姆的回應,不知怎麼了,他的內心有些不捨及難過。
  明明就是他為她特地買來的禮物,他腦中有個聲音卻不斷地怒喊要她不要收下。
  但是庫洛姆畢竟不屬於他,她有個必須要等待的人,總有一天,那個人回來的時候他必須把最好的庫洛姆還給他。
  到時候,庫洛姆或許就不會這麼在乎自己了。

  發現了這個事實的澤田綱吉頓時心中一片苦澀。

  雛鳥可以獨立展翅離開母鳥的時候,母鳥曾不曾希望雛鳥的翅膀永遠不要長大呢?他不是母鳥所以他不了解,既使雛鳥會永遠地離開,他還是想看雛鳥飛向天際那發自內心滿足的笑靨。
  他嘲笑了自己腦中的這段雛鳥情結,他一直是用這個理論來解釋他跟庫洛姆。解釋庫洛姆對他唯一一個人的親近、解釋他對庫洛姆特別的寵愛。但是這個事實又一再地撞擊他的內心──他不是母鳥,他不是一直用兄長甚至是父親的角度去對待庫洛姆,有時候他想要得很多,想就這樣抱著她入睡、想就這樣讓她待在自己的身邊,哪裡也不要去。他開始對她的怕生有些竊喜,因為這麼如此庫洛姆永遠只會看著他一個人,只要她在他的羽翼之下,他就不怕其他對她有所憧憬的男人。

  ──能待在庫洛姆‧髑髏身邊的男人只有澤田綱吉而已。

  澤田綱吉發現不知何時自己開始有了這樣自私的想法。
  他搖了搖頭,這樣是不對的。他不可以也沒有資格──剝奪庫洛姆的自由。
  更何況有個人她必須等待,那個人一定很愛很愛她,才會請求他的幫忙……。

  許久,他發現了她落在制服上的淚花。
  他不捨地伸手用拇指替她抹去。

  「庫洛姆還記得我說的嗎?有個人很愛很愛妳……,那個善良的妖精,把Boss找去要我好好照顧妳。」
  「他一直很愛妳、一直默默地保護妳,只要妳開心,他會給妳他擁有的全部──妳知道嗎,庫洛姆?他好愛妳。」


  「對我來說那個人就是你,Boss」


  澤田綱吉僵住了抹去她淚水的動作,他停止對她安撫的言語,對上她傷心又炙熱的雙眼。
  再接下來的事,他的記憶有些喪失及短缺。他吻上她,將她緊緊地留在懷中,烙下她屬於他的記印。


  「……這樣是犯法的,綱。」
  「呃?!」
  隔天早晨,他因為里包恩差點休克在他們的餐廳,因為里包恩的一句警告。


《02完》

×
 是的我既架空又竄改年齡(被打)果然我還是有潛在的妹控嫌疑(逃跑)
 假死那段是從十年後綱吉假死那邊偷來的ˇˇ好想看看十年綱啊……(遠目)
 字數又是神奇的破三(咦)初次挑戰綱髑感覺好溫暖啊(笑)
 怎麼每次寫到綱吉都一定會惡搞一下……(汗)


COMMENT
歿歿~~(喂妳誰呀?!
我好愛2796(大心ˇ
看到中間時就好想把69踢走(輪迴
請繼續我愛的(喂)2796吧!!!
我忘了說,其實我是染晴XD
只是最近幾個月換了新名字櫌宮晴(就是之前問妳FC2的那位...
Re: 沒有輸入標題
(兩封湊在一起回:P)
原來是染晴~
那個……因為我實在是消失太久了,不知道祭典的網頁怎麼了??

其實我也越來越覺得2796好萌//////(欸)
只能說96是百搭啊!!!搭誰都萌!!!(拇指)
good!
寫的真的很好阿wwww
希望今後也有更多的2796:))))

話說請問此文能轉載嗎?(百度)
會附上此網站的網址,假如不可以也沒關西^^
因為不是商業用途,純屬分享給2796的同好
Re: good!
謝謝雨葬晰ˇˇ
事隔這麼久才回來很抱歉Orz
轉載有註明出處就可以囉ˇˇ
COMMENT FORM
NAME
TITLE
MAIL
URL
COMMENT
PASS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
TRACKBACK
TB URL : http://hio1216.blog126.fc2.com/tb.php/152-6a4be27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