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 Orizzonte

        ──cielo、流浪。

reborn初髑× 岔路03

  她原本還在房間裡到處查看,尋找著那個人曾經留下的痕跡。雖然她從來不曉得那個人是誰,只知道自己腦中唯一留下的念頭就是尋找。
  驀地她駐足,轉過身去。

  那只是個下意識的反應,一個偶然、一個契機。

  她看見了那幅被掛在牆上的畫,突然之間她停下腳步,發現自己一直追尋的是這樣的終點。

  

×
 成分:all髑受《岔路》系列03初髑,00看一下的好ˇˇ
    寫的順序錯了……因為這兩篇實在是太卡了囧
    和我原本想寫的內容不太一樣,因為真的寫不下去只好妥協XDD
    但是這個版本真的很深得我心ˇˇ我很喜歡ˇ至少沒有再卡下去了囧
    對了絕對不是悲文喔ˇ
×


  很久很久以前,因為某個人,凪的人生結束了,但是庫洛姆‧髑髏的人生開始。

  那個改變她一生的是個什麼樣的人呢?

  凪的記憶裡還記得他,他只是短暫地出現過,像樂譜上被後來加進去的突兀音符。但是“他”在記憶裡卻沒有留下存在,只是一小塊的畸形空白。
  他也曾經進入庫洛姆的生命,雖然庫洛姆不記得了,可她就是如此固執地肯定。她只是不記得了而已。

  因為那個人將那段記憶拿走了。

  好像有人矇著她的眼,將她從原本的路帶到另一條,然後將她放在終點前方。只要她繼續直直地走下去,就可以擁有一個完美的結局。
  但是她沒有去。她沒有照那個人的意思往前走。雖然終點離她真的很近,近得她站在這裡可以看得一清二楚,她只要再走一小段、就這麼一小段,但是她沒有。

  她往回走。

  如果照著原路,那麼應該可以見到“那個人”吧?


  庫洛姆將這個想法告訴自己身旁這位年邁的老人,惹來她的失笑。她也是她的線索之一,她是她成為庫洛姆之後唯一的親人──當然是“那個人”安排的。

  就說吧,女孩有一天會長大的。有一天,她會叛逆地跟你說,她才不要走你選好的路。
  所以你這麼費盡心思有什麼用呢?


  是啊,曾經那個男人在庫洛姆的過去是出現過的。
  他會讓自己神隱在人群之中,跟著她的腳步走。女孩喜歡散步,不管太陽怎麼釋放灼熱的紫外線,她像是不累似的,也曬不黑。象牙色的皮膚就暴露在粉白色洋裝的外頭,被日光曬得閃閃發亮。
  他們常常一起散步,走過好長好長的路,只有女孩不曉得,也沒有發現他因為她所揚起的小小笑靨。

  但是總有一天他的存在還是會被她發現的,總有一天。


  「初代大人,您怎麼……?」

  喀……

  G的語未畢,一雙小手打開了他們房間陳舊的桃花木門。她暗紫色的眼眸先是震驚愣了一下,然後帶著歉意緩緩一點一點地將門全部開啟。
  「對不起,我聽到有人在裡面說話,以為婆婆在這裡……」
  G轉頭一看,發現早在庫洛姆能清楚看見他以前,男人早已消失不見身影。
  而她口中的那個“婆婆”就是G的後代,他那個神通廣大的靈媒玄孫。

  「…………」

  被兩個擁有靈異體質的人發現他這個靈魂還在自家古宅裡徘徊,這個感覺還挺不好的。

  『……她的手受傷了。』

  他耳邊傳來口音純正的一句義大利語。他無奈地爬了爬頭,因為他依舊找不到男人躲藏起來的身影。

  「……妳怎麼受傷了?藥都放在哪裡?」
  跟著那個男人久了其實G也是會幾句日文的,雖然多少有點洋腔,但還是聽得懂的。他帶著有些無奈又煩躁的口氣說。
  「我…只是不小心跌倒了。」
  就在他想上前看看的同時,門外傳來了老者的聲音。他低咒了會,他可不是怕她!只是不想又被這個神通廣大的後代給發現,轉身消失了。


  ……其實那根本不是一般的跌倒,是騷擾!是這個沒有反抗能力的小綿羊被其他毛頭小子垂涎所失手造成的騷擾!
  G有點不曉得自己為什麼要來這裡。仔細想想這個孩子會被那些小鬼看上也是正常的,她才十幾歲,身為東方人皮膚卻像牛奶一般白,個頭又這麼小,理當會受到別人的垂涎。
  ……但是他還是沒有必要到這裡來,這一切的一切都不構成他來到這裡的理由!他正站在那個孩子的校門口,等著安全地護送他回家。

  G絳紅色的頭髮也被太陽照得閃閃發亮。庫洛姆覺得很神奇,G只是不屑地咕噥。只要他們願意,化成真正的人對他們來說根本不算什麼。

  「咳……梅怕妳又被別人騷擾。」
  「婆婆?」

  她沒被告知會驚訝是理所當然的,因為這一切是“那個人”的安排。而會選上他,完全是因為昨天他已經被她看見的緣故。簡單說就是他曝光了,所以當選。
  但是令他驚訝的是,接連幾天,不僅是朝利、Knuckle、Ranpou,就連Alaudi跟Spade都當過她的保鑣。

  「……那兩個笨蛋就算了,另外那兩個人他到底是怎麼說服的?」
  他用不甚標準的日語對朝利這麼嘟囔。以往Alaudi那個傢伙只會跟他乾瞪眼,Spade又只會邪笑,好像在算計他什麼。明明是件可以被列為百大奇蹟的事,在他眼裡看來卻格外好笑。
  朝利是日本人,他跟庫洛姆相處起來沒問題。Knuckle跟Ranpou其實只會自己滔滔不絕,滿沒在聽別人說話的。至於Alaudi跟Spade,庫洛姆在他們兩個的調教下義語倒是出乎他意料的進步不少。他還以為他們不會開口跟她說話。

  「那個、請問這個字……」

  現在女孩已經是能跟他們流利對談的程度了。但G卻摀住耳朵,因為Knuckle跟Ranpou實在是很吵。他們幾百年前用來秘密會議的這個房間已經變成一個國中教室了。
  他來到窗前,在月亮的反射下窗上的橫格印得他身上一條一條,雖然他該是連影子都不存在的東西。
  他定定地一個人在窗邊沉默了許久。最後他回到庫洛姆身邊,以他為開頭,像摸小狗般搔了搔她的頭。經過六隻手後庫洛姆的髮型只能用狂野來形容。

  他們現在靠得好近。但是庫洛姆卻覺得,他們很快就要消失了。


  黎日,一個太陽太過早起,又太過熱情的早晨。庫洛姆搶在氣溫更加炎熱前,在還算涼爽的時刻出門了。她就讀的是普通學校,可以穿著便服上學。而她身上依舊是那簡單而涼快的洋裝,鵝黃色的蛋糕裙在晨間還有些寒意的涼風中包覆不了她的膝蓋,窸窣地擦過她的肌理在她的手邊綻放。  


  「 Buon giorno。」
  庫洛姆抬頭,也迎面照射過來的日光讓她一瞬間看不見前方。首先她先注意到來者淺褐色的髮,被風吹得有些凌亂,再來是他像夕陽般的眼睛。
  是個她沒見過的男孩,大約跟她一樣年紀,也許多她個一兩歲。如果不是他那發音太過漂亮的義語,庫洛姆會以為他跟自己一樣是個東方人,甚至來自同一個國家。
  男孩只是上前了點,但似乎沒有繼續攀談的意思。因為他正以一種庫洛姆無法解釋的目光望著自己。他的凝視太過複雜,庫洛姆只能以“認真”來形容。他很認真地看著自己,集中精神彷彿是要讓自己永遠記下這一刻,因為以後再也不會有這樣的機會。

  然後男孩微笑,接著消失了。庫洛姆至今覺得那好似是她不小心跟現實混淆的夢。短暫,又突兀地不像真實。


  就在那天晚上,Giotto拿走了這些回憶。
  他趁庫洛姆睡得香甜,將至今有他甚至是G他們的回憶拿走。

  「這本來就不應該發生……」

  是他捨不得離去,是他一再地眷戀她的背影。他不該進入她的人生,如果他們相遇,那麼他至今所做的一切又有什麼意義?
  但是只要一次、只要一次就好。

  他想要永遠地記住庫洛姆‧髑髏。

  只要他們能面對面正視一眼,他能清楚地將她的全部納入眼底,那就足夠了。
  所以他假扮成澤田綱吉,那個現在不可能出現在義大利的後代。


  「所以這麼多年了你還是不敢出現啊?女孩都不是女孩,已經長大啦。」
  老者佈滿歲月的容顏從容地說。她自在地為自己重新倒了茶,啜了幾口。

  「……她會為彭哥列而死。」

  老者沒有說話。他知道事隔這麼多年男人終於要向她解釋這一切,但她的沉默像在譴責男人的錯誤,彷彿不管有多大的理由都不可能說服她。

  「她不可以遇見六道骸,不可以遇見真正的澤田綱吉、雲雀恭彌,就算是山本武也不行。」
  「她會死在彭哥列的歷史下……死在我所留下的歷史前,就在那門邊……」

  她還是低頭啜飲杯裡的紅茶,始終沒有抬起頭正視她眼前這個男人。

  所以他摧毀了凪遇見六道骸的未來,所以他改變她的人生。
  ──但是從一開始,她就反對他這麼做。


  「你只是改變了她的未來,但改變不了她的命運。」


  她從一開始就這麼跟他說,但男人卻充耳不聞。
  早在他在轉角裡遇見她,屬於他們的那條岔路早已開始。直直地,拉著他們往前走。


  「你知道嗎?庫洛姆遇到了“真正的”澤田綱吉,你的那個來孫。」
  他瞠大他金色的眼,一怔。

  「你改變不了她的命運,Giotto。」
  「就算你這麼做、就算你想盡辦法不進入她的人生,她終究會回歸到彭哥列,然後就像你說的,死在你的歷史室。」


  他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離開了G的房子,他的靈魂飄著,回到了他的城堡。
  他一步一步踏上城堡的頂端,他們的歷史都存放在這裡,他的、二世的、三世……直到九世。
  他進門看見自己的畫被大大地掛在主牆上,覺得諷刺。他轉了頭,將視線放回剛才走過的門邊。
  在她的未來裡,庫洛姆就是在那裡……流著滿身的腥紅,紫羅蘭色的瞳孔空洞洞地看著他,他的畫像……。

  他許久從未跳動的心,那一瞬間又有了知覺。彷彿她被刺穿的刀口是射向他來,像被分裂般的痛。他揪著心臟,雖然它沒有真的流出汩汩跟她一樣多的血,但他還是痛苦地揪著。

  既然如此,他至今所做的一切又算什麼呢?既然還是無法拯救她,那就不具任何意義了。

  他揪著心臟坐了下來,將頭埋進膝蓋。


  「……to大人?」
  「……Giotto大人。」

  他聽見自己被呼喊的名字,抬起頭,發現庫洛姆沒有離開,站在他的眼前。
  她終究是,尋著他要她走的路,往回頭遇見了他……。
  他們終究是相遇了,歸零。回到原點、回到一開始──最純粹的相遇。


  「……如果那個時候,我沒有執意不踏入妳的人生,就好了…」
  他像是虛脫般地一笑,望著已不再是女孩的庫洛姆。對於她成長蛻變的現在、那些他所錯過流失的時光,充滿著後悔啊。
  其實他也想像其他人、像一般人一樣跟她相遇,但這是他永遠不可能實現的願望。就算他能夠化成擁有形體的“人”,他還是個心臟不會跳動的軀殼。
  他的時間已經永遠停止了,再也不會向前……

  「我們在錯誤的時間跟錯誤的岔路上遇見,這是我至今最怨懟又最無能為力的事。」

  然後他消失了,像是從來沒有存在過。


×


  「喂!你這個老不死的為什麼還在這裡?!」
  他對她突如其來的辱罵失笑,沒看過有人死了還這麼有精神。
  不過來到這裡的梅回到了她年輕時的模樣,跟G其實很像。以前她也跟G一樣叛逆,喜歡在身上刺青,又總是那頭不太整理的絳紅色頭髮。
  「快滾吧妳,妳家那口子在那裡等妳很久了。」
  「哼!自己還不是在這裡等著誰,還敢說我……」
  他看著梅連耳根子都是紅了,還邊頂嘴邊朝另一邊跑去,不禁大聲的笑了。

  是啊,他也在等,在這人們稱為“天堂”的世界,但其實是假的。
  他要等他的庫洛姆也像梅這樣向著他走來,如果她不敢靠近,他會向前。他的手會撫上她的臉,清楚地確認她從掌心傳來的存在,然後做他一直想做的事──吻她。


  如同現在。


× 最初。


  那是他第一次見到她,在她還不是庫洛姆的時候。
  她躺在精神世界裡模擬現實的床上。明明她是個連在這裡都快不見的存在,一但從這裡消失,就什麼也不是。
  但她就是緊緊地抓著他的視線,讓他離不開、筆直的走向她。

  距離六道骸遇見凪還有四分鐘。

  他伸手覆上她的額,像看了她的什麼。


  「所以誰說彭哥列一世是個善良又能包容一切的大空?」


  他自嘲。將她從床上抱起,摧毀她與六道骸相遇的未來。


  ──現在想想,那時是私心多餘補償嗎?


《完》


×
 沒想到這篇會卡得這麼久囧
 難道是因為我不了解初代嗎?!明明我是這麼愛他啊啊!!!(被打)
 沒錯初守那段是私心ˇˇ只是很想讓他們出場滿足一下庫洛姆被疼愛的幻想而已XD(→巴)
 最後上面那個最初↑↑基於私心還是捨不得將它拿掉啊!!以開始為結束其實也滿不錯的(笑)
 相信梅這個原創突如其來的惡言應該讓大家受到不少驚嚇吧XDD?在想像她年輕時的樣子,我腦中碧洋琪的影像卻越來越清晰……於是↑↑
 初代大人的那句回話有毀了他的形象嗎?!有嗎?!不過我想G在我手上應該已經毀了吧(還敢說)明明G給我的印象是又酷又帥啊啊啊!!!!!(還是把他給毀了:P)
 這篇的結尾讓我苦惱好久,因為人鬼戀(喂)是個好題材,但又只能悲文結尾囧
 但我就是討厭悲文啊!!!如果最後沒有一個完美的結局我寫這篇幹嘛!!!!!(→躁鬱中請忽略XD)
 我想我應該暫時不會再寫這個題材了,雖然初代跟初守們在我心中是永遠完美的存在:P(→別理她)
 接下來是最後的山髑!!!一定要在最後的假期裡結束!!(握拳)

 這篇的字數又進步了,奇蹟般的四開頭囧……整個系列結束字數應該很可觀(奇蹟
COMMENT
COMMENT FORM
NAME
TITLE
MAIL
URL
COMMENT
PASS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
TRACKBACK
TB URL : http://hio1216.blog126.fc2.com/tb.php/157-e62505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