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 Orizzonte

        ──cielo、流浪。

reborn綱京× 白紗走入倒數

  澤田綱吉原本不打算開口。他將這個奢望埋入心底最深處,奢望、奢望,只是個奢侈的願望。
  但是就只有她──就是她笹川京子。她是他人生改變的契機,從她開始、以她結束──他的唯一。

  如果可以像個平凡人一般牽著她的手就好了。至今澤田綱吉不曉得為此祈禱過多少次。
  但是那不可能。

  可他就是放不開、就是沒辦法放過她。
  ──就是她笹川京子。從十四歲開始他想要的就只有笹川京子,十年後、五十年後都不會改變。

  於是他開口。


  「……妳,願意嫁給我嗎?京子。」


  從那天開始她每晚惡夢連連。

×
 成分:眾CP《花嫁》系列01綱京,試閱也看一下吧ˇ
    呼呼呼又開始寫綱京了!!好興奮XDD!!
    一直很想寫這一對,因為Boss跟Boss夫人的題材很棒(拇指)
    最近好忙啊啊啊啊啊!!!!!!!!(累)
×



  Bibbidi-Bobbidi……
  Bibbidi-Bobbidi-Bibbidi-Bobbidi-Boo……

  小時候京子夢想過神仙教母給自己的婚紗。如果神仙教母只讓仙杜瑞拉留下玻璃鞋,那麼可以讓她留下自己的婚紗不要在十二點就消失嗎?
  她不需要穿上教母變出來的禮服,也不需要馬夫和馬車去找王子,因為她已遇見了澤田綱吉。

  她知道自己的結婚對象不可能是王子,當然澤田綱吉也不會是。但是、


  她看著澤田綱吉套上漆黑的西裝,扣上扣子。
  他發現了她的凝視,走到床邊親吻她剛睡醒的臉頰。

  她不意外自己的結婚對象是個平凡到不行的日本人。就算是上班族、是國小的教師也沒關係,但是澤田綱吉偏偏不是。


  「下個月就要回義大利了。那裡很美,還記得嗎?」
  「城堡已經開始為我們整修……」


  他彎下腰的角度正好讓她直視他的領帶。從被子中抽出手,她開始將領帶打正。
  澤田綱吉彎著像煙火那樣顏色的眼睛,讓她想起他戰鬥時在頭上冒出的火焰。那是最稀有、最純粹的橙色──屬於她的澤田綱吉。
  他說著一個月後的移居、說著他們的婚禮。最後他忍不住加深了與她的吻,蹉跎了一會的時間。

  他走了以後的房間只剩下她一個人。她還是沒有下床,坐在床舖上沒有動作。
  她恍神了一會兒,驀地,她瞥見那她放在連身鏡右邊的torso,它上頭掛著一襲紗與蕾絲──她的婚紗。
  外頭突然吹起了風,掀起窗邊米色的紗簾,從那竄入的日光突地灑在白紗上,上頭的水晶與碎鑽被照亮,頓時間像夜空的繁星那樣耀眼。

  她像是著了魔似地,光裸的腳尖踏上冰冷的木質地板,任由床單在她的腳邊失去支撐滑落,散了一地。
  她走去torso前,像膜拜似地用手心撫過那紗與蕾絲。她將婚紗從那上頭拿了下來,在連身鏡前合了合它與自己。


  她不記得自己是什麼時後回到床上。
  她下意識地尖叫,然後從床上彈起。她精神未定地摸摸滿是冷汗的自己,接著跳下床去torso前確認自己的婚紗。
  還好,身上流的不是血。還好,白紗上也沒有血跡。
  她驀地頓了頓,才發覺自己只是做了惡夢。但是是什麼夢呢……?可怕的是夢的內容她一點也不記得。


  但是夢卻越來越清晰、也漸漸逼真了起來。
  她常常夢見澤田綱吉倒在教堂的血泊之中,她跑到他的身邊,白紗上全染上他的腥紅,從裙尾慢慢爬升、慢慢爬升,接著、砰──!換為她的胸口……
  她又再次慌張的醒來,確認澤田綱吉是否還躺在她的身邊、拉下他的被子確認他的心跳。

  聽著他平穩的鼾聲,她枕在他手邊再度入睡。


  『……妳,真的願意嗎?』
  『為了他、只為他,願 意 被 燃 燒 殆 盡 嗎…?
  『妳會後悔吧──?』
 


  夢裡又有個聲音這麼對她說。她想摀住耳朵不聽,但淚水卻撲簌簌地像雨似地打在她的臉頰。 


  Bibbidi-Bobbidi……
  Bibbidi-Bobbidi-Bibbidi-Bobbidi-Boo……


  真的會永遠、
  真的會靈魂結合、
  真的會幸福快樂嗎?


  偏偏是澤田綱吉、偏偏她只要澤田綱吉、偏偏她──

  為了你、只有你。
  只為了與你永遠在一起──



  『──你能夠永遠保證不離我而去嗎?』
  夢裡,她聽見自己對著他冷去的屍體說。


  「噁──」
  她又從惡夢中醒來,接著是一陣的晨嘔。
  她用水擦了擦嘴回到床上,身體像被榨乾般的虛脫。

  已經是第二個禮拜了。她這樣的情況已經是第二個禮拜。
  他們的床頭櫃還有她上禮拜用的驗孕棒,離澤田綱吉回來還有三天,但她不想告訴他。

  她悄悄將手指移到腹部,她摸摸它,像這樣可以讓那股噁心舒服一點。
  她用被胃酸稍微破壞的嗓子唱起歌,有些破碎地哼著。


  只是她一個人死去沒關係,但是這個孩子呢?
  她眼角又再流下一串淚水。

  她曾經聽說過有個人把所有十代目候補給殺了,只剩下澤田綱吉。
  所以逃不過了、她未來的丈夫逃不過、她的孩子也逃不過。
  ──他們的一生,將在這死海浮沉。


  京子的人生從來沒有這麼低迷過。
  她又睡了一會,但再度以惡夢做結。她一整天除了靜止,任由那股噁心侵襲她的胃以外沒有做什麼。
  她不准自己哭,除非在夢裡。


  她不是害怕自己死去。啊啊,如果死去的是她,她除了不能順利生下這個孩子不會有任何遺憾。
  他們那個世界的殺戮對她而言好殘忍也好可怕──但是她最重要的人都在那之中,永遠無法離開。
  她怕自己身上沾滿了血,澤田綱吉的、寶寶的、所有她愛的人的──

  所以如果死去的只有她一個人,不是很划算嗎?

  不要不要不要拜託不要離我而去──不要用你們的血沾濕我的衣服、也不要用你們沒有溫度的手牽著我──


  『……妳還有反悔的機會。』
  『妳會後悔啊、妳會後悔──』


  如果他們死在你面前,妳會真的後悔。
  為什麼偏偏是澤田綱吉?為什麼妳,偏 偏 只 要 澤 田 綱 吉──…?


  「京子、京子!」
  她感覺有人在搖晃自己,拍著她的臉頰。她呼吸,聞到了那熟悉的味道。跟自己的好像好像,快要融為一體。
  「啊……綱君…」
  她除了張開眼睛以外沒有其他力氣,他完成了她的希望緊緊地圈住她,將她擁在懷中。她舒服地往他的胸膛靠去,小幅度地蹭了蹭。


  「但是我就是只要你啊,就是你、只有你。」
  「因為就是你澤田綱吉,所以我願意。」


  那麼就燃燒吧。將她連同白紗一起燃燒。她是心甘情願的、因為是澤田綱吉、因為是為了澤田綱吉。
  她不相信永恆、她不相信靈魂、她不相信幸福快樂


  ──她只相信澤田綱吉。


  「只有你我相信,綱君。」
  她只相信澤田綱吉不會給她夢裡的未來。


  「……嗯嗯?在說什麼呢?」
  對她剛才的話他是一頭霧水。京子只是再往他的懷裡蹭去。
  「妳不舒服要再睡一會嗎?」
  「嗯,好。」


  於是澤田綱吉結束了她的惡夢。


×


  踏入禮堂的那天她在想,如果她沒有選擇澤田綱吉,那過的會是怎麼樣的人生呢?
  她看著那張像極澤田綱吉的臉,驀地笑了出來。

  「過來媽媽這裡。」

  孩子朝她跑來,抱她個滿懷。她抱著他起身,離開那灑入日光的走廊。
  她懷裡的孩子突然大叫,接著是整串的笑聲。她抬起頭,發現孩子笑聲的來源。她走了過去,將孩子放入男人的懷中。
  因為啊,她肚子裡還有第二個,所以某人不准她抱小孩呢。

  「身體還好嗎?」
  「嗯,很好喔。」

  京子調皮地一笑。


  ──她想,那才是真正的後悔吧?
  因為澤田綱吉給了她最幸福平凡的人生,就像她當初所深信的那樣。

  再問一次當初的問題吧。妳,要反悔嗎?妳一定會後悔的啊──
  不,她永遠不會。


《完》


×
好順利的完成了……(驚訝)果然綱京是我的愛呀ˇˇˇ(喂)
結局有點甜(笑)但是我想營造的就是那樣的家庭ˇˇ
至於子世代,自己想辦法解決吧(丟)不然等家教完結就曉得了(被打)
在想咒語的時候神仙教母的歌就突然跑入我的腦中XDD那段咒語真的很可愛呀ˇˇ哼著哼著就像回到以前在看錄影帶的時候
我這是在自爆自己的年齡嗎?!(奔逃)
下一篇預計是雲髑ˇˇˇ下禮拜很忙應該是沒辦法周更了(點點哭)我會努力的ˊˋ


COMMENT
就是被說歡迎搭訕之後就在這裡定居了(正色)。
嗚我可以把罄樣的F子添入我家連結嗎ˊ3ˋ

最後看到結局的時候,一開始傻了眼,原本以為阿綱或是京子會死說囧
不過子世代很溫馨阿阿阿阿♥♥♥♥(愛心給我拿掉!)

然後期待下次的雲髑,等罄樣哟♥(慢著!)

Re: 沒有輸入標題
歡迎歡迎///////////請把語法或網址整個帶走吧ˇˇ不嫌棄這裡不常更新就好:P→還敢說
哦哦?我捨不得寫悲文啊啊啊!!!!!阿靈不用擔心,這其實是私心系列ˇˇ(被打)
不過悲系列感覺不錯(握拳)是有想這麼寫過沒錯(喂)以後有的是機會XD
我也喜歡子世代/////////所以說這是私心系列啊(笑)在花嫁裡子世代一定會努力、用力出現的!(拇指)

消失了一個月真是抱歉Q口Q讓阿靈久等了~~
COMMENT FORM
NAME
TITLE
MAIL
URL
COMMENT
PASS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
TRACKBACK
TB URL : http://hio1216.blog126.fc2.com/tb.php/161-3da6d07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