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 Orizzonte

        ──cielo、流浪。

reborn雲髑× 縷絲噬沒曙曦

  雲雀恭彌不是會愛人的人,尤其是庫洛姆‧髑髏。
  所以他這是在報復嗎?庫洛姆常常這樣想。但這個男人未免把這個報復玩得太大太真,她彷彿是在霧中看著他的笑,像是真心,卻又被霧給模糊了。難道他真的愛她?
  庫洛姆知道雲雀恭彌不會給她答案的。

  他要愛情,她給。他吝嗇於交出他的自由,反正她從來不拿。


  「不去做個檢查嗎?」
  她對上他那發自心底不懷好意的笑。他披上外套,抬起她的下顎強勢索取了一吻然後離開。


  這個男人,他一定是故意的!

×
 成分:眾CP《花嫁》系列02雲髑,試閱也看一下吧ˇ
    因為每次的雲髑都很虐,這次走灑糖路線,個性崩有請注意(喂)
    話說接下來的兩個CP決定了,是 γ優跟獄春ˇˇ
    遲了一個月真的很抱歉(鞠)好不容易活動忙完了接下來卻是期中考囧
    這一整個年級要忙的事情很多,消失的時間應該會居多(被打)
    會努力周更或月更的的的!!!(前提是不卡文囧)

×


  庫洛姆做了個夢。正確來說是腦細胞怠惰了,拿以前的某一段記憶來充數。
  她夢見了二十歲的那年。就算是夢,她也感覺到似乎有什麼快從眼角盈滿溢落了。

  那是個冬天,冷得鼻子都無法忍受的冬天。快要下雪了。不知道為什麼,她就是曉得。
  然後像刀吹來的冷空氣,殘忍地亂刮她沒有任何遮蔽的臉,照鏡子的話,會發現都是紅通通的吧。

  她停下了腳步。明明是還有人走在她周圍的人行道,她不走,她停下腳步。
  天有點灰,太陽好像快落下了。為什麼她會記得這麼清楚呢?


  她看著一個女人。距離她一個街口,一個女人跟一個孩子。
  那個女人是她的親生母親。她的母親正牽著……一個小了她好多歲的孩子。
  她正低頭看他穿得夠不夠暖、會不會冷?拉拉他的圍巾跟手套,還把自己的毛帽給了他,替他戴上。
  那個女人俯身,在那個孩子的頭上留下她的吻。

  為什麼她還想哭呢?為什麼要哭?他們已經走遠了,她的淚水卻撲簌簌地不停。
  她不是凪,凪已經不存在、已經死了──她是庫洛姆‧髑髏,她不是那個沒有人在乎的凪。
  但是為什麼啊……為什麼她一眼就認出了她、為什麼她始終忘也忘不了──
  為什麼,要哭……


  「──…」
  她的雙眼被一隻修長的手給遮住。她沒有心思去理會手的主人,雖然沒有說出口,但那時的她是由衷地感謝那個人的。
  至少他遮住了她無法收回的視線,她至今仍然捨不得轉過臉、抬起腳步離開。像個傻子還站在原地看著他們剛剛出現的位置。

  「──這是我最後一次,看見妳哭。」

  她的上頭傳來低沉而霸道的命令,其實她這時還沒反應出這個聲音是誰。


  「……妳何必為了那種“不相干”的人哭呢,草食動物?」
  「那個人的世界沒有妳,妳的世界也不需要放著她。」
  「──所以妳為什麼哭泣呢?」

  記憶在雲雀恭彌的聲音下結束了。接著她看見自己出現在母親走過的那個街口。
  母親的背影變成了自己,而她,牽著另一個孩子。


  這算是預知夢嗎?

  她看著超音波照下來的照片,看著上頭在黑色背景裡的小白點。
  其實“它”已經不是點了,是個小小、又擁有雛形的個體。


  她一直以來都不懂雲雀恭彌在想什麼。不過這件事的話她可以確定,這個男人一定是故意的!
  幸好他丟下那句話和那個令她發毛的笑容後就出國了,至少要幾個月才會回來。
  到現在想起她還是會忍不住起雞皮疙瘩。
  通常那是做壞事被發現還有大難臨頭才會有的身體反應啊!

  噗──

  一段音樂伴著震動讓她打開了雙眼。她刷地伸長手接過床頭的手機,因為她認得這個鈴聲的主人。


  「喂?」
  『……考慮好了嗎?』
  沒有任何確認與寒暄,手機直接傳出了他馬上切入主題的聲音。
  要考慮什麼呢?雲雀恭彌雖然沒有說,但是庫洛姆曉得。
  這個男人真可惡,明明知道她沒有別的選擇!

  「………」
  她沒有回話,算是故意的。
  電話那頭的男人像是知道似地,話筒傳來他的笑聲。

  『妳可以好好考慮。』

  ──他,會好好期待她的答案。


  奉子成婚這齣戲碼會出現在雲雀恭彌的人生中嗎?如果說雲雀恭彌是加害者,而她則是被害人,會有人相信嗎?
  她不懂雲雀恭彌搞出這段到底有什麼意義。更何況,他剛剛還特地打國際電話來跟她挑釁!

  庫洛姆瞪著左方掛在衣櫃前他沒帶走的和服,頓時間很想埋在枕頭裡放聲尖叫。

  不可否認,自從和雲雀恭彌“深交”後,他大大地改變了她的個性──尤其是脾氣這塊。
  她不曉得雲雀恭彌為什麼總是喜歡激怒她,看她終於發怒的樣子,雲雀恭彌似乎是非常享受。


  她這好像是被雲雀恭彌給寵壞了。


  她又再次從頭到腳起了一次雞皮疙瘩,只因腦中閃過一瞬的這個結論。


  所以說要結婚嗎?嫁給雲雀恭彌,這就是他要她考慮的事。
  ……明明知道她別無選擇,所以他是想藉由這個孩子綁住她嗎?

  她再次躺回床中,就是因為這個理由無力。


  可她怎麼可能拿掉自己的孩子呢……。事實上她對於這個孩子是渴望的,她渴望一個孩子、渴望一個家庭──不是凪被忽略、丟下的那種,是包裹她所沒有得過的愛,用她的全部、她的所有填滿的家。
  但是雲雀恭彌怎麼會知道呢?是啊,她都被看穿了,就這麼容易被看透。

  但是婚姻、家庭、孩子,這一切都不像是雲雀恭彌的人生裡會出現的東西。


  『一但同意,妳就沒有反悔的機會。』
  『──這一生,妳都無法反悔。』



  所以才要妳好好考慮啊,庫洛姆‧髑髏。
  嫁給雲雀恭彌,妳會後悔嗎?
  妳將給予他的,是妳的人生、妳的自由、妳的全部。
  ──妳的一生,將只為了雲雀恭彌。

  但是雲雀恭彌不會是啊,雲雀恭彌永遠只屬於他自己。

  所以他為什麼執意將她綁在身邊呢?


  他們根本就是兩個相反的存在──活在這世上。
  極致的不適合。


  她不舒服。
  她有些慵懶地坐在窗邊,將腳一起抬到窗台上,看著外頭沒有了太陽,開始烏雲密布。
  雲雀恭彌最近就要回來了,但她已經好久沒有接他電話。是故意的。
  反正他想要知道什麼,自然會有人告訴他。

  醫生說她不適合生育。正確來說,是不能生育、絕對不能。因為她十三歲時的車禍。
  如果要生下這個孩子,要賭上她全部的生命,沒有轉圜。
  但是她不會拿掉他的,不管她面前這位日本權威怎麼說,她都不會拿掉的。她不曉得,事後草壁是用面無表情來形容她當時的神情,摻著她從來沒有嶄露過的殺氣。

  雲雀恭彌知道了會怎麼說呢?她不會管他怎麼說。這個時候的庫洛姆‧髑髏是誰都不怕的,只要不同意,都是她的敵人。

  沒有人知道庫洛姆‧髑髏這樣的舉動在追求什麼。
  是死亡嗎?但她又祈禱自己能夠繼續活著,為了這個孩子。
  是不想把人生交付給雲雀恭彌嗎?但諷刺的是,這是雲雀恭彌的孩子啊。


  為了他、為了他們而自我犧牲──妳,是這樣的人嗎庫洛姆‧髑髏?
  不,其實庫洛姆‧髑髏是同意嫁給雲雀恭彌的。


  「醫生──!」
  倒在血泊中,其實庫洛姆還是有些意識的。她感覺得到胎動,那個調皮的孩子踢著她的肚皮,玩得不亦樂乎。她笑了,畢竟破的只是她的內臟,她的小寶貝還安然的待在她的肚子裡。
  她不在乎自己吐出的血,也不在乎醫生多久才來,而自己,又是什麼時候進手術室,這一切她都不在乎。噓,她的小寶貝還在玩呢,掀開衣服的話,肚皮或許會凸出一塊吧。
  這半年來──從她拿到超音波照片的這半年來,他們說是這個孩子讓她活到現在──那些稱為日本權威的人們說,是這個孩子緊緊地抓住她、保護自己也不讓她離開。就像他的父親一樣緊緊地抓著她不放。
  光是這一點他們父子倆就夠像了,一樣的不可一世、一樣的狂妄、一樣喜歡折磨她。但是,她並不想把這些形容詞套到她的小寶貝身上,腦中越來越清楚的卻是那男人邪佞的臉。

  其實她,是同意嫁給雲雀恭彌的。只是、


  「……她不拿的話,就不拿吧。」
  「──根本就沒有這個必要。」
  「你憑什麼這麼說呢?」
  「因為他是我的孩子啊,因為他是我雲雀恭彌的孩子,所以不會死。」


  「──而且,他跟我的使命都是,糾纏庫洛姆‧髑髏這個女人。


  耳邊鬧哄哄的,有點痛。她隱約聽見了雲雀恭彌的聲音,尤其是最後一句,彷彿是湊近她耳邊般的清晰。
  語末,他看見了她原本枯槁像死去的雙手,在一陣痙攣中慢慢地合起、握拳,從指尖開始恢復了血色。而原本掉到低點的心跳指數以不可置信的速度開始回升。
  他邪惡地笑。看來有人因為他的話生氣了。


  「冷靜點,親愛的。」
  她頓時有些頭皮發麻,每次他喊出這親密的三個字,她都有不好的預感。
  「為什麼會選擇妳呢?為什麼是妳?本來是不想告訴妳的。」
  他走到她身旁,握起她的手。

  「如果對象是妳的話,不排斥啊。」
  他又笑了,因為他發現有人緊緊地皺了眉頭,似乎對這句話感到非常不滿。不,應該說他從頭到尾所有五分鐘內說的話,都讓她很 上 火!


  「因為我的世界想放進妳,聽見了嗎?因為我雲雀恭彌的世界,打算放進庫洛姆‧髑髏。」
  庫洛姆‧髑髏成功主宰了雲雀恭彌,但是這樣不公平啊。
  所以庫洛姆‧髑髏必須交出她的一生,她的一生她的全部她的自由她的所有──雲雀恭彌要緊緊地握在手上,所以庫洛姆‧髑髏不能離開雲雀恭彌,想都別想。
  所以庫洛姆‧髑髏對於雲雀恭彌而言,不再是“不相干”的人了。


  「所以妳滿意了嗎……?」


  ──只是、她需要這一段的告白、需要雲雀恭彌的真心。
  所以庫洛姆‧髑髏甘願交付她的全部,給予雲雀恭彌。


×


  其實婚姻、家庭、孩子雲雀恭彌是不想要的──從來沒有想過。
  他不是會愛人的人、也不是能被掌握的人、更不想失去自由。是啊,那些都是妨礙他自由的東西,綁住他既沉重又累贅,所以他為什麼要呢?

  「來,張開嘴巴……」

  走下階梯,他看著一個女人拿著銀匙,一口又一口餵她的小寶貝進食。那個女人是他的妻子,人生與自由都被他緊緊地握在手上屬於他、再也無法離開。而那個小的則是他的孩子,緊緊地束縛他與庫洛姆‧髑髏。只要他活著一天,就代表著雲雀恭彌與庫洛姆‧髑髏之間無法抹煞的關係。
  而他,他雲雀恭彌,人生被這個女人主宰著。為著這個女人、愛著這個女人,再也無法回頭。

  「今天吃了好多,好乖。」

  她放下湯匙,擦了擦他跟他一模一樣的臉。


  近來雲雀恭彌覺得,這種妨礙自由並不排斥啊。
  ──甚至覺得不錯。


  「嗯?雲雀學長,下一胎要生女兒啊?」
  他回過頭,看著後方那個褐色頭髮的男人。有子萬事足,更何況是有兩個,怪不得他最近覺得春光滿面的草食動物看起來特別欠打。

  「咦?Boss……」

  他們走到了庫洛姆身邊,看著她瞪大眼睛的樣子,像是被看穿了什麼。不過雲雀恭彌卻沒有察覺。因為閃過他腦海的,是她躺在手術台上瀕死的樣子。
  心裡突然一陣不悅,他沒有回話,牽起她沒抱小孩的那隻手他們從大門離開,搞得澤田綱吉一臉茫然。


  哎呀呀……不是說彭哥列十世的超直覺是不曾出錯的嗎?


  《完》


×
 這根本就不是花嫁系列,是砂糖附贈子世代系列吧XDDD!!(還敢說)
 每一篇都好甜(汗)算了,好久沒灑糖,趁這個系列多灑一點也好啊!!
 不過子世代幾乎是每一篇都會有的設定沒錯(笑)這根本就是私心系列列列列(被打)
 至於剩下兩個CP,其實我一直猶豫要寫白優還是 γ優,但既然連載的結局是 γ優
 那就照著寫吧……畢竟白優寫過好多次了XDD(喂)
 CP追加可能,但女角不會重複(笑)所以這樣能寫的CP有限啊囧!!!
 先把 γ優跟獄春寫完吧(合掌)哪一篇會先出現還不曉得,所以無法預告了XD


COMMENT
罄樣復活了!

拜託希望是頭香拜託(欸)。
有人可以告訴我為何這篇特別甜嗎?
我的眼睛快閃瞎,準備去快眼科ˊ3ˋ

難道花嫁系列都會有子世代嗎(心)←想看γ優子世代
罄罄您終於更新了wwwwwww
我看完只有........

有種很滿很滿的甜,有讓我感覺到這兩隻真的幸福!!!!!

我考試完畢也準備要來更新了XDD
Re: 沒有輸入標題
恭喜頭香XDDDDD!!

因為是私心系列(小聲XD)
獄春預定會有(笑)γ優的話沒有預定啊啊啊(逃跑)
畢竟是小蘿莉+蘿莉控大叔嘛i-203不過兩篇都還沒著手所以還不曉得:)
女角好像都用完了,不知道阿靈有沒有想看哪個CP??男女角不能重複有點難想XD
Re: 沒有輸入標題
嗨嗨澪~~我也在等妳更新啊XDD!!
希望妳考試順利ˇˇ然後專心補坑吧!!(在餐桌前等著食用ˇˇ)→喂
澪加油加油ˇˇ
男女角不能重複真的有點難想OTZ
如果是我的話我想看里碧(或山碧)跟白蘭X玲蘭(笑)

對了現在有山髑祭?詳細希望W

嗨嗨罄樣ˇ我從鮮網奔過來了(笑)
可惡好甜好甜砂糖好好吃啊可惡(喂)
討厭雲髑子世代緊緊揪住我的心阿---(喊)

罄樣我要把你加到我連結裡ˇ
期待獄春喔(笑)
是說γ優感覺起來就是很歡樂xDD(喂你)
Re: 沒有輸入標題
噢噢謝謝阿靈的建議ˇˇ這些CP都很棒(笑)希望以後有機會寫寫看:P
山髑祭的話因為好像沒有BANNER,所以只用LINK連結ˊˋ
網址ˇˇhttp://fslmelodia.blogbus.com/logs/85311361.html
下方LINK也有放連結喔ˇ
Re: 沒有輸入標題
嗨嗨ˇˇˇ歡迎加入連結/////////這裡時常放空請多包涵///(還敢說)
獄春我會努力的!!終於到了最後一篇啊!!!(吶喊)
謝謝麻糬////小心不要蛀牙了唷(笑)砂糖攻擊!!!
很喜歡你的雲髑.....雖然家教已經完結了..
Re: 沒有輸入標題
謝謝您ˇˇ
嗯我有稍微看一下家教的完結篇,我也怨念好深嗚嗚嗚嗚嗚
COMMENT FORM
NAME
TITLE
MAIL
URL
COMMENT
PASS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
TRACKBACK
TB URL : http://hio1216.blog126.fc2.com/tb.php/162-374def1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