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 Orizzonte

        ──cielo、流浪。

reborn γ優× 蕾圈釋落誠罪

  優尼最喜歡母親的擁抱。
  還小的時候,雖然只能偶爾,但只要見到母親,她喜歡趴在母親身上,母親搖著搖椅,將下顎靠在她的髮旋,雙手緊緊地抱著她一下一下輕拍她的背。

  「……優尼。」
  「……我的小優尼。」

  她喜歡聽母親說話,或者低喃她的名字。


  「……母親。」
  現在她趴在母親床邊,握著她失去血色的左手,一下一下地輕拍,也喚著她。

  「對不起,優尼,對不起。」
  「妳沒有父親。」
  「妳沒有自由。」
  「妳沒有人生。」
  「妳……可能來不及長大,妳沒有未來。」

  「沒關係的、母親,沒關係。」
  其實妳也是啊,母親。

  「對不起,優尼,對不起妳是我的女兒。
  「雖然很對不起,但是,我很開心能夠生下妳……」
  「謝謝妳給了我勇氣跟活下去的意義,謝謝妳,優尼。」

  她撫過她小小的臉頰,望了好久。


  優尼最喜歡母親。最喜歡母親說話的聲音、最喜歡母親的擁抱。

  「最喜歡妳……」


  她的眼淚滴答滴答,落在艾莉亞的床單上。

×
 成分:眾CP《花嫁》系列03 γ優,試閱也看一下吧ˇ
    ……還是先寫了 γ優(笑)
    些許架空有ˇˇ應該說整個系列都是連貫在一起的XD
    想名字真是太困難了(點點哭)
×



  「嗯,如果他忙完,請轉告他到這裡來好嗎?」

  優尼踩在正午被日陽灼熱而發燙的石子路上。身旁沒有其他人陪伴,例如 γ、例如幻騎士,沒有任何人陪在她身旁。
  她就像個普通的小女孩,在沒有上課的日子吃完了午餐到外頭遊玩。灼熱的光線也曬在她身上,但是呢,她並不放在心上。
  身上奶油色的洋裝因為她的步伐飄盪,悄悄離開了它們應該及膝的位置。她乳白色的涼鞋踢著地上的石子,反正不會燙到腳。

  喀……

  她小小的手推開了沉重的原木大門,開了一個小縫隙好讓自己進去。她抬頭,首先落入她眼底的是巨大又華麗的彩繪玻璃,畫著美麗的女神。
  是的。她進入的是教堂,平常用來舉辦婚禮的教堂。

  她走過地毯,到最前方的木椅上入座。今天沒有牧師,神壇、整個教堂裡是空的,漂亮的管風琴沒有人演奏。
  教堂裡靜得宛如與外隔絕,聽不見外面的聲音,裡面也沒有。她覺得心好沉靜,也許教堂才是受她影響。


  母親的衣櫥裡有個箱子,小時候母親曾經打開給她看。裡頭是從祖母那裡傳下來的捧花。幾十年來上頭的紗跟蕾絲還是完好如初,至於裡頭的花是水晶串成,不會凋謝的偽花。
  但是祖母跟母親卻從來沒有拿過。她們沒有進過禮堂、沒有披過頭紗。有人說那個捧花被詛咒了,從祖母成為阿爾克巴雷諾大空開始。

  水晶捧花,雖然永不凋謝且美麗……

  其實妳也是啊,母親。
  母親、祖母跟她一樣沒有父親,沒有離開家族的自由、沒有放棄大空身分的人生、一樣沒有跟所愛的人永恆的未來。
  ……一樣不被捧花所選擇,走入教堂。

  但她並不覺得是捧花被詛咒了,因為捧花並不屬於她們吧。
  她們沒有未來,沒有能夠承諾永遠、與別人永恆的未來。
  ……所以拿起捧花是種罪吧?無法給予承諾的罪、沒有未來的罪、背叛所愛的人的罪。


  喀喀,大門又被開啟。

  「公主?」

  她回頭,對來者展出了燦爛的笑靨。男人也走過地毯,在她旁邊的位置入座。

  「怎麼會想來教堂?突然就這麼外出了……」
   γ鬆了下領帶,他頭上冒著薄汗,似乎是在大熱天底下跑著趕過來的。優尼知道,但她只是開心的一笑沒有讓他發現。

  「教堂很美嘛。」

  她裝乖撒嬌,將頭顱和上半身靠向他的臂膀。


  沒有未來卻又承諾永恆的人,是種背叛、是種罪吧?──對妳所深愛又開口承諾會永遠和他在一起的人。
  所以,妳,也沒有資格拿起那個捧花、走入這個教堂。


  「我喜歡你,γ。就跟你喜歡母親一樣……」
  她小小聲的說,但沒有讓他聽見。

  也許她喜歡的就是“愛著母親的他”吧。因為她也最喜歡、最喜歡母親了。
  但是優尼知道他是不會回應自己的。


  「要走了嗎,公主?」
  她靠在他身上,想假裝睡著了,多待一會兒。
  「嗯……再睡一下不行嗎?」

  當然,γ是不會拒絕的。


  其實優尼常常會拿出那個裝著捧花的箱子,但不會打開。
  她想自己對婚禮也是很憧憬的,純白的婚紗、捧花、戒指,一切都是那麼的美。但是最重要的是掀開她頭紗、在神壇前站在她身邊的那個人。
  最重要的就是他們在神的面前承諾、永恆。

  如果可以的話,她甘願為了這個心願背叛、犯罪、付出所有,只為了永遠、永遠……
  只為了可以向他承諾、只為了能夠跟他永遠……


  但是妳,是沒有那個資格拿起那個捧花。
  因為妳沒有自由、沒有人生、沒有未來──妳不屬於自己,所以妳無權承諾自己的未來。
  水晶捧花,就算再美、就算永不凋謝……

  它不是被詛咒,只是不屬於妳。



  優尼再次從衣櫥將那個箱子找出,母親從祖母那裡、她從母親那裡繼承的捧花。她小心翼翼地扳開銀扣,手指貼著它的側邊掀起,就像打開寶藏一樣。
  她拿起矮桌上幾朵橫放的Violet,重新插上,如此一來就是新的捧花了。

  「要走了嗎,公主?」
  γ敲了敲她沒有闔上的門,只是禮貌性地問道。
  「嗯,出發吧。」


  她知道自己沒有資格擁有它。


  「優尼!」京子驚呼。「真的可以嗎?真的可以收下……?」
  今天的京子好漂亮,用蕾絲、水晶做成的魚尾,以胸口的蝴蝶結為界,從她的胸下開始延伸,包覆了她略為圓潤的小腹、她的腳,直至教堂的地毯。因為今天的她是主角、是澤田綱吉的新娘。
  「當然可以。」她遞過捧花。

  「恭喜你們結婚。」

  她知道的。


  當澤田綱吉親吻京子的臉頰、親吻她略為突出的小腹,發誓他會永遠深愛、保護這個女人。其實優尼是幸福的。
  如果祖母、母親擁有自由與人生,她們也會站在那個位置,拿著本來就屬於她們的捧花,跟她們所愛的人直到永遠。

  「快點、要丟捧花了優尼!」
  恍惚之中她被小春帶到了教堂門外,她在想,也許祖母跟母親也很幸福吧。看見她們的捧花,真的出現在教堂從玻璃照射下來的光芒下。
  她一直看著京子手中的捧花。真的好美,不管是Violet還是水晶做的偽花,此刻正綻放在這個日陽底下,反射著它的耀眼、跟這場婚禮一樣的美。

  「優尼!」

  然後那個閃爍的光芒朝她而來,她搞不清楚是怎麼回事。
  啊、是捧花,是祖母與母親的捧花。要朝她飛來了、她抓不住它、它會掉到地上──


  「呼,真是好險啊公主。」
  「差點就接不到了。」


  一雙大手包覆她的,將她的手掌瞄準花柄,緊緊地將它握在手心。

  「……?」
  她看著手中的捧花發愣。


  「那原本就是屬於妳的,優尼。」
  「世界上最美的捧花──希望妳也幸福,優尼。」


  她抬頭,看著京子。手心傳來的是捧花真實的紗與蕾絲的觸感,還有它被太陽照亮的光芒。她不禁展出笑容。
  那個幫她接住的男人要她把捧花拿好,收回了手,但沒有離去依舊站在她的身側。

  她真的好喜歡、好喜歡好喜歡。
  喜歡他愛著母親的樣子、喜歡他在她身邊的樣子、喜歡他把她當成公主保護的樣子。
  如果有機會、如果她能夠重新擁有自由、人生、未來,她一定要再好好的向這男人表白一次。


  這樣就夠了,真的。這樣就夠了。
  就讓這個捧花短短地屬於過她,就讓她與這個男人短短地一起站在教堂裡,這樣就夠了。


  她將捧花立在神壇前,在大家正在教堂外為他們祝賀的同時,她悄悄離開,來到教堂後方的空地。

  如果有來生,她會幸福的吧?一定會吧?
  她的這一生沒有自由、沒有未來,但是,她擁有更多美好的東西。
  ──她不後悔,就這麼孤獨死去。

  「我也要走了,祖母、母親。」
  「──優尼,一直都很乖對吧?」
  「我也很開心成為妳的女兒,母親。」

  她拿出禮服下的七個奶嘴,包括祖母的。她讓其他六個圍著大空奶嘴繞圈,飛至天際。
  然後,優尼‧吉留涅羅誕生的任務結束了。


×


  「回來啦蠢綱。」
  「嗯。」男人走向他。
  「好久不見了,里包恩。」
  「睡在棺材裡的感覺怎麼樣啊?」另一個男人調侃。
  「嘛,別拿這件事來取笑我嘛。」若不是過去的我改變了未來,你現在也睡在棺材裡啊!

  碰!

  「我聽到了喔,蠢綱。」男人撫著發腫的頭。
  「啊!又用讀心術,太詐了啦!」另個男人無視他的抗議,丟給他一封信。是米白的信封及信紙,還飄著淡淡Violet的香氣。

  「喔?他們兩人旅行到哪了?」
  「你自己看不就得了。」


×


  給八年後的自己:許願,要在成年禮上舉辦婚禮。


  「寫了什麼?」
  淺金色頭髮的男人走了過來,坐在女孩的床邊。
  「今年的生日願望啊。」
  「喔?是什麼?」
  「你先答應我。」男人聽聞,先皺了右邊的眉。
  「先答應我嘛。」女孩又說,好不容易男人點了頭。

  「嘻,你答應了喔!等到以後再告訴你。」


  如果有機會、如果她能夠重新擁有自由、人生、未來,她一定要再好好的向這男人表白一次。
  然後,拿著世界上最美的捧花,跟他一起走入教堂吧。


×


  許多年後澤田綱吉又收到另一封信,它夾著被做成押花的Violet,還有一張照片。
  一個擺脫稚氣的少女,和她以往不太一樣地,放著她的長髮垂在胸前,還是相同的只有瀏海及髮色。
  她展出大大的笑靨將一個好小好小的嬰兒抱在胸前,旁邊是個淺金色頭髮的男人,梳著西裝頭。他好像是用舊型相機設定自動拍照時間的樣子,差點趕不上快門自動按下的時間。

  嘛,他有預感,某個“叔”字輩的準備殺去國外替天行道了。
  他們旅行到哪個國家來著……?


《完》

×
 原本不打算在這篇加上子世代,因為蘿莉控大叔這是犯法啊!!!但是我好想看(羞)→被打
 放心,這個子世代出現的時候絕對是沒有犯罪的年齡(拍肩)架空就是作者最大!哈哈哈!(欸)
 下篇獄春!!!終於到了最後一篇啊……又挖了好多系列想寫,但到目前為止內容都是整個未知該怎麼辦Q口Q
COMMENT
兩次都頭香是我的榮幸(笑)

很喜歡這篇描述的優尼////
優尼妳明明還這麼小就這麼懂事(泣)

是說罄樣的更文速度超快O口O(望向我的F子
……然後山髑祭的連結非常感謝O_<
可惡頭像被阿靈搶走了阿靈我跟你拼了!(夠了你

優尼好可愛好可愛好可愛♥♥♥♥
然後羅莉控大叔和小羅莉真是犯法阿////(捶桌(不
優尼的心智和年齡根本就是相反嗎,好懂事的孩子QAQQ

然後最後一段,里蹦那裡我笑了XDDDD
其實我挺想看里蹦X露切的架空……(拖走

我又被砂糖砸死了罄樣你要負責!
我牙齒被蛀的好痛好痛你這樣我看完預春可能就要掉光牙齒了唄XDDDDDD(燦
Re: 沒有輸入標題
恭喜阿靈兩次頭香ˇˇˇˇˇ(笑)
看有人來這裡搶頭香讓我有種新奇的感覺XDD讓我有種這裡很熱鬧的錯覺(感動)→最常消失的這個人還敢說
阿靈每次都這麼快回復讓我好開心啊ˇˇ謝謝阿靈ˇˇ

優尼本身就是個好孩子啊//////////天野大人如果能畫下優尼長大一點的樣子就好了XD(我會更愛)→喂

不客氣ˇ也期待阿靈山髑祭的文章唷ˇˇ(眨眼)
會很快嗎?!我每次都讓這裡空了很久說……(心虛)還挖了一堆坑……(還是準備逃跑吧XD)
Re: 沒有輸入標題
沒關係我會努力多出幾篇讓麻糬搶頭香!!(→還是別指望她唄)

哈哈XDD沒錯心智跟年齡是相反!!!所以蘿莉控大叔你暫時是安全了(拍肩)
但還是要小心里大叔喔……(大笑)

噢噢!我也想看天野大人畫里露(笑)
天野大人每次都這樣,畫一半吊人胃口啊!!!(敲碗)
如果能多些可拉就好了//////

來吧牙醫已經在這裡待命了(拿鑽子)請先排隊掛號:)
COMMENT FORM
NAME
TITLE
MAIL
URL
COMMENT
PASS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
TRACKBACK
TB URL : http://hio1216.blog126.fc2.com/tb.php/163-246db5e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