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 Orizzonte

        ──cielo、流浪。

Gintama雙神× 原來/後悔

×
 成分:銀魂雙神/兄神,神威×神樂,all神威部分居多請注意(灑花)
    基本上本篇是非常嚴肅的,可能沒有太多妄想請注意(被打)
×
  他無法控制自己。有一天體內屬於夜兔的血正在身體裡沸騰跳動,原來真的有夜兔之血、原來夜兔之血真的會覺醒。
  小時候一直以為夜兔之血只是個流傳在族裡的神話,儘管族人好戰擅戰、趨近不死,他以為族人們包括自己,只是流有好戰之血而已。

  原來夜兔是嗜血的,而且不打倒強者、直到生命耗竭,都無法達到滿足。

  他不斷地感覺到飢餓、飢渴,空虛、煩躁,原來得要殺了父親自己才能得到滿足。原來自己下得了手……原來,父親也下得了手。
  如果自己不用盡全力,就會被父親殺掉。如果父親不動手殺他,就無法阻止他這個脫序行為。

  夜兔,追求強者的血。在強者的索命中為了存活,成為這場戰鬥中唯一的倖存者,然後,再繼續追求強者。

  「那天是我做錯了,是我把他給染黑了。」
  星海坊主站在鳳仙的墳前說,他後方站著一個銀色頭髮的男人──你也一樣,如果無法痛下殺手,就會被那個傢伙給毀滅。

  原來他們就是跟普通星人不一樣,原來他們就是追求力量而深受詛咒的夜兔。
  沒關係,他也喜歡夜兔之血、他也是夜兔之血的俘虜,對於強者,他也喜歡挑戰、然後通通殺戮──
  神樂,儘管現在妳是我年幼、愛撒嬌的妹妹,總有一天妳也會用妳那小小的手狠狠地掐住我……。


  所以我不要了。
  父親、母親、妹妹、家庭──我什麼都不要了。
  總有一天會互相背叛、總有一天會彼此殺戮,總有一天,那溫暖的手都會變成殺害我的武器──

  「你說你只剩下破壞了?」
  「我啊,我只剩下眼前的路啊。」

  不會回頭,絕不。
  哪怕前方要保護的東西一個也沒有,既然會被背叛,那一開始就不要擁有。

  於是我頭也不回地走了。
  不,應該說,我再也沒有退路、沒有回去的後路,只能向前了。


  「有訪客,團長。」
  神威循著阿伏兔的聲音向太空船的船艙自動門望去,也許是正在進食沒有集中注意力,她來了,他居然沒有發現。
  少女手上的傘垂在腳邊,她脫去斗篷也回望他,完全沒有上次見面想找他開打般的那種氣勢。
  她一點也不像以前那般衝動,那正好,他頓時間也沒有心情跟她打幾場測試這孩子有多弱。
  他不像上次見面那般看見她說打就打,沒有殺氣,只是默默地放下手捧的飯桶,雖然不想開打,但他還是沒放下戒心試探。

  「哦?怎麼會來呢?」他沒有叫她的名字,從好久以前,神威就不再叫過少女的名字。明明以前總是輕輕地、溫柔地、擔心地,這麼叫著她。
  「銀醬找高杉有事,我是來監督你的。」少女說話了,她落落大方地,但意志堅定,出乎了神威的預料。他以為她不會輕易開口跟他說話。
  「妳是來殺我的嗎,神樂?」終於是要來了嗎?毀滅的國家、墮落的血統,連她也失控墮落了嗎?

  「我不會殺你,也不會讓你殺掉銀醬。」
  她淡淡的說,但表情卻不像話語如此地淡定。那瞬間神威感覺到一股前所未有的壓力。
  神樂很怪,她有些改變了、卻又說不上來。
  她的瞳孔明明映出了夜兔之血、全身散發著夜兔失控又炙熱的殺氣,卻保持著神智這麼說。
  神樂明明已經覺醒了,但卻只是利用了夜兔之血,貪婪它的強大卻又不讓它奪走心智。
  神威頓時無法相信自己對神樂此刻的判斷,這種事辦得到嗎?擁有強大、受詛咒的夜兔之血,卻能控制自己會失控的心智,化身為野獸,卻不讓心也墮落為野獸,這種事──

  「我不會殺你,神威。」
  「也不會被你殺掉。」
  她不是野獸,不是靠著夜兔之血生存的野獸。她是需要野獸的力量,但絕不會墮落成野獸。

  「以前妳妄想控制夜兔之血,現在打算征服它嗎,神樂?」
  明明叫的同樣是她的名字,明明是同一個人、明明是同一個聲音,她卻沒有被叫到名字想立即答有的感覺。
  曾經是一起孤單的哥哥、曾經是唯一依靠的哥哥、曾經代替父母親一手照顧她的哥哥──

  記憶中的童年,那個最需要陪伴、最需要照顧的時候,有的回憶就只有寂寞、等待、寂寞。
  明明媽咪的病這麼嚴重了,明明爸比已經不回家了,明明就連哥哥也離開了。
  好寂寞、好寂寞。什麼時候要回來呢?為什麼要走?為什麼總是只有她一個人……。


  「但是我永遠都不會原諒你的,神威。」
  「你跟爸比都欠我一個永遠無法彌補的東西。」
  「你們虧欠了媽咪、虧欠了我。」
  神威語塞了,他一直笑彎的眼露出和她一樣天藍色的眼珠,與她的相視。
  從他的失控暴走開始,他們的家開始天崩地裂。身為父親的那個人再也不敢回頭,而他也頭也不回。丟下身受重病的妻子、母親還有年幼的女兒、妹妹。他們的父親再也不敢擁抱他們,而他也拋棄了已經有個不常返家的丈夫、父親,最後連兒子、哥哥都失去的母女。直到妻子、母親死去,他們也沒有回頭。
  他後悔嗎?他不想承認、他也不需要那種會阻礙他成為強者的東西。他後悔。
  原以為只要不要,就不會後悔與愧疚,甚至傷心。

  他捨棄了一切,以為只要不去擁有就不會失去、不會被背叛。
  然而她即使遭到失去、背叛,還是控制了夜兔之血。比起他什麼都丟棄,意志卻無比堅定。
  他錯了。他錯在當初沒有背負這些東西的勇氣。
  那不是真正的強者啊……

  他懂了。但也永遠失去了。
  這次先走的是她,她丟下他頭也不回的走了。


  神威會後悔嗎?神樂敢很有自信地說,他不會。
  他們所堅信的道路不同,神威既然走了、既然不要了,為了繼續向前邁進,他不會後悔。

  「所以說為什麼要替這種笨蛋哥哥流眼淚呢?」
  神樂抬頭看著宇宙,淚水順勢從她的眼角滑下,又不斷地溢滿她天藍色的眼珠,然後再次滑下。
  即使擁有撇不清的血緣、斬不斷的羈絆,即使曾經在同一個原點,神樂了解他們前方擁有的是彼此分歧的岔路,她了解,只是還是好難過。
  那個家、他們的家,已經好久好久,什麼也沒有、什麼人也不在了。
  再見。她只能說再見,或許再也不會相見。
  沒關係,她還有爸比,還有銀醬、新八、大姊頭還有歌舞伎町的大家。她還有第二個可以棲息的歸宿。
  神威也有,所以,再見吧。只能說再見了。


  「走了,神樂。」
  她跑向前,拉起銀時的另一隻手掛在肩膀上,跟新八一起扶起他。
  「銀醬你怎麼又受傷了阿嚕?所以說為什麼要來嘛──」


  「神樂──!」


  她震驚了下,回過頭。


  「等我成為宇宙的海賊王,一起回家吧。」


  神威高高地站在太空船艙上,一往如常瞇著他天藍色的眼,笑咪咪地對她說。
  雙方的動作都停滯了數秒,最後神樂再次回過頭,繼續向前走。


  「等銀醬已經老得沒辦法經營萬事屋,我再考慮考慮阿嚕。」
  「喂喂,妳少詛咒我。」巴頭。


《完》
×
 這篇開頭其實好久以前就寫好了,就是寫到頭也不回那裡XDDD(喂)
 但是一直沒有下文,很想就這麼把神威的自白貼上去(欸)幸好最後還是交出來了(開心)
 這篇雖然很嚴肅一點都不粉紅,但是能夠寫出心中對神威的模擬自白,還是很喜歡ˇˇ
 本來還想多吐槽神家父子的:「你們欠我一個每天會按時回家的上班族老爸,還有一個兄代母職的哥哥!」(笑)但最後還是決定刪掉了。
 是的我好久沒有出現了,說要寫的這篇雙神這麼沒有妄想還這麼晚才交(逃跑)
 因為我有好長一段時間不在家,回家又忙,不過這其實也不是最主要的理由啦XDD(→還是討打)
 總之我回來了!!有構思了神樂的all神受系列~有四個神受CP,但是我應該會把他們全部寫在同一篇在交出來,四篇長篇對我來說有點困難Orz都打算全部寫在一起了,應該比較容易吧(汗)我會加油(嗚)里蹦的話有幾篇短篇想重寫成長篇,等到有寫出來再說囉(逃跑)要九月了……還有一個祭典……(糟糕XD)
 篇名……依舊好難想啊!!
COMMENT
那個、是的,
我就是上次那個莫名其妙衝進來的路人(←裝什麼神秘啊)

看到雙神之後火速過來留言了ˇ
很喜歡詮釋的方式,算是偏神威角度的描寫。
每個人筆下的哥哥都不一樣,各有風格和迷人之處,這篇的哥哥我很喜歡(笑)

神威確實虧欠神樂很多,而神樂也確實不是以前那個全然依賴他的人。
兩個人都有了新的家、新的同伴、各自要走的路。
斷不掉的就只剩下血緣的羈絆了。
前面神威的獨白有心酸的感覺,因為最後總是會相殺,所以他乾脆不要了。

「一起回家吧。」不行啊看到這句話我就無法平靜下來現在激動的語無倫次了!!!!
後面整個被治癒了,雙神大萌啊啊啊啊啊!!(灑花)

之前看過另一篇雙神《該睡了》,
整個超有感覺的!!!!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就是超有感覺的!!!(欸)

隨著動畫第二季播放雙神魂熊熊的燃燒了!

然後,
all神好期待˙ˇ˙(掩面)
雖然希望能看到各篇獨立,但是尊重作者:)
能看到文章就很幸福了>///<
Re: 沒有輸入標題
哈哈哈哈哈(大笑)原來路人就是毣泠,不用化名沒關係啦XDDDD還是很感謝妳這兩篇留言噢////////
不過阿毣也太神速了吧!!(驚訝)阿毣留言的時候我錯字都還沒回來改掉啊(掩面)

我才是被阿毣這篇長長的感想治癒了(感動)還以為我寫的雙神一點都沒有愛(還很嚴肅XD)大家可能不太喜歡,看到阿毣的留言真的很開心啊Q口Q
不知怎的我筆下的雙神都有點病態(《該睡了》就有點病態XDD)跟嚴肅XD(被打)不過妹控這點真的很萌,應該多多發揚(拇指)

是的我聽到阿毣的聲音了,我會努力的(也燃燒)
COMMENT FORM
NAME
TITLE
MAIL
URL
COMMENT
PASS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
TRACKBACK
TB URL : http://hio1216.blog126.fc2.com/tb.php/174-77f678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