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 Orizzonte

        ──cielo、流浪。

Gintama沖神× S給的嫁衣(下)

  什麼是戀愛?
  戀愛?
  「妳居然有臉,向我問這個問題?」
  咦,總覺得現場的氣氛變得有點奇怪。
  「與其問這種問題,不如身歷其境、親身體驗,才學得好不是嗎?」

  真的嗎?
  少女見他說話時認真的樣子,不禁歪了頭忍不住相信。
  嘛,當然是真的……

  少女頓時有些不寒而慄。
×
 成分:銀魂all神受《嫁衣》系列,01沖神〈下〉ˇ試閱也請看一下的好ˇ
    上面……回顧一下吧!(→偷懶被打)
    該注意的〈上〉都寫了……(→再次偷懶被打XD)
    總覺得沖田君S得很徹底……怎麼辦我居然救不了神樂醬讓她翻身成女王(淚奔)
    ……妳要挺住!(拇指)→喂
×

  ……都是那個傢伙的錯。
  不管是什麼,全都是她的錯。

  他說她是個野獸、批著人皮的野獸。儘管嬌小可愛,但小獸依舊是小獸。人就是被牠們可愛的外表給騙了。從嬰兒到寵物,哪一種動物還小的樣子,不讓人憐憫動心呢?
  但是這隻小獸在他沒有允許的情況下成長了。他可沒有答應、他可沒有答應讓她變得如此耀眼、這麼具有威力。
  她成為了他的威脅。他會忍不住想染黑那像雪的肌膚、拿下她的髮飾要那橘紅色長長的髮為他散開,他會忍不住,想吃下這顆伊甸園的果實。
  不、他可沒有允許這種事發生啊。那個傢伙應該永遠是嬌小稚氣、沒有人會去注意、覬覦的模樣。她應該要乖乖地待著,不能被其他人發現、吸引他們的目光。
  沒錯,他寧願她一輩子都只是小獸、都只是不會讓任何人甚至他自己有所意圖與覬覦的小獸。
  如果是那稚氣的模樣、如果是那純真的模樣的話,他也可以不受威脅地純真潔白。不會發現自己蠢蠢欲動、不會發現自己想要完全佔有。──不會發現,自己就算拖她下水,也要帶她一起墮落。

  注意到她的只有他了,能抓住她的也只有他了。他可是從她還是那個愛撒嬌、鬧脾氣、不甘寂寞的小獸時就被她緊緊抓住了。她不應該也不可以,蛻變成現在可口誘人的樣子,抓住其他人……

  所以,都是妳的錯。
  妳不該沒有通知一聲、沒有經過他允許就完美蛻變。妳不該對他有所威脅,──妳不該,沒有乖乖成為屬於他的伊甸園之果。

  ──“什麼是戀愛?”
  他會教妳嗎?憑什麼覺得他會呢?他當然不會啊……他沖田總悟才不會教她任何皮毛,她只能自己去體會。就算她真的學到了什麼,那也只能是自他身上學來。
  他就算被挑逗蠱惑、只能違背上帝吃下那顆蘋果,也不會將它的美麗還有美味分給任何男人一分一毫。
  他可是沖田總悟,要吃就會吃得一口不剩。就算要跌入人類稱為原始本能的墮落地獄,也會拖著妳去的。


  「妳很委屈嗎?為什麼會呢?」
  ──因為這一切,都是妳自找的。


  「這是我大姊,留給我娶妻的嫁衣。」
  一大早,他搬了箱東西回到公寓。他將箱子裡光看就價值不斐的純白色嫁衣完全展開,大大地掛在神樂用來睡覺的和室。
  神樂忍不住向前。這種雅緻的日式嫁衣她是第一次親眼、也是這麼近地看見。它的布料沒有暈染其他顏色,就是完全地素白,裙擺再用白線細細地繡上花紋。它手工精細的外表讓人感覺到一股不容觸碰的壓力,但是她依然伸出指尖,輕輕地在上頭劃過,彷彿只有她一個人得到允許。
  第一次觸摸到的觸感她難以言喻,不由自主地感覺到憧憬、神聖、還有感動。

  「既然是你大姊留給你娶老婆的,幹嘛拿出來給我看阿嚕!」這麼重要的東西怎麼可以隨便拿出來,這樣對得起花錢的大姊嗎笨蛋!
  「只要妳知道答案,就送給妳。」
  「蛤?」
  「只要妳知道什麼是戀愛,我就把它送給妳。」
  她又見他一笑,這個超級S到底又在搞什麼鬼……


  嘶嘶、嘶嘶……
  神樂指尖忍不住擺上嫁衣,一摸,一摸,再摸。
  她真的太喜歡這件嫁衣啦啦啦啦啦啦──!她一定一定一定要穿上它!
  鼻孔用力氣一吐,她對自己下定了決心。
 
 「不過這麼重要的東西,送給我沒關係嗎……?」

  她不是篤定自己一定會贏啦、雖然事實就是如此,呵呵。她一定會把它帶回家!但這不是超級S的大姊留給他娶老婆用的嗎?
  「就這樣放在這邊好嗎……?」從那天他們(她跟“它”)見面開始,總悟就將它擺在她的寢室裡,她每天起床、睡覺(其實除了這兩個時候她也常跑來看它啦)都會看到它。就這麼擺在這裡好嗎?就擺在她的旁邊,不怕她拿了落跑走人嗎?
  不過就算有嫁衣陪她……「這個超級S也太久沒有回來吃晚飯了吧──!」
  以前他不住這裡,但至少會回來討個晚飯吃啊。是他要她每天向他報告每日心得的耶!憑什麼不來聽她報告……
  「再說超級S明明就是住在真選組的屯所裡,為什麼還有這間公寓……?」
  難不成學別人包養情(嗶──!)阿嚕?!一男一女兩個人到底在這間公寓做過什麼啊?光是想到這點就覺得噁心!
  「這個超級S、變態、混蛋──!」

  喂,被人“金屋藏嬌”的人不就是妳嗎?
  神樂沒有發現,現在每天有沒有遇見談戀愛的對象,已經不重要了。


  叩咚。
  有腳步聲。但是這麼晚的夜裡怎麼會有別人的腳步聲?
  他不疑有他,抬腳一跨,跨過了隔壁的陽台。
  咦?真選組的制服?為什麼晾在這裡?

  「喂喂這位大叔,這可是擅闖民宅啊……你搶隔壁人妻的內褲就算了,連這間獨居少女的內褲也搶?這裡的獨居少女其實已經結束單身了,她的同居人可是警察,就是制服跟我一樣的警察喔。」
  「如果你還想要這隻右手的話趁你還沒碰到這件粉紅色內褲之前收手,別人老婆的內褲我不管、啊,還是管一下好了,因為我是警察嘛。」

  「這件內褲可是醃昆布口味的喔……大叔你應該不會喜歡吧?還是留給我欣賞收藏你覺得如何……?」

  這、這個警察一定是個超級S……!
  被架上刀口的脖子抖抖抖抖抖,不敢回頭。


  “超級S,還不趕快給我滾回家吃晚飯──!”
  “好吧,只有這一次喔、只有這一次我給你做蛋包飯,只有今天才讓步喔!”


  總悟將紙條高舉在半空,瞇眼透過陽光閱讀那有些歪七扭八的平假名字體。因為全部都是平假名,他讀得比平常慢了一點。
  「回家?不用了。」
  因為他發現每天聽她報告只會更為光火。想不到一個住在歌舞伎町的外星天人,每天能去的、能遇見的人這麼多。他發現就連牛郎店的紅牌牛郎她也熟識,還以為他們只是一般的委託關係啊……

  火大、真的是越來越火大。他原本氣就沒消,現在更是變本加厲。
  ……他現在可以理解為什麼近藤桑會成為跟蹤狂,他漸漸地可以體會他為什麼這麼做、而不覺得丟臉了。
  不,他這麼說並不代表他也加入跟蹤。他只是不想再聽她的二手消息,直接尾隨而已(還不是一樣啊喂!)。

  「蛋包飯?」還是沒有擺脫雞蛋啊!那個傢伙到底有多喜歡醃昆布跟雞蛋?


  那天他還是沒有回到公寓吃飯。
  她大費周章地寫了紙條、都半路攔截巡邏中的山崎、把紙條硬塞給他要他轉交了,那個傢伙居然還是不 回 家!
  她橘紅色的長髮紛紛不受引力影響往上豎立、然起了熊熊火焰。
  「可惡他幹嘛都不回家、幹嘛都不回來吃飯!這裡明明是他的公寓他幹嘛不回來!難道真的這裡住的是(嗶──!)他才肯回來嗎──!」
  想到這裡火焰又燃燒地更旺,她轉為夜叉模式、倒三角生氣的眼睛開始拿到什麼就摔。
  等等!這可都是她自己的東西,要摔也是摔那個混蛋S的!
  她在公寓裡晃了一圈找不到幾樣他的個人用品,只有鞋子還有那套漆黑厚重的制服可以供她發洩,隨後又找到了他的碗筷還有嫁衣──

  「啊!」她尖叫,停止了動作緊緊抱住被拋到半空飛翔的白色嫁衣。
  「這可是很重要的東西啊……」她留下混亂的現場,認真地拍拍那她捧在懷裡的嫁衣。
  她抱著嫁衣坐了下來,決定了一事。


  嘩啦嘩啦……。
  就像那天他被正中紅心的鼻子一樣,下午陰暗的天空下起了源源不絕的雨。他才剛從屯所出來偷懶沒有多久,只能在這快倒的書店外頭躲雨,真倒霉。
  他將頭探出屋簷外看向天空,雨還有多久才停呢?難得他把工作都丟給了土方。

  他將頭縮回,轉頭,看見了那熟到不能再熟的紫傘。
  遠遠地他看見了傘下的主人,她穿著高高墨黑色的木屐,每一步都小心翼翼地走著,一小步、一小步地前進,好小心好小心,像怕滴到了雨。
  突然之間那雙小木屐停止移動,原本遮住她鼻梁以上的紫傘向後拿開,露出了那張素淨白皙,卻有著天空色眼瞳的小臉。
 
 「啊、」

  他看見她發現了他,想開口說話。恰巧雨勢瞬即轉小了,他轉身,走入毛毛細雨,留下那淋著毛雨的背影。
  火大。真的很火大啊。
  他不想聽她說什麼,好想下一秒就從這裡離開。

  「給我回來吃飯,你這個混蛋──!」

  看吧。她還是不懂該向他說的話是什麼,還糾結著他回不回公寓的問題。他就知道她還不懂,他就知道她要說的還是那會傷他心頭的話語。


  「嗚…嗚嗚……」
  回到公寓,她才發現自己哭了,像鹽水似的眼淚爬滿了整張臉。
  她原本是想追過去的、追過去踹他的後腦勺,或者蹲下找顆石頭丟他。
  但是她好怕好怕這件嫁衣會弄髒,她向月詠借來她們吉原那種很高、絕對不會拖到裙擺的木屐,撐著傘每一步每一步都小心的走著,怕身上滴到雨水、怕裙擺濺到汙泥。她好小心好小心,穿著他給的嫁衣去見他。
  ……雖然他還沒給,但是她已經下定決心要將這件愛到不行的嫁衣佔為己有了。她要落跑!她要捲款帶著有價值的東西還有這件嫁衣離開這間公寓,然後落跑!
  「可惡、你這個變態!混蛋、超級S!」
  她還穿著嫁衣,踢開木屐開始收拾公寓裡的行李。她發現他把自己所有在萬事屋的東西全搬來了,好多、太多了!
  「可惡、我一定會收不完!都是他的陰謀、那個長大不學好學別人包養(嗶──)的超級S!」


  「喂喂,妳說的那個超級S應該不是我吧?除了妳以外我可沒有包養(嗶──),不過老闆就不一定了,他一定趁妳搬出來的時候養了好幾個。」

  碰碰碰碰碰──!

  才剛回來,迎面而來的卻是一堆朝他砸來的雜物。有拖鞋、碗筷、洗髮精、枕頭、沐浴乳、棉被還有一堆衣服──衣服?看來她還沒有發現自己丟過來的是自己的貼身衣物。
  總悟忙著接過所有的東西,頓時間手上積了一堆雜物,還有一堆衣服包括內衣內褲,都掛在他的耳邊。

  「嗚…嗚嗚……我要搬回去…你這個包養(嗶──)的敗類就留在這裡跟你的(嗶──)相親相愛吧!嗚嗚……」
  「不准哭。妳才沒有那個資格哭,該哭的人應該是我才對。」
  她帶著眼淚惡狠狠地瞪著他。啊、實在是太過生氣了,她扭頭準備回去房間抄更多傢伙砸他。

  「──給我老實待著,我的氣還沒消,只是稍微心軟了而已。」
  他太陽穴浮出了青筋,擒住了她的雙手、用身體當成鎖鏈制止她的動作。
  「你有什麼好哭、又在生氣什麼?!該生氣的人是我才對、我一個人被你丟在這裡,整天像隻小狗巴望你回來。不回家的人是你你憑什麼兇我──!」這是什麼老婆抗議老公不回家的芭樂對話啊?不過她已經自動把這裡當成“他們的家”了,都下意識地說這種曖昧的話、這種曖昧設定,她的遲鈍程度到底是什麼等級?
  「妳一直在等我回來?」
  「廢話!」
  「妳每天都巴望我、希望我回來?」“希望”是他偷加的。
  「廢話!」
  「妳很在乎我不回家?」
  「廢話!不在乎你,幹嘛管你回不回家!!」看,她說的不是“來”,而是“回”家。
  「妳喜歡我,所以希望我回家?」
  「廢話!不喜歡你,幹嘛管你回不回──」
  「……」
  「……」

  她沉默。剛剛她到底說了什麼鬼話?
  「我剛剛到底說了什麼阿嚕?」
  「啊?妳不清楚嗎?我聽得很清楚喔,妳說妳喜──」
  「啊──!」
  她掙開他手的束縛想要摀住他打算繼續往下說的嘴,一個反手,她的雙手被折到背後,不會痛,但是想摀住對方嘴的人被那個對方嘴堵住嘴了。
  他趁著她尖叫張大嘴時入侵,她驚嚇地想闔嘴,卻只是將他的舌還有自己的納入口中。她不斷地向後退縮他卻不斷地拉扯,就是不要她當一直縮“舌”烏龜,勇敢地面對。
  他等這一天可是等了很久,想好好品嚐這顆小蘋果的味道,可是等了很久很久……
  她不知道自己放棄掙扎,還乖乖地被人享用。好久好久,她獲得了自由──但只有一下下,隨後她又被偷咬了一口。

  「……好痛!」

  他用不至於咬破但痛勁十足的力道咬了她的下唇。這真是讓她閉嘴的好招啊。她不用照鏡子,就知道自己現在的嘴唇有多腫。
  可惡!她在心裡偷罵,但卻不知道該如何反擊。難道說要回吻他或者反咬他一口?這還不都正中他下懷!
  「唉。」
  看她一臉自己被欺負的樣子,他伸長了手,將她抱得更緊。彼此是胸貼著胸、下巴靠肩膀,但是看不見對方的臉,只有前方的房間景色。
  「被妳無視到這種地步、就算只剩下我這個男人還是不把我看在眼裡當成對象,該哭的人應該是我才對。」

  「妳根本看不見我,也看不見我喜歡妳。」

  她將頭埋入他的頸間,知道自己再也無法反駁了。她終於懂得他的心情,開始愧疚了起來,小手爬上他的背,也將他抱緊。

  「其實我大姊留給我的不是這件嫁衣,是這個。」
  他從口袋拿出一塊折好的刺繡布料,攤開,取出上頭吊有粉櫻色花球、像繡球花的銀簪。他稍微盤起她的髮,慎重地插入銀簪。
  神樂別過頭,扶著那有些重量的銀簪,想看清楚它的模樣。他乾脆在剛剛她丟來的那堆雜物中找出鏡子,替她攬鏡。

  「好美。」
  她一笑,他也是。
  「我大姊那時要結婚的東西,我一個也沒有留下。大部分都是那個混帳商人買的,根本就不是我大姊會喜歡的款式……」
  「但是大姊她把這個東西留給了我,她沒有用過,因為是為了讓我娶妻而留的。」
  「……」
  神樂臉紅了,這次她終於聽懂了他話中的意思。
  「其實這間公寓也是我大姊留給我的東西,那是她為了讓我結婚買的。」他放下鏡子,直視她。「妳住進來了,妳要對我負責。」
  「什、什麼?!當初是你硬逼我搬進來的阿嚕──」
  「還有那件嫁衣,其實是以妳的尺寸去做好的,妳也要負責。」
  以她的尺寸去做的?


  「那這件嫁衣根本就是我的──!」


×《番外之一》:


  「早啊老闆,這裡是(嗶──!)搬家公司──」
  「已經不早了,臭小子。」
  「要搬的東西就只有這些嗎?那我馬上準備替您搬家──」
  「喂,你真的要進行“獨居隔離”?你這樣做要是神樂真的一輩子單身怎麼辦啊混帳!」

  喀啦。他拉開拉門。

  「不管怎樣我都會負起全責的,老闆。
  他笑,別有企圖地。


×《番外之二》:此區是極甜系列大放送請注意。慎!


  這是沖田家的便條紙。

  喂喂這位大叔,再色瞇瞇地看著前面那個開高衩少女的大腿,就爆了你的眼球。(被收到紙條的人害怕地遺忘在公園綠地。)

  想知道什麼是結婚?等妳答應就知道了。(紙條第一行)
  答應什麼?(提問,第二行)
  我的求婚。(解答,第三行)
  「你給我認真求婚阿嚕──!」(被狠狠地丟進垃圾桶。)

  神樂醬,結婚什麼的爸比可是不會同意的喔!(紙條第一行)
  神樂醬,結婚什麼的哥哥我看不懂喔!(紙條第二行)
  神樂醬,結婚什麼的銀醬可是反對喔!(紙條第三行)
  吵死了你們這些擅闖民宅隨便使用別人家紙條的小偷,肚子都跟氣球一樣大了還能不認命嗎阿嚕!(紙條第四行)
  抱歉啦,各位!(第五行一被寫上,立刻被其他六隻手撕爛。)

  這位太太,別忘了今天晚上要補繳房租
  「……你這個不要臉的色胚──!」(被臉紅的女主人狠狠地丟到不知羞恥的男主人後腦勺。)

  為什麼生的不是跟我一樣的小女王阿嚕──!(紙條第一行)
  大概前世的情人也逃不過我的手掌心,今世還是被我S吧。(第二行)
  「來世不准再纏著我──!」(再次成為投擲的暗器。)

  沖田家的太太,妳嫁的是沖田家的先生,不是沖田家的小孩,妳再這樣無視沖田家的先生沖田家的先生會哭喔──(紙條第一行)
  還不是某人一時衝動搞出來的,某人請乖乖自己去睡覺阿嚕。(第二行)
  「S是激不得的喔,沖田家太太。」
  「啊──!你這個下流的變──」(女主人的嘴被堵住,而它則被丟到一邊無視。)

  我一定要保持身材阿嚕,不管生幾個小貝比,十年後、幾十年後都還要穿得下這件嫁衣阿嚕!

  紙條被男主人拿在手中,還沒有寫下回覆。


  「幾十年後穿不下的話,就再買一件給妳,笨蛋。」


  《完》

×
 最後某一小段超過尺度了(有無限想像空間?)反正銀他媽本身就是個超越尺度的東西(茶)而且好甜……(雞皮疙瘩)沖神為何要這樣閃瞎我的眼囧
 這是什麼驚人的字數啊啊啊啊啊啊──!(奔)
 ……破記錄了,不是寫合本,字數卻破記錄了(默)
 難怪打得我腰痠背痛(淚)重寫、重寫+修改×N次,一個禮拜就這麼過去全奉獻給沖神了ㄒ ㄒ
 這篇沖神會不會就是這整個系列的巔峰?我好怕剩下的想不出梗了……(噴淚)

 話說在寫這篇沖神的時候,連載正好出現了一個新的女角,害我差點吐血寫不下手……
 這女的怎麼看都會跟總悟有什麼發展啊啊啊我不要沖神被拆官配啦嗚嗚嗚嗚嗚嗚嗚──!
 如果她跟總悟真要有什麼發展的話,希望是銀醬跟小猿那種(被打)那樣我就可以接受(喂)
 真選組篇,也讓神樂出場一下啦!
COMMENT
喔喔喔喔喔好甜啊啊啊啊!!!
這對夫妻好閃啊,太閃光了我得要戴上墨鏡啊(掩面
總悟好邪惡好腹黑啊啊啊啊啊我喜歡(欸
用盡心機什麼的超有愛啊ˇ單純的神樂只能被吃掉了,比頭腦絕對會輸的(被拍飛)
神樂醬對不起(笑)沖田太太這個稱號要付出的代價妳得用一輩子去付了ˇ
爆字數好棒棒棒棒棒(拇指)後面那裏真是甜到我整個人在螢幕前傻笑了啊!

嫁衣系列太美好了ˇˇ
Re: 沒有輸入標題
阿毣真的是忠實觀眾啊XD大感謝//////////
他們閃得我都覺得沖神走味了(戴墨鏡)但是很甘願被他們閃(拇指)
最近真的萌沖神萌得無法自拔啊////////////(暴走)寫完了這篇還是無限有愛XD
wwwww
wwwww
小蔥對小神樂的S(愛)就是不一樣啊wwww
雖然最近才開始萌銀魂,但不知為何三秒內就陷入了無法自拔的沖神中
感謝大大的文使我的心靈滿足wwww
最近才萌上銀魂的我,瞬間就被沖神給閃爆了,一直處於飢渴狀態(噴血
大大的文閃得真好(拇指
沖神萬歲XD
Re: 沒有輸入標題
墨藍你好ˇˇ很高興你喜歡~~謝謝你的留言^^
不好意思因為我一個月以上(數不清幾個月)沒有更新了所以看不見留言ㄒ ㄒ
其實我自己也寫得很開心(笑)沖神盡量閃瞎我吧!!!最好是在連載裡也閃瞎我滿臉啊!!沖神萬歲~~~
COMMENT FORM
NAME
TITLE
MAIL
URL
COMMENT
PASS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
TRACKBACK
TB URL : http://hio1216.blog126.fc2.com/tb.php/177-43151ba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