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 Orizzonte

        ──cielo、流浪。

Gintama兄神× 兄留的嫁衣

  「神樂長大以後、要嫁給哥哥喔!」
  「哇──真的啊?哥哥好開心。」
  「那哥哥,要幫妳準備一件最美的嫁衣、讓神樂成為全宇宙最美的新娘才行啊。」


  阿伏兔不敢說,他家團長很久以前從某個星球、從某個皇室那裡搶來了一件嫁衣。連公主自己都還沒穿過,那可是公主訂做的嫁衣啊。
  ──不對喔,這是“戰利品”才對啊阿伏兔。畢竟整個星球都被我毀滅了嘛。

  那為什麼要這麼寶貝這件嫁衣,把它藏在自己房間裡,不准任何人靠近呢?
  ──「碰了就殺了你喔。」
  他帶著殺人的微笑這麼說。
×
 成分:銀魂all神受《嫁衣》系列,02兄神(雙神)ˇ試閱也請看一下的好ˇ
    這篇,很努力的活潑、也將神家哥哥美化了,畢竟我也不想讓哥哥每篇都在殺人,每篇兄神都嚴肅ㄒ ㄒ
    但是好難啊(吐血)
×

  世界上總存在著那個人。
  早知道,就不該心軟才對。


  拜啟:父親大人
     什麼是愛情呢?


  什麼是愛情?
  愛情?

     大姐頭最近要結婚了,神樂也想結婚,但是大姐頭說,有了愛情才能結婚。那麼,什麼是愛情呢?
     變成大人就會懂了嗎阿嚕?神樂長高了喔,現在已經是大人了。所以可以“愛情”了嗎?
     最近爸比的回信有點慢阿嚕,還說我沒有黏好信封,我可是每次都黏得好好的從來沒有一次撕開重新黏過喔!該不會是哪個傢伙搶先攔截到信封,拆開妹妹寄給爸比的信吧?嗯?
     希望這封信可以完好無缺的被送到爸比手上,雖然我覺得中途一定被哪個傢伙打開過。神樂敬上。


  “那個傢伙”冷哼了聲,擅自攔截而且拆開自家妹妹寄給父親的信,臉不紅氣不喘地又把信塞回信封中,拿出空白紙張開始謄寫。如果是那個老頭,一定會這麼回信──

  給親愛的神樂:“愛情”不是動詞,不像殺人一樣,隨時能夠說:可以“殺人”了嗎?這個文法是對的,但是“可以愛情了嗎?”這個文法是錯的。愛情呢,是個危險的名詞。跟妳有沒有長大都沒有關係喔!這對神樂來說太危險了,世界上沒有會真心對待妳的男人喔,男人啊,除了爸爸跟哥哥以外,沒有一個是能夠相信的生物喔。

  拜啟:父親大人
     神威你這混帳再拆開我寄給爸比的信、用爸比的名義自己偷偷回信就宰了你!


  「哎呀,居然被看穿了。」
  他躺在船艙上將這個月神樂的回信舉在半空,讓紙張遮住他的臉。
  他向來不假冒那個禿頭老爹回信的,這是第一次。而信也只攔截、偷看過幾次,到底是神樂厲害,居然被她發現了。到底是怎麼發現的呢?他還特地揣測那個老頭的筆跡跟語氣呢,這樣還不像那個笨蛋老爸嗎?左看右看,看不出是哪裡露出了馬腳。
  如果神樂在場,她一定會當場吐槽:就是那句除了爸爸跟“哥哥”的哥哥!爸比什麼時候跟你這不孝子友好來著?

  「神樂醬居然想擁有愛情吶,小時候還說要嫁給哥哥,哥哥真難過。」
  「啊?」阿伏兔方才好像聽見神威喃喃自語了什麼,卻沒聽清楚。
  他最近很閒。閒到發慌。閒到想起放任在地球不管的妹妹,閒得攔截郵件、冒名回信這種事都做得出來。
  愛情?為什麼突然想擁有愛情呢?她居然憧憬這個,因為是女孩嗎?神威張開了眼睛,不知不覺地從眼瞳散發出了殺氣。
  女孩就是女孩,腦袋想的、有所興趣的果然跟他完全不同。像他就從來沒有想過這種事,也從來不嚮往。曾經他可以說是最了解神樂的人,一個哭聲、一個眼神,就只有他懂。看來,這個超能力在他們之間已經被時間還有距離磨得一點也不剩,什麼都不存在了呢。
  他看著信紙,沉默。

  ──什麼是愛情?
  「愛情?妳想擁有愛情嗎?」
  不行啊,神樂,世界上的男人除了哥哥,其他都是壞蛋喔。
  嘛,雖然由本人說沒什麼說服力,呵呵。

  「阿伏兔,我肚子餓了。」
  「唉。」阿伏兔無奈地深深嘆了口氣。「要吃什麼呢團長?」

  「不,我現在只想吃地球的食物啊。」

  他笑咪咪地離開船艙,然後消失了。


  “所謂的愛情,就是兩個相愛的人經過時間的相處所產生的一種情感──這麼定義的人實在太狂妄了,這世界上沒有人可以定義什麼是愛情。什麼是愛情呢?沒有人知道。”
  「……」呵呵,真是一本爛書,寫的東西一點意義也沒有。神威瞇著眼,與臉上的笑容相反地,將它狠狠地往垃圾桶丟了。
  什麼是愛情?
  如果這本書由他來寫,他會在愛情這兩個字上畫個大叉。噢,為什麼?因為他神威不信。

  他走在地球的街道上,纏著繃帶還撐著傘做了兩層防曬,看似悠閒愜意的樣子,見到久違的陽光他情緒是有些鬆懈,但在宇宙待久了,一點也不習慣。他不習慣。神樂一直住在地球上為什麼喜歡呢?這麼熱的天氣、這麼大的太陽……
  ──愛情。
  呵呵。
  神威不屑地繼續在太陽底下前進。

  前面有個人跟神樂很像。
  不知不覺,他的眼神一落到前方那個少女身上,就被緊緊地捉住離不開視線。雖然他不知道自己的目的地是哪,就算他知道也不識路,他甚至不清楚這裡是地球的哪裡。從視線被抓住後他跟著前方那個少女走,反正他漫無目的。
  什麼是愛情?這很重要嗎?
  前方的她有著跟神樂一模一樣的橘紅色頭髮,但她的比神樂的長上許多,兩個馬尾在耳邊盪著。她很瘦、很白,跟他們夜兔一族一樣,但是她高上神樂許多,火紅色旗袍下若隱若現的長腿引來許多路人回頭垂涎。
  最後神威注意到她撐在頭上那把紫色的傘,沒有其他花色、純一紫色有些老土的傘。
  那是神樂的傘。不、不可能,那個女人不可能是神樂──

  他在掙扎的瞬間少女轉了過來,側過身,跟右邊的攤販老闆打了聲招呼,又繼續向前走。
  那是神樂的眼睛。他看到了……那是跟他一樣的天空色。
  神威停下腳步。

  哈哈。那是神樂?怎麼可能?
  記得上次見面的時候,還是個小鬼啊。他不記得時間有過得這麼快,他家的小鬼能從幼兒蛻變成女人、一個不容忽視、受所有人類垂涎簇擁的女人──連他,光是背影,他就被緊緊地捉住了。
  見神樂的背影快要消失在前方,神威趕緊邁開步伐跟上。

  所以她才想知道什麼是愛情嗎?是覺得自己長大了、還是就他所觀察的,地球人類不但在路上用眼睛、口水垂涎她,還有所行動嗎?──真是愚蠢。
  神樂覺得那些男人愛她嗎?能給她她所想要的愛情嗎?這是不可能的啊、小鬼!
  他冷笑。
  然而神樂聽不見他在心中對愛情發表的不屑,繼續愉悅地散步。

  要去搭話嗎?不。這個念頭一在神威腦中萌生,就被砍成兩半。
  神威笑著,殺氣一點一滴地乍現。要說什麼呢?好幾年來丟著她不管不聞不問,上次難得兄妹重逢,他還先重重地下了馬威砍過去,現在還想跟這個好不容易活下來的妹妹說什麼呢?嗯?
  他的心底深處有話想說、有話想問。然而他不肯,也不想承認自己心血來潮跑到地球的目的,才不要被當成傻瓜,說了就輸了。他只是閒得發慌來地球散散步,不是想來見她也不是想問她什麼,絕對不是啊。
  愛情?
  妳想擁有愛情嗎?
  他有一件事情想問、一件事情想說……

  「我回來了──」
  「喔、歡迎回來神樂醬!啊咧、妳後面的是客人嗎?」
  直到神樂隨著新八的眼神方向朝他望去,神威才回過神來。不知不覺街上的路人們早已散開、一個個消失了,只剩下他,鬼鬼祟祟一點遮掩也沒有地跟在神樂身後,直到她抵達了她的目的地。
  「神威?」
  神樂不可思議地瞪著她,拿好傘,退到新八身前將他保護在後。
  「你來地球幹嘛?要來殺銀醬嗎?」
  「嗯……」他被她馬上進入備戰狀態的緊張樣子逗笑了,開起了玩笑。「只是來看看妳。」
  「少說這種甜言蜜語了神威,跟你本人不搭阿嚕。你之前才剛攔截了我寫給爸比的信、還冒用爸比的名義回信給我,現在又來到地球,你說你有什麼企圖阿嚕!」
  「只是關心關心妳。」他又溫柔地一笑,然而吃了他許多虧的神樂才不信。
  「跟上次一樣用殺我來關心嗎?」
  聞言,神威的笑容凝滯了。他不再莞爾,睜開原本笑瞇的眼。
  「既然妳不相信,那我們就來談談信上的事吧,神樂。」
  「信上的事?」神樂像是想起了什麼好笑的事。神威要跟她談談?談信上的事?
  「妳想知道不是嗎?」
  「喂、神威!你變性了阿嚕?這一點也不像你。」
  「只是想來看看妳想要的愛情啊,神樂。他,」神威比了比躲在神樂背後的新八。「就是妳想要的愛情嗎?」
  神樂一個人在無辜的新八身前,擋住神威迎面而來的殺氣。新八是很無辜沒錯啊,這對兄妹好久不見、卻一見面就吵架,兄妹吵架為什麼還波及到他啊啊啊啊啊啊啊──!
  她回頭看了新八一眼。
  「那又怎樣?你也想跟爸比一樣來管我嗎?」
  「老頭?老頭來過?」神威不知道神樂說的是剛開始她住在銀時家星海坊主不同意要將神樂帶回宇宙的時候。
  「我是不會聽你們的話的阿嚕。」只是單純不想被管的這句話,神樂沒想到會被神威錯誤解讀──“我就是愛這個人,不會聽你們的話跟他分手的阿嚕!”
  「看來妳是認真的,神樂。」神樂不知道,剛才的話已經惹火神威了,明明就是他自己過度放大解讀的啊!。
  「那就讓妳好好看看吧。」
  神威瞬間來到神樂與新八之間,在他們都沒有注意的狀況下,單手一揪,就把新八給舉了起來。
  「這就是妳想要的愛情嗎?」終於笑容又回到了神威臉上,但卻是令人畏懼的。新八被揪著衣領舉在半空,明明這場兄妹吵架不干他的事啊!他們在吵什麼信什麼愛情的,他什麼也不知情啊啊啊啊啊啊──!「看來妳真的不懂。」神威搖搖頭。
  「放開新八!」
  「這麼弱小、這麼脆弱,這就是妳想要的嗎?」
  「他非但沒辦法保護妳,還得像現在一樣受妳保護。要是妳夜兔的血發狂起來,他也沒辦法阻止。妳說,他還是你想要的愛情、妳還愛他嗎?」
  「那又怎樣阿嚕!反正神威你不相信不是嗎!」
  「是啊,愛情是什麼東西?我不信。」
  神樂因他為之光火,她衝上前去將新八給抓下來,神威還以為她只是想救他,就鬆手讓她救──然而神樂不是。新八一從半空跌下,神樂才不管他才剛被揪領子、才不管他有沒有跌傷,電光石火之間,換她抓起新八的下巴,在神威面前……
  吻了。
  她真的吻了。
  很敢、很悍、很不服輸。不愧是他神威的妹妹。

  「神威,你說你不相信?不相信愛情?那是你從來,就不需要別人阻止吧?」
  「你,就是想發狂不是嗎?」
  「誰說我不懂?我就證明給你看!」

  神威難得地被震住了,是太過吃驚、是吃鱉、也是被氣到了。他不相信。他才不相信什麼愛情。不、他相不相信愛情這才不是重點!為什麼到了最後他們會是在爭論他相不相信?沒錯,他就是要發狂、就是要順從夜兔的血去殺人,才不需要任何人來阻止。但重點是這個聽不懂人話的小鬼!外面的男人都是混帳,他們會的只有欺騙、有的只有貪婪。再說地球的男人跟天人比起來簡直是懦弱!他們能給她什麼愛情?
  然而她才不聽。不管他說什麼,她就是要反駁、她就是要相信那些鬼話、就是不聽。他不問也不想說什麼了。他來這裡是要說些什麼、問些什麼嗎?沒有!

  「不愧是我的妹妹。」這麼不服輸,就跟他一樣。
  「妳會後悔的,神樂。」


  丟下那句威脅後,神威殺氣騰騰地回到了船艙上。阿伏兔還等著他在地球填飽肚子滿足的回來呢,怎麼心情變得更差的樣子……
  神威笑容滿面地走在船艙裡唯一的路上,見一個擋路砍一個。
  「唉,團長,你要去哪呢?」
  「我的房間。」
  「喔?房間?」要休息了?這麼早?
  「拿嫁衣。」
  「拿嫁衣?」嫁衣不是要給小蘿莉的嗎?難道小蘿莉要結……
  「燒了。」
  「燒了?!」
  等等等等等等等等!那不是毀了整個星球搶來的嫁衣嗎?不是在團長自己的房間藏得好好的?不是說誰碰了就殺了誰嗎?
  「團長……」
  阿伏兔想阻止神威回到他房間真的燒了那套嫁衣。那套可是公主訂做的嫁衣啊……雖然公主跟她的國民都死光了。但那可是全宇宙獨一無二絕無僅有的……嗯,他對嫁衣的審美觀念真的不足,他承認他這麼說只是不想到時候某人燒了以後後悔,要再毀了另一個星球搶另一套他口中的“戰利品”。他不懂,毀了幾個星球、戰利品什麼的,神威從來不在乎的,何必為了僅僅一件嫁衣……
  然而他還是阻止不了神威,門碰的一聲,就被他的主人一拳打飛了。
  「……咦?」
  阿伏兔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而神威在他前頭早已經氣瘋了。

  ──嫁衣?
  早就沒了。

  他家團長還沒來得及找出偷嫁衣的小偷將他千刀萬剮腰斬凌遲丟到宇宙深淵,就被另一個紅色炸彈給炸瘋了。喔,小蘿莉特地放話來跟他挑釁,她了解什麼是愛情、也找到屬於她的愛情了,而今晚,她就要跟她的愛結婚。
  至於他家團長,等不到他家妹妹後悔,直接殺過去了。
  「這對兄妹到底在搞什麼?」
  「啊?那個哥哥不就是你家團長嗎?現在是在撇清關係嗎?」
  「我告訴你團長的房間放了什麼,不是說出來要讓你偷的,銀髮武士。」
  「是剛剛神樂用心電感應,說她想要那件嫁衣的。」
  「喂喂……那樣就可以偷了嗎?那樣就合法了嗎?」
  「沒辦法啊,才剛打完柏青哥回家就發現家裡兩個孩子,一副因為我不在所以被誰欺負的樣子,所以千辛萬苦的過來一趟啊。唉、累死我了。」
  「團長跑到地球上發生了什麼事我一點也不知情,如果可以的話,不要牽涉到我。」
  「喂,不管怎樣我們也是搭了同一艘船吧,嗯?再說,你家團長大人應該會很想知道是誰把嫁衣說出去的吧……?」
  「……」
  「所以我幫你保密,你也幫我保密啊!」
  「保密?」
  「別把他們兄妹亂倫的事說出去啊,不然,某個禿頭老爹會來把我們兩個變成禿頭的!」
  「不,他們還沒有亂倫……也沒有亂倫……還沒有……」
  「他們兄妹倆會生出什麼?當然是野獸。你等著變野獸保母吧。」拍肩。


  ……逛了港口一圈,神威又回到了原點,從船艙又回到了船艙。他才發現,原來起點與終點都是自家船艙,只是自家船艙在他出發之後,又開到港口的另一邊,成為終點。
  他一步步上船,想著待會要怎樣殺掉阿伏兔……這也不是他願意的,誰叫新娘就穿著那件遺失的嫁衣,將傘的槍口抵著他的後腦威脅他配合……。揣測神樂會在哪個房間、不,他應該先找到新郎才對--先把他宰了!如果可以,他想在他毛還沒長齊以前這麼做,可惜已經來不及了。
  他還在思索要從哪邊開始搜索房間。船頭對著明月的方向,明明射來了月光,卻被長長的影子剖了兩半。他狐疑了下,走上前去。

  「小賊,趁著這件嫁衣還沒沾上你自己的血以前快點脫下還來,哪怕只是半滴,我都會要了你的小命。」他臉上不再掛著笑容,指尖像刀刃抵在來人的頸邊,光是殺氣就蓋過了整輪明月。
  「我為什麼要還?這是我的。」
  他口中的小賊轉過身來,掀開她的頭紗。那人有著他熟悉的長髮以及眼睛,卻配在他完全陌生的美麗身體上。這是件將旗袍與西洋白紗融合的新式婚紗,他所搶來給她的──她的嫁衣。
  「妳的?」他冷笑。這小鬼不是早就忘了嗎?他就知道她不會記得──“神樂長大以後、要嫁給哥哥喔!”這種話。他知道這只是她小時的童言童語,然而他還記得、還默默遵守著,真的替她準備了一套嫁衣。真是愚蠢不是嗎?他想問,問她還記不記得?當然不是要嫁給哥哥這個部分,他只是想說,他真的遵守了、替她準備了一套嫁衣。然而她仗著年幼這個藉口,忘得一乾二淨,巴不得陷入愛情、跟她的愛人遠走高飛。
  神威小眼睛小鼻子地又過度解讀了,然而神樂依舊不知情。
  「你變性了?你要穿阿嚕?」
  「我要將它燒了,脫掉!」
  聞言,神樂大聲地笑了起來。笑得神威百思不解地惱怒起來。
  「神威,你只搶了新娘的嫁衣,沒搶新郎的西裝啊,是存心不想讓我嫁掉阿嚕?」
  新郎的西裝?他幹嘛一起準備?她嫁不掉不是正好嗎!
  「你說,你不相信愛情。你說,新八保護不了我、也控制不了發狂的我。我要證明給你看。」
  她墊高腳尖,拉下神威了臉,就在船艙上……
  吻了。她真的吻。
  吻她的哥哥。
  「我保護你,神威。你發狂,我阻止你。」
  「既然你說人類不行,那就由我阻止,由夜兔阻止夜兔。」
  「如果這就是你認知的愛情,我來向你證明阿嚕!」
  ──“神樂長大以後、要嫁給哥哥喔!”
  「哈哈哈哈哈哈──」
  這次換神威,仰頭張大了嘴,大笑了起來。這是從他離家以來第一次,發自真心,不是想殺人,不帶一點殺氣地笑。
  「你夠了,神威,這麼好笑?」神樂開始翻臉。
  「沒想到妳這麼想嫁給我,跟哥哥求婚第二遍吶,神樂。」
  她就跟小時候一樣,抓著他,纏著說要嫁給他。雖然她很明顯的不記得了,恐怕她也不曉得自己剛剛說的跟告白沒什麼兩樣。這個人小鬼大的小鬼……
  他才不管她現在多高、蛻變得有多美麗,她就是他那跟在屁股後黏人的小鬼,每次都闖禍讓他收拾。但是世界上就是存在那個人,那個她不管再麻煩、再讓你頭痛你都會心甘情願照單全收的那個人。
  他要將她帶在身邊,讓她擁有那件宇宙唯一的嫁衣,卻一輩子嫁不掉。
  「我哪有阿嚕!神威你給我閉嘴!!」

×

  「那個戴眼鏡的是誰,阿伏兔?」
  「怎麼了團長?」
  「嗯……他搶了我很重要的東西,還也還不了,所以我決定宰了他。」
  「你要討的是小蘿莉的初吻嗎?他們是借位的不是嗎?武士那時在旁邊看得很清楚啊。」
  「……」
  「團長?」
  「去把神樂的晚餐都給我拿來,她晚餐就看月亮吧!」

《完》
× 
 這篇,打上《完》這個字真的可以嗎……真的可以結束了嗎……(即將崩潰)
 是,這個系列睽違了四個月我終於更新了。中間是有許多大小考試,但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它卡了從頭到尾(笑)打了莫約千字以後就從此毫無進展(笑)→自嘲中,所以為什麼要挖坑跳呢Q口Q
 唯一的希望是剩下兩篇,這個系列能夠順利出清,如果順利的話我們很快能再見……(先淚)
 這篇字數依舊可觀,希望能夠保持……ㄒ ㄒ
COMMENT
很好看的兄神文呀~~~!!!
涉足雙神的日子還淺, 可是作者寫的神威感覺很傳神, 也不會過份言情, 請繼續努力~~
Re: 沒有輸入標題
謝謝玻璃ˇˇ這個系列還有兩篇,還不知道什麼時候可以交出來,但是會努力的ㄒ ㄒ
歿罄---!
好久不見!雖然不知道妳有沒有辦法即時看到這篇回應,不過真的好久不見了妳還記得我嗎?T▽T

大概隔了快三年沒怎麼碰鮮網了吧(也三年不見了),我也是最近才慢慢回歸…然後就翻著翻著鮮書櫃,看到這篇兄神。
吃醋的神威哥哥超萌--!
賭氣的神樂也好可愛www
天哪我以為真的吻下去了結果是借位wwww(爆笑)
不知道什麼時候可以看到下文但我會期待的XDDD
Re: 沒有輸入標題
是泡殿嗎?真的超久不見!!!!!!!!
唉fc2就是有這個功能 看不見留言不就是在說我一個月以上沒更新了嗎(逃跑)→根本不只一個月XD
對啊當初泡殿的blog關掉後就好久不見了 除了鮮網以外看不到泡殿更新ㄒ ㄒ
不過我也很少到這裡或者鮮網走動了(欸)互相見不到啊我們XDDD
我真的捨不得神樂的初吻沒有留給神威ˇˇ或許小時候早就被神威搶走了(或者神樂主動獻吻XD)也不一定(挖鼻孔)
銀神我更新了(淚)這麼久沒更新對不起ㄒ ㄒ最後一篇是高神,我會努力ㄒ口ㄒ!!
真的超久不見啊XDDD
那段時間消失超久的,連阿鮮都擺爛、一年更新一次……
我換BLOG了,直接點我的名字進去吧,不介意的話我的新居也可以遷走歿罄的家嗎XDDD?
真的是互相見不到啊!比牛郎和織女不見的日子更長!(爆)話說歿罄要不要也來辦個plurk呢?我消失的日子幾乎都是在那邊活動,而且這樣我們就可以比較常見面了←

我也希望神樂的初吻是神威啊wwww
初吻這種東西早就被哥哥大人奪走了對吧!而且神樂小時候一定常常吵著書要當哥哥的新娘XD!
銀神我看完了,為什麼新八都被拿來當電燈泡用啊XDDD(笑死)
啊我搞錯了、原來FC2不是點名字而是直接有個URL的連結XD
Re: 沒有輸入標題
泡殿你這留言是去年九月啊啊看我多久沒回來了Orz
不過我終於滾回來把坑寫完了(淚)請笑納
新居我已經遷好囉ˇˇ太久沒用fc2還停下來想一下該怎麼弄XD
現在換我消失了(汗)我沒有噗浪的說因為我學校要畢業了囧以後可能沒有時間寫東西了,而且我好久沒有追連載……(遠目)
接下來要換我去浪跡天涯了!!(哈哈)

我也覺得一定早就被兄樣搶走了XD還抱在手上的時候就不知道被搶過幾次了哈哈!!
我只能說新八是躺著中槍的好人選……XD
我計算看看,妳消失的頻率大概是七八個月~一年一次吧…
我覺得妳哪天一定會徹底消失呢…TuT
歿罄要入社會了嗎?各方面都加油呢,我還有兩年可以逃避一下←

噗浪反正只是隨便發個日常狀態的好東西啊XDD(像我剛吃完飯我剛起床之類的)像推特那樣的XD,不用寫文也可以,我都用這個跟以前的文友聯絡呢XD
我擔心妳跟一些朋友一樣去浪跡天涯後就失蹤再也見不到面啦……!(淡淡的哀傷)
寫自創也好,至少別把網站給關了←(妳真敢說)

番外篇看完了,沖神和雙神都有點病嬌感啊www
神樂有一天一定會被這兩個男人搞死wwwww
COMMENT FORM
NAME
TITLE
MAIL
URL
COMMENT
PASS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
TRACKBACK
TB URL : http://hio1216.blog126.fc2.com/tb.php/180-bf084073
まとめ【Gintama兄神× 兄留】
  「神樂長大以後、要嫁給哥哥?!」  「哇──真的??哥哥好開心。」  「那哥哥,要??準備一件最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