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 Orizzonte

        ──cielo、流浪。

Gintama銀神× 父拿的嫁衣

  她的成長與蛻變是無罪的。
  受不了你可以不要看啊!看了會忍不住自動補腦你可以不要看啊!看了心臟會有螞蟻大軍亂爬你可以不要看啊!看了行為會莫名脫序你可以不要看啊!有本事就一眼都不要偷瞄啊!!
  是男人就坐懷不亂不要心懷不軌。

  ──有罪的,是你移不開的眼。

×
 成分:銀魂all神受《嫁衣》系列,03銀神ˇ試閱也請看一下的好ˇ
    短短的,字數沒有上面兩篇可觀請注意ㄒ ㄒ
×

  坂田銀時對神樂開始了目“必”斜視。
  他沒看見他沒看見他沒看見他坂田銀時什麼也沒看見。真的、絕對、發誓沒有看見。
  那個白花花的頸子、旗袍下的鎖骨、胸部、腰際、大腿、小腿──他沒看見也沒想像也沒有補腦更沒想過要摸更不想知道摸了觸感如何──
  他坂田銀時活到現在看過這麼多女人──不會對這個小鬼……已經長大的小鬼有半點想法與興趣。
  還記得這小鬼以前老愛學他翹腳、挖鼻孔、比中指,睡相差、流口水、就連哭也醜得噴鼻水,他怎麼可能怎麼可能怎麼可能會對她有什麼反應──就算她現在,美得不可理喻。

  「吶、銀醬!」
  他用報紙阻隔彼此,不看見她也不讓她看見,隨便含糊地答了聲。
  「什麼是結婚阿嚕?」
  什麼是結婚?
  結婚?
  妳想結婚妳要結婚妳準備要結婚妳就要結婚妳 找 了 男 人 要 結  婚──?!

  「結婚啊、就是那個、那個啊!成為大叔專用的老媽的必經儀式──是把無知的少女變身成胖胖老媽子的儀式喔──」
  「什麼?真讓人火大阿嚕!」
  「很讓人火大吧?所以妳還是乖乖的不要被大叔給騙囉──結婚什麼的都是騙人的、是墳墓、是監獄喔──這樣妳還想結婚嗎?」
  「喂,你夠了吧銀桑。」來自新八伸張正義的吐槽。

  到底為什麼那個小鬼會想要結婚呢?
  其實神樂也沒說她想結婚,她只是問了“什麼是”結婚,跟他自己補腦的“想要”結婚不管在字面上亦是意思上都有著很大的差異,相同的,唯有接在後頭的結婚兩字。可不管她是問了“什麼是”、“為什麼”、“想要”、“需要”,只要後頭接了結婚──這就是重點了,才不用管結婚的前面接了什麼,神樂的重點就是擺在結婚
  結婚啊。
  不就是一男一女發誓不離開對方永遠相愛一輩子在一起的不人道制度嗎?
  真傻。
  怎麼可以。

  「結婚做什麼呢?」
  「不人道嘛。」

  結了婚,妳還能天天賴在萬事屋白吃白喝白住嗎小鬼?
  結了婚,妳就是別人家的新成員了。不是說妳屬於妳的丈夫、是妳丈夫的所有物,而是妳有了責任了。妳發誓了,要跟這個男人共同建立一個家,妳有責任,妳也非做不可,妳要負責。
  結了婚,小鬼再生了小鬼,那情況就不只如此單純了。生了小鬼,身為他的母親,妳就得對他的人生負責。
  如果辦不到,沒有勇氣一輩子永遠陪在一個人身邊不離開不背叛,
  那就不要結。

  這婚,有後悔的機會、有重來的機會,可沒有人願意。

  「所以說嘛,像銀醬這樣一個人過多好。想混就混想睡就睡,多好。」
  多好。
  我們現在這樣多好。
  妳要真的結婚,哪能繼續跟著我們。
  雖然我們的日子過得頹廢,可大家都在一起,多好。

  是很好。
  可那個小鬼,穿上這件嫁衣也很好。

  銀時覺得自己絕對瘋了。
  嗯,瘋了瘋了瘋了,肯定是被天人支配了。
  看見這件嫁衣,銀時頓時動彈不得。不只腳被石化了,就連雙眼還有腦袋都被深深地催眠了。
  帶我走吧帶我走吧你心裡掛念的那個女孩就是我這美麗嫁衣的主人啊,她穿了我肯定適合,我襯托她、她適合我,我們是宿命中的天作之合──
  最可怕的是他腦海立刻自動合成了嫁衣與神樂,P在一起,居然完美地讓他找不出破綻……真是見鬼了。他不知道是該罵神樂與嫁衣合成後的完美,還是控制不了補腦的自己。
  他雙手插著口袋,右肩背了一個好大的黑色袋子,內容物被拉鏈封得緊緊的,什麼也看不見。在帶著這玩意兒回家以前,他先進了間路邊攤子,把自己喝得酩酊大醉。旁邊一樣前來消費的客人看了他放在椅子上的袋子,還問了是什麼。
  還能是什麼,是嫁妝啊嫁妝。
  嫁女兒啊?你怎麼看起來不是很開心啊?
  沒有應聲,他再喝一杯。

  回到家,早已晚了,新八已經走了。銀時踏著搖晃的腳步,找到神樂的床,將黑色袋子扔到她身旁,讓半睡不醒的神樂打開看。

  「我不能正確地告訴妳結婚是什麼。」
  「但結婚是個很重要的決定,人生中最重要的決定之一。可以反悔,但沒有人願意重來,所以非常重要。」
  「結婚,不是真的能改變或得到什麼,妳別多想了。但是妳如果遇到一個人、那個妳覺得跟他在一起真的能夠改變或得到什麼,那就穿上這件嫁衣,去吧。」
  說完,銀時逕自回到自己房間,將棉被從壁櫥中拿出來隨意攤開,準備倒在上頭順著酒意不醒人事。

  小鬼想結婚,他有什麼資格反對?
  他怎麼可以,怎麼可以以看女人的眼神看著她。
  神樂從小就待在他的身邊、在他的身旁漸漸長大,是他沒有血緣的家人、是他後來得到的親人。
  雖然他沒有過真正的家、真正的家人,他也不清楚那是怎麼回事。坂田銀時可以不需要家與親人,他可以過沒有家與親人的生活,可你怎麼知道神樂可不可以?
  銀時想看她幸福。不是說結婚就代表得到幸福,而是她如果覺得那樣會很幸福,那他也會是的。

  喝了那麼多酒,喝得他頭都沉了,但居然一點睡意也沒有。
  有些事,不管如何就是要做。
  有些事,不管如何就是要說。
  雖然有些難受,但他說了也做了,終於可以鬆一口氣。

  只要她幸福,那麼他也會是的。

  他聽見拉門的聲音,還以為剛剛他沒拉上門,神樂幫他給拉上。沒想到接下來傳入他耳際的,卻是神樂朝他床鋪走來的聲音。
  他想,神樂應該也沒什麼事,就繼續培養進入夢鄉的睡意。沒想到下巴一緊,有個力道捏住了自己的下巴,往上帶,在唇上居然落下了另一個柔軟的唇。
  銀時嚇了好大一跳,從床鋪上跳了起來。
  「神、」
  「銀醬。」他名字還沒喊完就被她打斷。
  「我知道結婚代表什麼,就是一對相愛的戀人發誓不離開對方永遠相愛一輩子在一起。」
  「那個人就是你。我想結婚的對象就是你。」
  「從好久以前,我就決定是你。只能是你。」
  「我要穿你拿的嫁衣,跟你結婚。」

  神樂怎麼會不知道他投來的眼神、他眼神的改變?如果不是坂田銀時,神樂壓根不會注意,也不屑。但是最讓神樂難受的是,他不敢。坂田銀時不敢。他不敢用看女人的眼神看著她。
  好吧,要突破他這個心結,就只能這麼解決。

  「……妳好好的說,為什麼要解扣子?」
  「銀醬,我發現由你來主動我這輩子等不到你的告白阿嚕。」
  「氣氛都被妳搞壞了、喂!妳在摸哪裡?!我的和服啊──」


  「銀桑──神樂──還沒起床?」
  「神樂──咦?神樂去哪了?這麼早起床?」
  刷。
  「銀桑──起床了──真是的昨天又是喝到幾點才回來啊!啊、神樂在這裡啊,昨晚跟銀桑一起睡?難怪床上沒人,就說怎麼可能這麼早起,快點起來了啊!」
  新八很奴性地拉上紙門,整理客廳替他們準備早餐。真是的、都不早了啊!
  嗯?
  以前看了太多他們一起午睡的畫面,自己也不是沒有跟他們兩個一起睡過,頓時看到他倆睡在一起很正常。擦好了桌子,新八才後知後覺紅了整臉。
  「呃、咳咳咳咳咳我突然感冒了身體不舒服今天還是先回家休息好了!」
  新八決定,用最快的速度裝作自己沒來過。

  《完》
×
 銀神拖了好久,那麼高神會拖多久呢?整個系列完結到底要花多少時間呢?!(被打)
 我自首,好久沒有追連載了ㄒ ㄒ漫畫什麼的好久沒看了,我不知道現在的劇情境展到哪了(泣)
 每次荒廢的時候都會說可能不寫了,過一陣子萌點來了又默默自己回來開工XD(還敢說)這……如果高神之後真的沒有再寫的打算,會寫公告的。
 也不是說真的不寫,七月的時候有寫了原創的小說,也發完了(因為是從好久以前就開始寫最近才寫完的XD)如果各位有興趣可以到另一個新開的專欄看ˇ第二個小說打算重新開始卻一直沒開工(被打)以後要寫的話,應該會寫這些原創小說,不過什麼時候寫到可以放上來真的不知道(逃跑)這陣子就是留連在許多神作中被各種治癒(笑)
 好的,高神,求你不要太晚出現(淚)
COMMENT
等待許可的留言
此留言需要管理員的許可
COMMENT FORM
NAME
TITLE
MAIL
URL
COMMENT
PASS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
TRACKBACK
TB URL : http://hio1216.blog126.fc2.com/tb.php/181-1639f0b0
まとめ【Gintama銀神× 父拿】
  ?的成長與蛻變是無罪的。  受不了?可以不要看?!看了會忍不住自動補腦?可以不要看?!看了心臟會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