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 Orizzonte

        ──cielo、流浪。

Gintama高神× 鬼送的嫁衣

  「我這艘,可不是回月亮的船啊輝夜姬。」
  他沒被繃帶纏住的右眼垂下注視躺在地上的少女,那少女會躺在地上,依他看來不是因為什麼大事,只是因為她太久沒吃東西,餓了。
  「……閉嘴,還不快為輝夜姬呈上溫暖的房間還有最好的食物阿嚕!」
  覺得有趣,他低聲一笑。彎腰不費吹灰之力就抱起了少女。
  「……遵命。」
×
 成分:銀魂all神受《嫁衣》系列,04高神ˇ試閱也請看一下的好ˇ
    我滾回來把這系列完結了……請不要高估字數!!(逃跑)
    高杉暖男變身中……您打開此文的方式是對的。
×

  來島又子一早就發狂暴走,旁邊的人拉不住她,她就這樣一路鬧到高杉面前。
  「高杉大人!那個小鬼飽餐一頓就說要下船了!!」
  昨天她還在高興高杉大人隨便在路上走,不費吹灰之力就可以撿回坂田銀時身邊的人。正在想該怎麼好好利用這個小鬼的同時,高杉大人竟然要他們拿食物出來餵飽那應該被他們以人質處理的人……
  高杉躺在甲板上,從口中抽出煙管,吐了一圈白霧。
  「就讓她走吧。」
  又子的下巴掉了。怎麼可能?高杉大人怎麼可能放過坂田銀時的人、怎麼可能任由一個小鬼在自己地盤撒野?
  於是神樂就這樣被撿回船上飽餐一頓隨後拍拍屁股走人。他好像常常在夜晚遇見那小鬼啊……過了兩年,她變得不一樣了。
  高杉沒有太多機會回憶,因為之後,神樂幾乎是天天上船吃霸王餐,讓船艦的伙食費暴增兩倍,船員一陣哀嚎後拍拍屁股下船。
  這天神樂在船艙裡吃著吃著,覺得無聊,推著滿是食物的餐車出來邊賞月邊吃。當然,喜歡賞月的不只她一個。
  「你聽過正版輝夜姬的故事嗎阿嚕?」
  神樂邊吃著,邊找高杉談話。高杉沒有回答。神樂想,他肯定不知道。
  「據說輝夜姬原本是月亮上的仙女,是與會帶來災厄的滅神相戀,兩人才被處罰落入凡間。轉世前滅神向輝夜姬說:我總有一天會來帶妳,我們一起回到月亮上,長相廝守。」
  高杉不屑地嗤笑。
  「你懂滅神說的長相廝守嗎阿嚕?」
  呵。
  什麼是廝守?
  廝守?
  他坐起身,吸了口菸。
  「看來妳真的很喜歡輝夜姬的傳說啊……」
  「廝守?我們就拿妳最愛的輝夜姬來舉例吧。」
  「舊版童話裡的輝夜姬可是……沒有選擇任何人,就這麼回到月亮上了啊。」
  「不是嗎?皇子、大臣、納言們,輝夜姬可是一個都沒選啊。」
  「可見根本就沒有廝守這種事,又或者,根本不存在那個與自己廝守的人。」
  「輝夜姬啊,回到月亮上也是自己一個人啊。」
  「滅神啊?那應該是誰編造的吧?會愛上帶來災厄的神,輝夜姬也真傻。」
  哼!
  少女見他認真否定的神情,氣呼呼地掉頭走了,連食物都沒吃完。他不禁拿下菸來大笑失聲。
  待少女下船後,高杉隨便找了人,要他替自己弄來一本竹取物語。
  廝守啊……
  滅星這麼說,輝夜姬就信了嗎?
  廝守這種事,滅星到底憑什麼跟輝夜姬保證呢?
  他翻開物語,不帶認真地隨便瀏覽了下,哪一句有提到滅星呢?
  果然那個“正版”的輝夜姬是拿來騙小孩的啊……
×
  高杉沒有料到少女再也沒有上過他的船,船艦的伙食費也從赤赤赤赤赤赤字恢復到以往。十五、六歲的少女果然還只是個愛鬧脾氣的小孩,居然為了調侃她的輝夜姬這種小事生氣……
  高杉起初不以為意,一個禮拜後,高杉下了船。
  「上船賞月吧,輝夜姬。」
  他在一家丸子店門口看見了少女,他背對著她坐下,也點了一盤。
  「不要。」
  「你的船又不回月亮。」
  少女撐起她的傘,還在氣頭上地走了。
  高杉抽著菸,丸子涼了也沒再開口。

  「喂。」
  「你聽過正版的輝夜姬嗎?」
  他來到甜品店,在一個點了滿桌聖代的男人背後坐下。
  「啊、聽過啊。」
  銀色頭髮的男人邊往嘴裡塞著聖代,邊模糊地說。
  「我家神樂啊,常常說。那好像是她那個過世的老媽講的。」
  「因為神樂跟她老媽,兩個人在家裡總是等不到那對吵架的父子回來啊。」
  「如果拿她老爸老媽來比喻滅神與輝夜姬,那麼輝夜姬終究是沒等到滅神回來接自己回月亮,長相廝守啊。」
  「那麼也就意味著,打從一開始滅神就不會來接輝夜姬,打從一開始就不會有人來接她們母女。」
  「長相廝守,還真的難啊。」

  高杉回到船上,再躺回甲板。數日後,他又隨便叫了人過來。
  「把這名單上的人給我找齊。」
  「然後在十天內做完這張紙上畫的東西。」
  「高、高杉大人……這些人都不是做武器的人啊!」
  高杉一笑。
  「輝夜姬回月亮,帶刀幹嘛呢。」
×
  神樂收到了一大件包裹。雖然她大概知道那是什麼、雖然她大概知道是誰送的。當然,是“那個人”的手下好幾個連手搬進客廳的,雖然蓋著黑布,可那昂貴的漆木架上會掛著什麼,很容易猜測。
  那是“鬼”送來的道歉的禮物。
  沒想到“鬼”會向她道歉。以這種默默的方式。像是害怕被討厭,卻想求和所以獻殷勤的小孩。
  不過神樂不拆。她才不要拆。
  高杉像是知道似地,深夜,他出現在禮物旁。
  在神樂睡眼惺忪的雙眼前,他掀開那沒被拉下過的黑布。
  「輝夜姬回到月亮上,怎麼可以不穿回仙女的衣裳呢?」
  神樂定睛一看,掛在漆木上的是一件嫁衣。墨黑色的嫁衣。由鬼送來的、漆黑色染山茶花的嫁衣。果然是鬼會送的……
  「回月亮上吧,輝夜姬。」
  高杉的船艦,透過窗邊的月光浮在半空,靠得很近,伸手就可觸摸。
  「輝夜姬等的不是回到月亮。」
  神樂不為所動的說。
  「我知道。」
  他向前捉住她的手。
  「輝夜姬等的是滅神。」
×
  神威對最近高杉的行蹤有所留意。據說他身邊多了一個穿著黑色和服的少女,和服上繡著血紅色的山茶花,像鬼的新娘。高杉對外說,他把輝夜姬留在了船上。
  「你娶了輝夜姬?為什麼?」
  遠遠地看見那個傳聞中的和服少女,神威想往前細看,卻被高杉給擋住。
  高杉只是勾唇一笑。
  「因為滅神答應了輝夜姬,要長相廝守啊。」

《完》
×
 高杉的人格被我搞得好暖……高杉都不高杉了!!
 還有一個小番外,是NG片段捨不得刪,留下來當成番外的ˇˇ
 那麼後記就寫在番外上了ˇˇ因為太久沒更新了就一次發一發吧……(被打)
COMMENT
COMMENT FORM
NAME
TITLE
MAIL
URL
COMMENT
PASS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
TRACKBACK
TB URL : http://hio1216.blog126.fc2.com/tb.php/182-29e2b7d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