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 Orizzonte

        ──cielo、流浪。

reborn綱京× 骸式病毒

完成日期約ˇ08/09/13


             澤田綱吉今日似乎有著些微的不同。



×

 成分:腹黑綱京,廢柴大翻身唷唷ˇˇ(HIGH屁)
    我愛黑綱XD(被打)
    十年後有,場景義大利彭哥列本部,惡搞性居多請注意
    發現很不會取名字orz,我錯了(淚奔)

×



彭哥列第一會議室,今早的澤田綱吉很不同以往的不是那個在會議中被欺負的角色,從頭到尾都屬於領導的位置。
背後那條象徵魄力的白龍不知是哪來的,而且他好像比以前更加的…能幹?

眾人互覷了幾秒。



「澤田抱歉啦,我又極限地忘了要傳什麼話了!哈哈!!」
「非常抱歉十代目!您專屬的鋼筆是我拿走的!!」
「哈哈,抱歉啦阿綱,本來是不會被發現的,只是任務結束後我繞去看了本場的棒球。」
「呵呵…先說好我可是請年假的人,不出任務的彭哥列。」

所有人突然自首了起來,雖然不知道獄寺拿他專屬的鋼筆要幹麻不過骸那根本就不是自首。
另外藍波是睡著的,雲雀用他鋒利的眼神表達了他對群聚的不滿。

向來只會用呆然的表情在心底吐槽「太誇張了」的澤田綱吉開口。


「大哥以後拿筆記下來,獄寺把鋼筆還我,山本禁足還有沒收電視,骸你是請假不是放假,藍波給我起床,學長七個人不算群聚。」
「還有什麼要說的嗎?」

眾人沉默。

「唉,下次別再犯囉,親愛的各位,那麼我就先走了。」

「等等!十代目!」
「阿綱你受傷了嗎?」
「嗯?沒有唷。」
「澤田你累了嗎?」
「嗯?你們大家是怎麼了?我很好喔。」

獄寺別過臉朝骸一瞪,不過他心情依舊很不錯並沒有計較,搖了搖頭說不是他幹的。
逼不得已他向里包恩求救。


「慢著,坐回去阿綱。」
「不,我想先走了。」
捷克製的Cz75射出了兩枚子彈,不過他搶在那之前用門掩著,順勢離開了會議室。
六人看著柚木門上的白煙,還有沉默不語的里包恩。
剛才那應該是…廢柴一生中最值得紀念的一刻,澤田綱吉首次戰勝了家庭教師里包恩





走出第一會議室,澤田綱吉的視線被方才穿廊中的那抹殘影給牽引,轉角還留下一小段稻穗色的髮梢。
他走向前去,輕聲喚了她的名字。
澤田京子回過頭。


「綱君?」
他伸手。
「我們很久沒有約會了吧?走吧。」


他牽著她小上好幾號的手搭乘電梯往位於地下的停車場,啟動那台Lamborghini的跑車,為她拉起那扇鍘刀式車門。

「綱君不用上班?」
「我請假了。」
「你受傷了嗎?」
「今天大家都這麼問呢,我很好唷,親愛的京子。」
他跨步靠近她身旁,直到可以細語的距離。
「妳不想去約會嗎…?」
高了她許多的他緩緩彎下腰,左手環住她腰際,右手順過柔軟的長髮來到髮尾,然後他低頭啜吻。
「綱君…?」
撥開她右頰的髮絲,皙白的頸間還有淺櫻色的粉頰暴露在他眼前,他側過頭去…








「啊啦?綱君發燒了呢。」







「不,我很好…」
澤田綱吉癱倒在山本的肩上沒有反抗的力氣,山本很不客氣的將他往床上一丟,半空閃過他的一聲慘叫這才恢復成平常的澤田綱吉。
「我不要睡覺…」
「不行,病人要多休息,你感冒了呢綱君。」
京子抽出他嘴上含的溫度計。
「哈哈,原來是發燒了啊,你總算正常了阿綱。」
山本使勁地搔搔他的頭。
「我去幫你請病假。」
京子幫他開門,順便要了點感冒藥。


「我製造麻煩了嗎?」
「不,那不是麻煩。」
「…我不想躺在這裡……」
「不行,乖乖睡覺吧,綱君。」
「我想聽京子說話…」
「咦?要說些什麼呢?」




             
             我想聽妳在我耳邊細語,
             請妳訴說妳對我的愛意…





她俯身在他唇上一吻,他才乖乖睡去。


從那之後彭哥列流傳著十代目發燒的事情。
據說他發燒的時候能幹、魄力十足、只是有點小肉麻。
京子偷偷在心底加上一筆。



那是愛撒嬌的澤田綱吉。



《完》
COMMENT
COMMENT FORM
NAME
TITLE
MAIL
URL
COMMENT
PASS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
TRACKBACK
TB URL : http://hio1216.blog126.fc2.com/tb.php/44-3dc35ef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