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 Orizzonte

        ──cielo、流浪。

reborn骸髑× 水聲

完成日期約ˇ08/09/14


              君の残像を 今も追い続けてるよ
             本当はまだ ああ
             忘れられるわけないじゃない
             色褪せがいんだよ こんなに
             君の名前だけを

             君の残像を 今も追い続けてるよ
             本当はまだ ああ
             忘れられるわけないじゃない
             何時も呼んでるだよ こんなに
             君の名前を ほら


×

 成份:All髑骸髑(喂)
    骸大人露面極少請注意(被打)
    最近偏愛描寫堅強女性(才不是)
    走微悲(大概)但不是悲文,沒有人領便當當當(暴走)

×
當骸大人說需要她的那一刻就造就一個無法抹滅的事實。
她心底建起一座叫做骸大人的高塔,任誰也推不倒。

庫洛姆常常會在心底單方面的與她的骸大人對話,只是很少聽見那水中的細語。
然後睡前她會用力的祈禱,祈禱能夠回到那片樂園的花海。

當她再度掙開眼發現自己正置身其中,她會喊著骸大人的名字,她的骸大人都會在那裡,回首,走來,擁她入懷。
她感覺著骸大人的體溫,緊緊地揪著他乳白色的襯衫,溢淚的雙頰會勾起一抹心滿的微笑。

只是她並不是每次都能夠回到樂園之中,所以她用力祈禱。
某天她捲縮在窗邊然後被潑進的雨水淋濕,在一陣燥熱之中醒來,千種說方才骸大人來過。


              我允許妳進入我的房間,庫洛姆。
             那裡是所有祈禱都會實現的地方。



犬扛她移動房間時她沒有意識,她沉入骸大人柔軟的大床,接著一雙冰冷的手覆在她額頭帶走她的高溫。
在骸大人的房間裡她並不一定可以進入精神世界,但是她會有一晚好眠。

樂園的花香以及徐風都是如此的真實,就算是假象,也都是骸大人所賜予的幻覺。




來到十年後她常常會在惡夢中醒來,在無法出聲的狀態下不斷盈淚。
淚水會模糊她的視線,覆蓋她小臉上大部分的面積,浸濕她的髮梢,直至她的衣襟。

樂園已不再是樂園,它已是一座脆弱的廢墟。
起初她還可以聽見骸大人的聲音,還可以聽見他喚著她的名字,但現在只有她一個人在那之中。
常常她會嘗試尋找,在即將倒塌的廢墟中奔跑著,一次又一次喊著骸大人的名字,就算玻璃劃過她的腳尖,就算被鋼筋絆倒。
然後雙膝上的瘀青會阻止她繼續向前,長廊上的血跡是她的腳印,分不清是血是泥的雙手只能掩住她滿面的淚水,就在無聲又漆黑的廢墟之中。

然而她不曉得十年後的自己會選擇冒險為了真正擁抱她的骸大人,最後百孔千瘡。
她不曾真正與骸在現實面對面,明明只是那麼微小的事情但她卻不曾擁有。
現今只有她才能讓骸大人利用,只有她能夠聽見那水牢的聲音,只有她能在精神世界與他相見,但也只有她不能…
她不知道這個小小的願望能不能實現。

但是她會祈禱,一次又一次的呼喊他的名字。

骸大人在樂園裡的襯衫是白色的,對她而言那才是骸大人真正的模樣。
樂園並非如骸大人的名字般駭人,那是一片無盡的花海。
天空並不像骸大人所擁有的戒指,那裡不曾沒有陽光。


骸大人你知道嗎?


她拿起他的三叉戟。

在無聲的水牢中,有個人在細語。
庫洛姆曉得骸無時無刻都會看著她,不管他在哪裡。
她緊緊地把三叉戟擁在胸前,她不曉得骸大人現在在何處,但是她會不斷地追尋,不斷地一次次地呼喊他的名字。




             
             骸大人,
             就是因為你是骸大人,
             所以才是庫洛姆的全部。





《完》


×
  歌詞來自天空http://mymedia.yam.com/m/2314424有侵犯請告知會立刻下架

 歌手Savage Genius 專輯NANA’s song is my song

          君ノ名前


 水面に揺れる月 儚く 溜息に乗るメロディ
 ありがちな別れだって 心に焼きつく 痛いほどに

 搖曳在水面的月光 如夢似幻 乘著嘆息的旋律
 只是不斷的分別 就如同燒灼心口的 痛楚


 君の弱い強い華を咲かせたい そう 何時だって
 深い処まで繋いだこの体よ
 運命さえ生きられずに永遠となれ

 好想盛開像你一般堅強的花朵 就這樣 曾幾何時
 在心靈深層某處連繫著的身軀啊
 不要被命運擺佈 就這樣化為永遠


 君の残像を 今も追い続けてるよ
 本当はまだ ああ
 忘れられるわけないじゃない
 色褪せがいんだよ こんなに
 君の名前だけを

 至今我仍一直追尋著 你的殘像
 其實我還一直 啊
 忘不掉 不可能忘掉啊
 不會褪色的 再怎麼樣
 也只有你的名字


 どれくらい待てばいったい 孤独をかき消すことが出来る
 埋められない好きなんかある事など わかってるはずなのに

 到底要哭泣多少次 才能夠將孤獨抹滅消除?
 無法埋藏的那些距離 明明就該明白的


 ありのままのあたしを愛してほしい そう 何時だって
 うんざりするような 世の中巡り会った
 君の存在の強さを思い知る

 好希望你能愛著現在的我 就這樣 曾幾何時
 在開始令人厭倦的世界裡邂逅
 才意識到你的存在是如此強烈


 君の残像を 今も追い続けてるよ
 本当はまだ ああ~
 忘れられるわけないじゃない
 何時も呼んでるだよ こんなに
 君の名前をほら

 至今我仍一直追尋著 你的殘像
 其實我還一直 啊
 忘不掉 不可能忘掉啊
 我一直不斷在呼喊著喔 不斷地
 喊著你的名字 你聽


 静寂に鼓動が響く
 不意に過ぎった煙草の香りな胸を締め付ける

 在寂靜中響起了心跳聲
 不經意聞到的菸草香氣 縈繞在我胸口


 君の残像を 今も追い続けてるよ
 本当はまだ ああ~
 忘れられるわけないじゃない
 色褪せがいんだよ こんなに

 至今我仍一直追尋著 你的殘像
 其實我還一直 啊
 忘不掉 不可能忘掉啊
 不會褪色的 這麼樣地


 君の残像を 今も追い続けてるよ
 本当はまだ ああ~
 忘れられるわけないじゃない
 何時も呼んでるだよ こんなに
 君の名前を ほら

 至今我仍一直追尋著 你的殘像
 其實我還一直 啊
 忘不掉 不可能忘掉啊
 我一直在呼喊著啊 痛徹心扉
 喊著你的名字 你聽


COMMENT
COMMENT FORM
NAME
TITLE
MAIL
URL
COMMENT
PASS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
TRACKBACK
TB URL : http://hio1216.blog126.fc2.com/tb.php/45-273b29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