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 Orizzonte

        ──cielo、流浪。

reborn All綱× 探訪出口

完成日期約ˇ08/09/19


              如果沒有當上黑手黨,他會成為什麼樣的人?
             澤田綱吉的視線落得好遠。


×

 成分:All綱獨角,全體(七個男人+髑)穿插有XDD
    十年後有,場景義大利
    深思白開水(啥?),應該有點溫馨吧(汗)
    對不起我東西不分(被打)
    為這麼久才發現方向打錯了(淚)

×

這是他還單身時的事了,他決定給自己一個不一樣的二十四歲。
沒有蛋糕沒有蠟燭,一早他就啟動了那輛Lamborghini的跑車,駛出尚未清醒的彭哥列大門。

擋風玻璃外的街景不斷地向後退去,裡頭的澤田綱吉卻是一派輕鬆。他不曉得該到哪去,只是隨著油量表緩緩見底,他再度加滿,為自己買了瓶礦泉水壓下保險桿,Lamborghini的跑車再度於漆黑的柏油路中筆直留下它的足跡。



獄寺等人的守護者們在他們大空的鬧鐘響起前聚集在他房外,包括他親愛的家庭教師。今年打算很有肚量地將壽星的光環分上三分之一給他,三分之一已是他最大的恩賜。附在柚木門上的耳朵們噤聲等待指針劃分半圓呈完美的一直線。


噹──

碰!碰碰碰碰碰碰──!


「生日快樂第十代首領!」

「生日快樂阿綱!」

「生日快樂澤田!!」

「生日快樂,首領。」

「生日快樂,Boss…」

「生日快樂,kufufufu…」

「………群聚…」

「給我起來了阿綱。」





澤田綱吉在駕駛座上打了數個哆嗦,保守估計八個。
他將送風口的百葉窗壓下。

他慢下車速,落下車窗視察這個陌生的小鎮,尋找一間足以填飽他平坦肚皮的地方。
在義大利半島買碗拉麵其實不太容易,至少在這看似五臟俱全的小鎮不可行。縱使有股將義大利麵條摻入玉米濃湯的詭異衝動,他最後向服務生點上一盤通心麵。
等待午餐送來的這段期間他享受著無名旅人的愜意,只是服務生方才送來餐點時似乎有些膽怯。他俯看自己,才發現今早照著習慣穿著西裝出門。

他傳喚服務生過來,向他詢問小鎮的名字。他說這裡是波迪西拉,以沙灘聞名。如果再往西開去,就是法國尼斯。他才知道自己開了多遠。



有時候他會將天空倒過來看,後腦頂著椅背在辦公室望著落地窗一整個下午。
某些東西既使倒過來也無異,他舉起兩手試著將那片蔚藍鎖在食指與拇指的框框之中,只是不在那框裡的面積他無從算起。

在忙與茫之間有些東西就這麼從他的指縫中溜走,例如他視線的落點。

開始發現他眼前所見的東西不再,不曉得該看向哪裡,雖然用力聚焦卻沒有任何東西映入眼簾,然後在一片什麼也沒有的地方找不到出口。
也許是疲憊或厭倦,但不如說是某種心情上的遺失。

他想起了小時候想當超人的夢想,只是隨著年紀增長,曾經的純真只能回味,他莞爾一笑。



             如果沒有當上黑手黨,他會成為什麼樣的人?



可以確信的是里包恩絕對是最大的契機。
如果沒有當上黑手黨,他不會出現在義大利,不會有今日這個高度,不會有襯衫下隆起的臂肌。

也不會有這一趟旅行。

彭哥列也許不是他想要的生活,但他不覺得糟糕,甚至有些樂在其中。
只是他丟掉了那種心情,絕非刻意、在不知不覺之中。
他感到惋惜、難受、悲傷,想重新拾起卻不如意。
就像用了許久的手錶,某天停止運作卻怎麼也修不好。不想丟掉因為是最喜歡的一支錶。

這個小小的出走他想找回曾經的心情,想找到出口。

不過那也像過去一般,走過後只能回憶而已嗎?

他黯然離開波迪西拉的沙灘,在朱紅日晡的背後。



十三分二十五秒零六過後他的二十四歲生日就宣佈告捷。他關上Lamborghini的鍘刀式車門。
的確是個特別的生日。但現階段他只想回到他寬廣而顯得寂寥的房間,king size的大床卻只有他一個人睡。想到這裡他不禁苦笑。
長廊已接近末端。他熟練地拉開柚木門,進到浴室快速淋浴,換上米白的睡衣他正式就寢。



………總覺得好擠……



「十代目請您不要離家出走我們都好擔心!」

「你跑到哪裡去了阿綱?我們找了好久。」

「尋找自我也是一種極限!!」

「本來我想表演草裙舞的…我練了好久……」

「kufufufu…」

「………群聚咬殺…」




為什麼你們都要擠在我床上??!!
大叫過後他展出極其燦爛的笑靨,是被他不小心遺失的那種。
他左右巡視,尋找那個想見的人影──






「以後不準出走,阿綱。」
冰涼的槍口抵住了他的額頭,他看見了懸掛在天花板上的里包恩。



《完》
COMMENT
COMMENT FORM
NAME
TITLE
MAIL
URL
COMMENT
PASS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
TRACKBACK
TB URL : http://hio1216.blog126.fc2.com/tb.php/47-36e6bc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