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 Orizzonte

        ──cielo、流浪。

reborn里碧× 惹不起的女人

完成日期約ˇ08/09/23


              「聽說以前里包恩還有其他的情人,妳看過嗎碧洋琪?」

             「不,她們都死了,食物中毒。」




×

 成分:惡搞為主里碧(喂)
    我說這篇純粹是娛樂用(被打)
    澤田綱吉是炮灰,六守串場(才不是)有XD
    光熙指定唷唷ˇˇ突然發現根本沒有想下篇要寫啥的煩惱XDD
    有求必應這句話是不能亂說的的(奔)不過寫得好開心XD(我愛惡搞)

×

「我來幫里包恩請假。」
「喔?什麼事?」
婚假。」
「呃?可是里包恩他還沒有……」
「年齡不是問題。」
「可是誘拐未成年違法。」


碧洋琪亮出了有毒料理。





澤田綱吉這三天瘦了四公斤,好個吉利的數字。
早餐有毒,午餐有毒,點心有毒,晚餐有毒,宵夜有毒,咖啡有毒,紅茶有毒,白開水有毒
知情的獄寺每早會端著愛將便當前往他的辦公室,不過在中途因為碧洋琪的出現而宣告陣亡,澤田綱吉距離他的早餐三公尺。


「你瘦了不少呢,阿綱。」
「明明就不干我的事…」
「是你不准假的不是嗎?」
「你真的打算跟碧洋琪結婚?」
「我可沒這麼說過喔。」
「你應該好好考慮,碧洋琪這次是認真的。」
「好吧。」
里包恩闔上他的精裝書。




可結婚那天里包恩消失了。


「里包恩不見了──里包恩在哪裡──!」
有個撩起襯裙的新娘在長廊奔跑。
「大姐?…──」
獄寺被砸了有毒料理。


「里包恩在哪裡──!」
「喔?在玩什麼遊戲嗎?」
山本被丟了有毒料理。


「里包恩在哪裡──!」
「早啊,碧洋琪,今天的天氣……」
藍波被淋了有毒料理。


「里包恩在哪裡──!」
「今天也要極限的──」
了平被蓋了有毒料理。


「里包恩在哪裡──!」
「kufufuf……」
骸被餵了有毒料理。


「里包恩在哪裡──!」
「走廊奔跑咬……」
雲雀被潑了有毒料理。


「里包恩在哪裡──!」
「等等!妳冷靜點碧洋琪,里包恩既然答應妳了就不會反悔,妳仔細想想他會在哪裡?」
「我怎麼會知道里包恩在哪裡──
綱吉被灑了有毒料理。






              為什麼這麼執著於我?
             因為你是里包恩。




被主人遺棄的昂貴禮服曾經散落一地,在偌大的華麗房間裡,女人的指尖流瀉琴譜,輕柔但強硬,一曲又一曲。


「又不去宴會,妳還是老樣子,碧洋琪。」
男人從開啟的陽台走來。
「那裡沒有我想共舞的人,我在等。」
男人帽簷的影子遮蔽他的神情。
「那麼,跳舞?」
男人俯身親吻她的手背。
「距離上次你來是六個月又二十一天七時五十四分三秒零九前。」
「那麼妳何必等?」
「我會一直等。」




              我現在只是個嬰兒。
             我會等。









「里包恩──!」
「唷,妳終於來了。」
少年從陽台走下。
「我等了六時二十一分七秒五四,好無聊。」
「你為什麼會在這裡…?」
「這裡?這裡是妳的房間啊。」
他伸過手去落了房間的鎖。









「我說,里包恩。」
「雖然平息這次的暴動很好。」
但是你臉上的口紅也擦一下。」




《完》
COMMENT
COMMENT FORM
NAME
TITLE
MAIL
URL
COMMENT
PASS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
TRACKBACK
TB URL : http://hio1216.blog126.fc2.com/tb.php/50-a8ef95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