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 Orizzonte

        ──cielo、流浪。

reborn雲髑× 不就是

完成日期約ˇ08/10/03



             吶吶,矛盾與悸動。


×

 成分:找不到形容詞形容的雲髑(被打)
    微黑暗向(真的微),十年後有ˇ日本本部
    委員長美化,過度冷血囂張有,過度佔有慾有(喂)
    綱吉開導客串有ˇˇ
    唉唉我到底在幹麻(逃)

×

「我說過我回來的時候要看到妳在這裡。」
女人噘起粉緋色的雙瓣,表達她的不滿與冤屈。

他逕自抬起那隻纖細的左手,在看清大掌指尖的物體前一陣冰涼透過無名指傳遞至神經末梢。
I F古典玫瑰車工白鑽,D Color。

明明就是一組對戒,卻不見他為自己戴上。



              所謂浮雲,不就是無法束縛?
             就連愛情也如此。





她被套牢,宣示主權。
他卻不受拘束。

話語在心底沉澱但她不開口點破。


「Boss希望我代替他去──」
「不行。」
她娃娃般的大眼忿忿怒視。
「得要有人去!」
「不必。」
「那麼這次你要去米蘭,Boss打算派晴守陪你一起──」
「不需要。」



              「因為我很強。」
             「那就是你要一個人的原因?」


他想起了與草食動物的對談。

              「沒有人可以束縛我,澤田綱吉。」
             「沒有人…嗎?」
             大空的笑容意義深遠。

             「你不該把庫洛姆交給雲雀來帶,阿綱。」
             「那個決定也只是偶然。」
             他一瞥雲雀並沒有注意到他們的對話,搖頭向他的教師坦承。





他們原本不會兜在一起才對。

為什麼要質疑他們的相遇呢?
開始就如蒸氣凝結般一樣自然。




              吶吶,雲是無法束縛的喔。
             吶吶,幻覺就只是幻覺喔。





「拿下來,咬殺。」
他再度對戒指的主人下令,俯身給予長長的一吻。

紡綞狀的純銀圖騰彷彿桎梏將白鑽束縛其中。
庫洛姆沒有要求他也戴上。

碎了就丟的戒指,如同沒用的兵器匣子,是雲雀恭彌的習慣喔。
她不懂得哭鬧與要求。那就是他們的相處。


「下次我回來第一眼要看到妳在和室。」
庫洛姆鼓起紅潤的腮幫子作無言的抗議,但雲雀曉得她會聽話。


一起用餐,一起就寢。有雲雀恭彌的地方庫洛姆才被允許出現,有庫洛姆的地方才會有雲雀恭彌的身影。
這是既定的格律。


不可以窺看魔王的東西,不可以覬覦。
不能求取與她交談,不能乞求她的髮香。
她薰紫的瞳孔,也只能倒映雲雀恭彌一個人喔。

他過濾她的訪客,限制她的自由。
只因為她是魔王所看上的,魔王擁有的所有物喔。

夜晚他的雙臂會緊緊禁錮她於懷中。
獨占她的所有。

然而往往她聚焦了清晨的日光,右側的被寢卻只剩下一個凹陷的窟窿。
體溫也消失殆盡了。




              所謂的雲不就是無法束縛?
             那就是雲雀恭彌。





為什麼甘於受他的囚禁呢?


「妳真的要去?」
「是的,Boss,骸大人需要我。」
墨黑的風衣及略小的行李漸遠於彭哥列的深夜裡。



              庫洛姆不是幻覺喔。
             她一直都用赤裸裸的真心,
             看著你啊。




「她去了義大利?」
「是的,有什麼問題嗎?」



              「沒有人可以束縛我。」
             「沒有人…嗎?」




「有些戒指是不能碎了就丟的呢,學長。」
「你認為我會讓它碎掉?」
大空微笑,交出早已備好的機票與地圖。



              因為她是庫洛姆喔。
             一直一直都用透明的真心愛著雲雀恭彌。

             因為她是,那個純真的庫洛姆啊。




「庫洛姆‧髑髏小姐,請問您是否需要取消待會前往日本的班機?」
「………?我沒有──」
男人接過她的話筒。
「她會在五分鐘之內趕到,雲雀恭彌也是,起飛就咬殺。」
他按下紅鍵隨意一丟。
「我記得你討厭群聚…」
「所以我買下來了。」
「我不介意雲無法束縛。」
「但我希望和妳永遠束縛。」

他拿出對戒的另一只,命令她替他戴上。





《完》
COMMENT
COMMENT FORM
NAME
TITLE
MAIL
URL
COMMENT
PASS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
TRACKBACK
TB URL : http://hio1216.blog126.fc2.com/tb.php/54-f06cc42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