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 Orizzonte

        ──cielo、流浪。

reborn雲髑× 鏡頭

完成日期約ˇ08/10/05


              在柏樹的尖端才會覺得更加靠近。
             在鏡頭的中央才會覺得更加擁有。


×

 成分:溫馨灑糖雲髑(汗)
    十年後有ˇˇ本部地點隨便(巴)綱吉炮灰再度有XDD
    最近寫太多雲髑了吧喂(被打)
    委員長熱情難滅啊啊啊(暴走)
    骸大人有聽見我在呼喊你嗎嗎嗎(→別理她)

×


「她包著石膏是怎麼回事?」
「呃…那個……」
澤田綱吉胡亂搔頭。

「我…打瞌睡…里包恩…開槍…我…閃躲…撞到獄寺…打到…山本的刀…刀…擊中藍波…藍波…絆倒大哥…大哥…把庫洛姆…推下樓了…嘿嘿……」

拐子的青光瞬間無比耀眼。



他走了大段的路程,開啟拉門。裡頭的人兒正辛苦地翻閱她最喜歡的叢書。
庫洛姆右手被打上石膏,無法將叢書拿在手中輕鬆瀏覽,只能置於塌塌米上方以跪坐的方式閱讀。
雲雀散發一股不耐的寒氣。

「我拿。」
「不用。」

他的體貼未料卻換得她的拒絕,且帶著怒意。
她倔強的態度逼得雲雀搶過她的叢書,往半空一擺,她才鼓起腮幫子在他的幫助下閱覽。
起初庫洛姆還沉浸於叢書的世界之中,一會她才發現不對,又忿忿地撇過頭。

「不看了?」
她沒有回答,甚至不正視。
「吃飯。」
雲雀起身下達命令。既使不願意,庫洛姆也只能任由他扣著左手前往餐廳,心底是滿滿的不服氣。

他劈頭向大廚要了幾樣餐點,少鹽、少糖、少油、熱的,有半生不熟、垃圾食物跟鳳梨就咬殺。
基本上他多少會詢問一下庫洛姆想要什麼,但他總是自行刪去不符合他健康標準的菜樣,最後只剩甜點可行,放奶油就咬殺的草莓奶油蛋糕。
等待料理的時刻他會順便咬殺在餐廳群聚的所有人,完全忽略餐廳是給所有人用餐的這件事。

「我來。」
「不用。」

還想著庫洛姆無法用左手拿筷子,她卻拿出了湯匙。
半空傳出了理智線斷裂噗吱的聲音,空氣倏地凍結。
他正在等她能靠自己撐到什麼時候。


換衣服總該需要了吧?

闖進更衣室的雲雀恭彌卻只能望著庫洛姆輕鬆撥下洋裝的肩帶,讓它自行滑落。
……他鬼魅一笑。

庫洛姆左手在半空中搜尋許久,卻摸不著原本放在後方的娃娃裝。
輕柔的絲絨從她頭顱中罩下,雙眼還被掩住的時候物體繼續下滑,雲雀已協助她穿著完畢。

原本想大叫再打他幾拳,她像是突然想起了什麼,又別過臉。
雲雀的嘴角再度揚起,在她看不見的角度。
庫洛姆又被扣住手腕強行帶走了,只是要去哪裡呢?




「不好。」
「太亮。」
「太俗。」
「太長。」
「太深。」
「太短。」
「太少,我是說布料。」

她被抓到和服店的更衣室在他面前換上一件又一件的和服。

打石膏穿和服很麻煩…!

她不服氣的大眼彷彿在抗議這件事。
雲雀倒是欣賞得很滿意喔,最後短的跟少的都被買下來了,我是說布料。


「我不會穿和服…」
她默默的抱怨。
「我會。」
他魅笑。
「我要穿洋裝…」
她做最後的掙扎。
「妳找得到再講。」
他結束指令,闔上手機。


洋裝、裙子、褲子、娃娃裝、連身裙全都被丟到行李箱去且上了鎖。


庫洛姆只能扯他的領帶洩恨。
她不會穿和服,這是雲雀恭彌一開始就知道的事喔。

小綿羊終究是被當成野狼的玩具,可換裝的那種。



「妳在抽屜裡藏了什麼?」
趁她熟睡前雲雀問。
「…我才沒有……」
微小的音量卻讓他更加起疑。



每件事都一樣。


清晨庫洛姆掙脫他的胳臂與被褥,抽出解了鎖的樟木抽屜,取出裡頭靜置的腰包,再度落鎖。

在她還是凪的時候就有爬樹的習慣,這讓她產生更加靠近天空的安慰。
距離的縮短不是幻覺喔,只是她依舊覺得好遠。

小手從腰包之中掏出了單眼相機,鏡頭向半空伸去。
映在圓弧中的浮雲,她按下快門,這才是擁有的感覺。




              在柏樹的尖端才會覺得更加靠近。
             在鏡頭的中央才會覺得更加擁有。





「下來,庫洛姆。」
她感覺著下方的殺氣,慌忙回過頭。
「恭…彌?」

「妳的手是跌下柏樹摔斷的。」

他右手出現酒紅色的絲巾,往院子一扔,相紙從中灑落一地。
「妳不需要這種東西。」
他踩過原本被仔細包裹的相片,只有清一色的白雲。

「我不要…!」

庫洛姆折下樹枝朝他一丟,起身準備往更高的樹幹邁進。
剎那的紫光映入她眼簾,感覺柏樹在搖晃,她不及抓住什麼從縫隙陷落,落入他腰際。

「再爬樹,咬殺。」
她被抱個正著,想掙脫卻被更加束縛。
雲雀抬起她下顎,要她正視也要她安分。
先是鳳眼的壓迫然後被強制索吻,她無法抵抗最後氧氣被榨取無存,在他胸前喘息。

「妳在氣我我行我素?」
她垂淚搖頭。
「妳討厭找不到我?」
她搖頭。


「我沒有擁有你的感覺…」


她小小的嗓音傳入他耳際。
「妳要我怎麼做?」
「你都會答應嗎…?」
「再吵,咬殺。」
「……嗯…首先…」

「絕對不可以拿下戒指。」
「妳有看過我拿下來?」
「絕對不可以讓別人叫你的名字。」
「妳有聽過別人叫我恭彌?」
「絕對不可以把床分給別人。」
「妳有抓過我睡過別人?」
「絕對不可以討厭骸大人。」
「……這個我拒絕。」

庫洛姆好聽的笑聲在院子裡迴響。
「最、最後一個。」
他湊過耳去,聽她的細語。


「絕對不可以討厭庫洛姆。」


他翻過白眼搔著她的鳳梨頭。






「妳有想過我會放過妳?」


《完》
COMMENT
COMMENT FORM
NAME
TITLE
MAIL
URL
COMMENT
PASS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
TRACKBACK
TB URL : http://hio1216.blog126.fc2.com/tb.php/56-7a850b9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