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 Orizzonte

        ──cielo、流浪。

reborn骸髑× 夢魘

完成日期約ˇ08/10/10


              總覺得他的庫洛姆跟平常不太一樣。

             「庫洛姆。」
             他喚來他的分身,牽過她的小手轉上一圈。
             瘀青、挫傷、刀疤、結痂,遍佈她所有布料遮掩不住的地方。

             是哪個死有餘辜的傢伙欺負他家的庫洛姆?


×

 成分:惡搞骸髑(可能)→喂
    十年後有ˇ文末氣氛驟降有(啥)
    我承認這是來懺悔最近的雲髑冷落了骸大人(跪)
    雲髑不會有骸骸髑不會有雲因為我不喜歡有人落單啊啊啊(淚奔)
    除非庫洛姆有兩個(被打)
    這次情況特殊(快逃)

×

骸假借出差不在的名義偷偷地跟蹤疑似被虐的庫洛姆。
快捷的身手表明他常做。

庫洛姆爬上螺旋的銀梯走向末端的門扉,開啟。

「該起床了…犬…千種。」
「我說過我要先用浴室,犬。」
「吵死了,本大爺要先用。」
「不要打架…」

骸看著他的小白兔進入戰場,衝鋒陷陣力抗溜溜球彈雨還有失控金鋼。
犬跟千種好像很想換房間呢。那麼就這樣好了,犬睡停車場,千種睡小閣樓。



庫洛姆接續下一個行程。
她離開電梯進入彭哥列餐廳,食物的香氣瀰漫其中,薰染了他的大衣。
噢,他差點忘了,這裡才是真正的戰場

「好耶、全壘打!」
「你這傢伙不准在餐廳打棒球!」
「是男人就要把拳頭發揮到極限啊──!」
「…我的麵呢?」
「四個人群聚你們是想被我咬殺嗎?」

骸看著球棒從山本手中滑過、獄寺的火藥從山本方向拋過、了平的鐵拳從藍波耳際揮過、藍波的乾麵從雲雀的腳邊掠過、雲雀拐子的青光從他眼前閃過。

「哎呀哎呀小麻雀右邊就交給我吧。」

骸在庫洛姆端走餐點後加入咬殺群聚的行列。



庫洛姆走過漫長的長廊,小巧皮鞋的步伐形成一個輕快的節奏。
骸看著他的小白兔背影晃呀晃的,雖然很努力但就是走不快,只能怪她太過嬌小囉。
她壓下雕花的門把再輕輕地掩上門。

「Boss,這是給骸大人的公文…嗎?」
哎呀,彭哥列在打瞌睡呢。
給我起來阿綱。」
澤田綱吉身後的落地窗被嵌入兩顆土豆大的彈孔,白煙還裊裊上升。
「我、我起來了!」
彈孔又瞬間飛過他髮尾。
「看來是我太放縱你了是吧?」
捷克製的Cz75宛如擁有無盡的子彈為典雅的落地窗及辦公桌增添花紋。

「你平常真是太放縱他了,阿爾克巴雷諾。」

骸在庫洛姆取走公文後加入教育廢柴的行列。


「問出庫洛姆為什麼會受傷。」
他拎起澤田綱吉的衣襟。
「這…也不是我能……」
「那就叫你老婆想想辦法。」


京子接到了澤田綱吉從死角發出的訊號,她解讀。

「…庫洛姆。」
「是?」
「妳…為什麼…會…受傷?」

庫洛姆困窘一笑。

「不能告訴綱君,也不能告訴我嗎?」

她避開京子的視線顯得為難,紫眸飄移,來回攪動指尖,粉緋雙瓣欲張欲和。







「那個…骸…骸大人的睡相…很差……」







「今天我就跟你一起睡吧,犬。」
骸一屁股坐上犬的床鋪讓鳳梨床單硬是擠下他的被褥。
千種在一旁慶幸自己沒有被選上,他拍拍犬的右肩。

「晚安,骸大人、犬。」
「晚安,千種、犬。」
「………晚安。」










              ……一群垃圾。

             我說,你們吶。
             為什麼要在我面前求饒?

             殺人的、砍人的、拿小孩子來實驗的
             不就是你們嗎?

             為什麼從前世到這一世,人間還是這麼的醜陋?
             殘酷、冷血、無情你們這些該死的黑手黨
             卑賤的人類、該死的黑手黨。

             你們沒有資格跪在我的腳下。












「……骸大人…?」
三叉戟從他的右手具現化。
「你們,這些浴血的黑手黨…」
「呵呵…滿手的鮮血…滿山的屍體……」
「你們這些傢伙沒有資格向我求饒──」

「骸大人。」

清幽的花香縈繞在他眼底,一雙溫暖的小手塗滿舒服的精油將他從夢魘拉起。

「你做惡夢了,骸大人。」
「這是今天去買的精油,幫助入睡的,你醒了嗎骸大人?」

他大掌覆上她的手背。

「妳一直在找該怎麼把我叫醒嗎,庫洛姆?」
「其實這麼做最有效呢。」

她落入他的前襟仰頭之際被他索吻。




《完》
COMMENT
COMMENT FORM
NAME
TITLE
MAIL
URL
COMMENT
PASS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
TRACKBACK
TB URL : http://hio1216.blog126.fc2.com/tb.php/57-01d76a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