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 Orizzonte

        ──cielo、流浪。

reborn初髑× 雨花

完成日期約ˇ08/10/18


             澤田綱吉有一陣子,無法理解庫洛姆大哭的原因。

×

 成分:初代彭哥列首領Giotto × 庫洛姆‧髑髏,浪漫系(應該)
    不對我應該要去寫合本的的的(亂棒打死)
    看了泡泡大的初髑我一直很想嘗試ˇˇ(想好久噢噢)
    尋找新刺激的階段(喂)我已經做好不會有太多人點進來的心理準備XDD(再打)
    些許雜亂所以分章,請小心食用ˇˇ(太多話了喂)
    先說好我不懂跳舞(夠了(踹))
×


01



右、左、右、左,右轉步、左轉步,轉圈、劃圓,併換步,轉圈、轉圈。


跟不上也沒關係,他說。

細雨濛濛,落在窗櫺,在夜裡。


他們播放尚未熟練的圓舞曲。



02



原本不應該會有人的大廳,他壓下門把望去,一個陌生的女孩佇立在那裡。
她狐疑地凝視他的臉龐,指尖些許顫抖,握緊了胸前的三叉戟。
他的目光被那只應該在別人手上的戒指凝滯。

其實他曉得女孩並不存在於這裡。



03



他敲過深褐木門,卻沒有任何動靜。還想著女孩或許在哭泣,未料她光腳反覆練習舞曲的步伐。
他走向前去,鞠躬邀舞,然後她撩裙回應。



04



右、左、右、左,右轉步、左轉步,轉圈、劃圓,併換步,轉圈、轉圈。


啊…!她為高跟鞋的失控倒抽一口氣。
沒關係。他端倪右腳被她一踩的皮鞋,只是輕微的力道。

細雨漫漫,落在窗櫺,在夜裡。


他們開啟契合彼此的圓舞曲。



05



他總是小心翼翼地觀察她的表情,然後猜測。

「妳的內臟,是假的。」

在這裡還可以正常運作嗎?他輕輕地覆上她的腹部。
女孩只是微微的點頭。

「聽說失去視力的人,可以看見更多。」

他俯視,暗示他曉得那右眼的窟窿。
想拆去那塊眼罩卻被她擋下,她些微地抵抗。
然後他牽起她的右手,烙吻在手背。


也許她早已看見,離去的時間。



06



「你的眉頭…為什麼…擰在一起……」
她小心地反問,接著他露出澤田綱吉也有的苦笑。

「有嗎?」

雖然他提問,但不是要她回答。
他觸摸自己冰冷的手心,暫時沒有回覆的話語。

那是,因為,有,很厭惡,很厭惡的,事情吧。

使他的手心沒有溫度,使他的眉頭深鎖,使他沒有微笑,使他…
只剩下那種眼神。

每天、每天,重覆、反覆,一次、一次。

他將臉孔深埋大掌之中,那些尖叫、那些求饒、那些他奪走的生命在他腦海裡宛如電影般放映。

她悄悄地環住他的頸肩,也學他在眉間烙下一吻。



07



右、左、右、左,右轉步、左轉步,轉圈、劃圓,併換步,轉圈、轉圈。


她漸漸地開始可以跟上他的步伐,於是他們嘗試搭著唱盤的音樂。
附在他肩上的手還略微的顫慄,他加深了摟她腰際的力道。

很好。他在她耳畔輕說。


細雨綿綿,落在窗櫺,在夜裡。

他們繼續還未結束的圓舞曲。



08



「Giotto,妳呢?」
「庫洛姆,庫洛姆‧髑髏。」
「那不是妳真正的名字。」
他說以她的眼眸、髮色、臉孔,不會有如此西方的名字。

「nagi…。」

她在地毯上寫下稱為漢字的字體,不過他不熟識,只記得唸法。


風停,浪平,海面無波的狀態。


那是很美的字,他說。

「但是現在我是庫洛姆‧髑髏。」

她再次補述。



09



右、左、右、左,右轉步、左轉步,轉圈、劃圓,併換步,轉圈、轉圈。


我一直學不會圓舞曲。她在險些滑跤後這麼說。
但現在妳跳得相當好。他莞爾。
你應該多像這樣…微笑……。
是嗎?他再提了一次不需回答的問句。


細雨迷迷,落在窗櫺,在夜裡。

他們結束了僅此一首的圓舞曲。



10



“不要走…”

那樣的話語彷彿還迴盪在空盪的房裡。

舞畢他拿來為她選購的紗裙、鞋子,然後他摘下右手中指上屬於大空的戒指。
在她面前屈膝,牽起她的手。

「不要走,nagi。」

她被套上他的戒指,他在上頭落吻。
握住她的右手其實一點力道都沒有,所以她掙脫。
只是在抽離的瞬間他拉回她的身軀,彼此相擁。

「不要走,nagi。」

這次他是緊緊的囚錮,眉間也是。

想要抹去她淚水的右手就如無法挽留她的事實一樣無力。
那隻,摟過她腰際的右手,牽過她手心的右手,贈與她戒指的右手。


“未來會因此改變的。”


她這麼說。這麼流淚。
幾天不斷的細雨停了,被濃密的朝霧取代。

圓舞曲,一開始就只安排一首。



11



11/19

我的宅邸來了一位陌生的少女,我讓她住進了隔壁的空房,既使曉得她不存在這裡。


11/20

我曾經這麼聽說,這世界上存有某種時間的錯誤,一種裂痕。
失去視力的人反而看得清楚,你覺得呢?


11/21

她是個特別的女孩,失去了內臟,機能卻能夠正常地運作。
我沒有過問她失去的過往。
我猜想那只是一時的意外,如同她出現在這裡。


11/22

她的名字是nagi,不過希望我喊她庫洛姆。
她來自一個叫做日本的國家。
關於裂痕的傳說是這樣的,它不會永遠出現在那裡。
這次是入口,也許幾天過後,就會浮現出口。


11/23

我曉得nagi在等待什麼,而且接近了。
我都在心底喊她nagi。
那才是真正的庫洛姆本身。


11/24

乳白色的紗裙跟鞋子她沒有帶走,戒指歸還到我的手中。
我重新將它戴上。



12



澤田綱吉拿下書櫃的卷宗,拂去上頭堆積的灰塵。
他將它攤開。

「Giotto是…澤田家康沒錯吧,里包恩?」
「嗯。」

他順著澤田家的族譜,從澤田綱吉那欄開始。



澤田綱吉-京子
    |
澤田家光-奈奈
    |
澤田家綱-雪代
    |
澤田吉信-六花
    |
澤田吉宗-季子
    |
澤田家康-凪



13



11/25

我決定到日本去,到nagi的國度。





《完》
歷代妻子的名字是我虛構的(喂)
COMMENT
COMMENT FORM
NAME
TITLE
MAIL
URL
COMMENT
PASS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
TRACKBACK
TB URL : http://hio1216.blog126.fc2.com/tb.php/60-1f486b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