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 Orizzonte

        ──cielo、流浪。

reborn雲髑× fishing

完成日期約ˇ08/10/19


              那欺人的面容、那鬼斧神工…
             不行、不能再靠近了庫洛姆。
             不能被蠱惑了…


×

 成分:曖昧雲髑(啥)
    我果然要寫雲髑才有fu(可惡)
    媽呀合本什麼字也沒有啊(快逃)→被巴死
    阿晴我很認真喔真的(被打)

×

「妳好,獵物。」
待她輕啄過後他睜眼,順勢一扯讓她跌入交疊的大腿。

「偷吻是動心的徵兆。」
「我沒有。」

他右眉輕挑。

「說謊是動心的徵兆。」
「才不是。」

他魅笑。

「去掙扎吧。」
他掐過她腰際,將她放回光亮的大理石板之上。
親手將到手的獵物再度置於牠的棲息地。

「妳已經是個囊中物。」

然後於身軀交錯的瞬間在她耳畔補上一句。



她就像被釣線牽動的魚兒只要他釣竿一勾就得擺動。

只是下意識地仰起頭卻往往與他四目相對。
她極度討厭這樣的巧合。

呵呵,獵物。
就說妳已是個囊中物。

他媚惑的笑容及神情總是這麼對她訴說。



於是她嘗試扯斷釣線。

彷彿是預先串通好,有雲雀恭彌的所在處就不會出現庫洛姆。

「妳認為這麼做有用嗎,獵物?」

他將她抵在牆角恣意靠近。

她被堵了、被逼進暗礁的縫隙無法動彈。
狹隘的空間成了她最後的活動範圍,而他就在出口窺伺。
小小的魚兒還在觀望四周哪裡有退路。

真是太有趣了。

他又魅笑,然後放手。


「祝妳掙扎愉快,獵物。」


獵物就只剩下逃跑囉。



「妳還要掙扎多久呢,獵物?」
他只是將釣竿固定在岸上,雙手是動也不動喔。
況且一開始釣鉤上面就什麼餌也沒有。


「妳是自願上鉤的,獵物。」
「我沒有。」


又是她專屬的否定句。
他撇嘴。


「逃避是動心的徵兆。」
「才不是。」
「不,妳是喔。妳吻我、躲我、逃離我。」


啪答──!

魚兒硬是咬斷了釣線。


「狡猾的雲雀恭彌──!」
「奸詐的雲雀恭彌──!」
「討厭的雲雀恭彌──!」


她指著他的鼻子用盡全力大喊。

「哈哈──」

他大笑。


「這才是過去頑強的庫洛姆‧髑髏。」
他泰然自若。
「我喜歡現在成熟的庫洛姆‧髑髏,但需要頑強一點才有趣。」
「……?」
他擒住她的右手。


「魚兒要掙扎才有趣、魚兒要頑強才有趣、獵物要自願上鉤才有趣。」
「妳吻我、躲我、逃離我,還不是回到最原點?」
「從一開始妳就是囊中物,咬上什麼餌都沒有的釣鉤,因為妳是自願的。」


「我、」
他欺上她的下唇。

「說句我愛你來聽聽。」
「我、」

他又欺上讓她的話語被吞回咽喉。


「妳的否定句太多了,庫洛姆。」


在朦朧之中她感覺著她不在被褥之下的頸肩有些寒意,背脊也有略微的不對勁。
她拉起被褥捲縮一起,繼續睡意。
不過腰際傳來了溫暖的重意。


「早啊,獵物。」


她的神經倏地喚起了光溜溜的記憶。




《完》
COMMENT
COMMENT FORM
NAME
TITLE
MAIL
URL
COMMENT
PASS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
TRACKBACK
TB URL : http://hio1216.blog126.fc2.com/tb.php/61-804eb0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