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 Orizzonte

        ──cielo、流浪。

reborn骸髑雲× 刀口

完成日期約ˇ08/11/29

        Every time I see you falling
       I get down on my knees and pray
        I`m waiting for the final moment
        You say the words that I can`t say


×

 成分:(all髑)骸髑雲,悲情有、沉重有、黑暗些微有、結局詭異有
    本來是要來當坑的最後決定把它完成(打死)
    從很久以前我就想正式寫一下骸髑雲的關係,不過這篇大概誤很大(喂)
    委員長不要恨我我我我(逃)

×


不知道從何時開始的這件事情。

就像降下的夜雪落在她小小的腳丫漸漸地將她深埋。
待她發現已經無法動彈。

那隻、向她伸來的手啊──

庫洛姆一直小心翼翼的捉著,跟著手的主人無論到哪。
然後很努力很努力的聽從,很賣力很賣力的執行。
前方她看不見別的只有那唯一的太陽。

生存的意義原本每人就不同。

手的主人牽著她向前,她小心翼翼地捉著。
向陽花永遠向著太陽這是絕對。
庫洛姆不懂得這代表什麼,她只看得見那唯一的太陽然後永遠地追隨。


              『妳只是個工具、容器、替代品。』
             『憑什麼要我們認為妳是骸大人?』



犬的話深深地刻進她的心底,但沒有改變什麼。
她了解犬的意思、她也沒有那個意思。

真的、真的!剛開始她真的沒有、沒有、沒有那個意思──

但是骸大人、骸大人──

你的暗示是有心無心?
你的碰觸是有意無意?


什麼是逾矩呢?


不是的、不是的──
她沒有、她沒有那個意思──
打從一開始就沒有這樣想過──

骸大人、骸大人。

你這是在注視我嗎?
你眼裡看的人是我嗎?


「晚安,庫洛姆。」
「過來,庫洛姆。」
「去吧,庫洛姆。」
「我可愛的庫洛姆…」


好恐怖、好恐怖、她『知道』了、她『知道』了──


骸大人你的眼神這是…?
骸大人你的言語這是…?
骸大人你的掌心這是…?


沒有沒有她沒有那個意思絕對沒有──


一條鐵絲纏緊她的脖子也纏緊她的右手。
牽動、拉扯、糾纏她只能隨它而動因為她無力抵抗。

她不再天真、懵懂、無知、什麼都沒有發現
她『發現』了些什麼,所以她『知道』了些什麼。

這一切是不是她的一廂情願?

牽動、拉扯、糾纏。
──牽引。

她、她、她──
不敢、不敢、不要、不要、不要開口、我不敢聽、我不敢聽──
我不要聽──


              『我不需要妳了,庫洛姆。』
             『Arrivederci。』



在鐵絲的一拉一扯下她痛苦。
為他的一字一句、為他的視線、為她最害怕聽見的那兩句話顫抖。

拜託、拜託──不要、不要──
不要將這兩句話說出口──

一個眼神的牽引、言語的暗示、輕微的碰觸──


我愛上你了骸大人。


骸大人、骸大人、骸大人──

骸大人你眼底的那個人是我嗎?
骸大人請問你注視的人是我嗎?
骸大人、骸大人我可以當作你看的人是我嗎?

這是個好美的夢啊。


因為太過靠近太陽而殞落的是哪個神話?


骸大人、骸大人請問你愛我嗎?

這一切是不是她的一廂情願?


好痛苦、好痛苦。
骸大人骸大人吶──
我想知道答案但我好害怕──

我可以、我可以開口嗎?
如果答案是否定、如果一切就只是幻覺──

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聽──


碰──!


於是她甩上門逃跑。
逃呀逃。摀住耳不要聽見他的聲音、閉上眼不要看見他的身影──
竭盡全力地逃。

「呼…呼…」

好像連呼吸都被拋到腦後,她下顎的那是淚珠還是汗水?
綿延的長廊宛如山洞她朝亮點不斷奔跑,前方那真的是出口嗎?


「嗚……」
她累了、沒有再往前的餘力,圈緊雙腿埋入膝蓋之中只能啜泣。
就說、那是、淚水啊…

黑夜不知何時壟罩了她全身一丁點光線都不在。
心窩被鐵絲梱攪痛得抽蓄。西裝左胸的位置幾盡撕裂,右手用盡了力氣在上方揪緊,還是好痛…


想要…快點…解決……
她不想…再這樣下去……

但是、一但、開口──
什麼都沒有了。

但是、繼續、痛苦──
她好累好累什麼都不要了──


「呼…呼…」
就像是苟延殘喘。她癱倒在大理石板上揪著左胸喘氣,無力、沒有知覺。
眼皮來回眨過,一再慢下、一再慢下……然後模糊…天花板扭曲,留下一團黑霧…還有他的影子……


啊…你是……


「雲…雲雀先生………你…」



於是她學會了逃避。

雲雀先生的手好溫暖…雲雀先生的胸膛也是……
今晚的雲雀先生好溫柔啊…一點都不像你……
雲雀先生…雲雀先生……


她在前往醫院的路上於他懷裡大哭。


「謝謝你,雲雀先生。」
「謝謝你每天都來醫院看我。」
她說。
「我很好喔,只是有點貧血。」
她說。


「跟雲雀先生在一起感覺好開心,因為很輕鬆。」


他看著庫洛姆宛如花朵的笑靨。
是不是有點凋零呢?

「妳這是在逃避。」
「喔?」
「因為妳累了。」
「雲雀先生平常不講話但一開口就很傷人呢。」

水珠滴滴答答從她的笑顏落下。
她是否知道自己正在流淚?他懷疑。


我平常很少這樣的。
她說。

不用擔心我喔。
我沒有擔心。

她笑。

跟雲雀先生在一起真的好開心,因為很輕鬆。
因為什麼都不用想。
什麼?
沒。

她不疑有他地繼續說。

我告訴了雲雀先生好多秘密,只能跟雲雀先生說。
我只聽到一點。
一點就很多了喔。

她又笑。
雲雀很想反駁。平常他是不會這麼做的,就任由她這樣下去,但是、

妳想哭嗎?
………?
妳可以哭。

她笑靨爛然轉過身,呈大字型讓自己癱倒在病床上面對這裡唯一的窗口。

「你真好,雲雀先生。」
他不語。


天空是何其寬廣。
好美。



……雪又往下堆積她閉上眼讓它掩埋。
雪總是靜靜的,看似渺小。
一瞬間她又被淹沒。

逃避很好,她才能笑。
又回到過去的庫洛姆‧髑髏。

努力地掩飾那塊瘡疤,努力地笑。
努力地讓別人認為那就是自己所熟悉的庫洛姆。
雲雀恭彌一直都曉得。


這次她是自願被雪活埋。


她需要更多的雪來將她淹沒,需要更多來掩蓋上一場雪。
雪總是靜靜的,讓人總是忽略…

面對那樣的冰涼她沒有知覺。
雪沉甸甸的重力,她不掙扎。

有人撥開了她頭顱上方的那層。
事實上她並沒有在等待,不過既然有人主動,她睜眼。
她滿眼的空洞望著雲雀恭彌,看著他卻沒有嵌入眼底。

原來你想救贖。

但是呢、她不笑,看不見。
徒然了。

雪總是靜靜的,看似渺小,讓人總是忽略…

他撥開她身上的雪,於她左側安靜地坐著。
很久。

為什麼雪總是這樣呢?
她回首後發現除了雪以外看不見任何東西。
雲雀恭彌發現她起身。


鐵絲再度纏緊她的脖子也纏緊她的左手。
這是第二條。


似乎許多事情都在她沒有發現的狀況下發生。
他側臉湊近,與她的輪廓相銜,她閉上眼…

啊…雲雀先生…我也愛上──


──不對。


她猛然睜眼。
「對、對不起…我──」


她再度逃跑。
不對、不對、不該是這樣──
她怎麼──


雪啊總是靜靜的。
於是逃避成了救贖而被救贖後成了愛戀。

不應該、不應該是這樣的──
她到底、她到底──


庫洛姆‧髑髏妳這個大罪人。
妳背叛了六道骸也傷害的雲雀恭彌。
她是個罪人。

不應該這樣、不應該這樣的。
她不該逃離了六道骸又愛上雲雀恭彌。
她不能愛上兩個人同時又傷害這兩個人。

刀口刺穿她的前襟來回穿刺又一刀一刀地劃破她的皮膚。
好痛苦、好痛苦。
她是個罪人一直都好痛苦──

如果沒有她、如果沒有庫洛姆‧髑髏存在、如果庫洛姆‧髑髏沒有愛上六道骸、如果庫洛姆‧髑髏沒有逃離六道骸、如果庫洛姆‧髑髏沒有逃避、如果庫洛姆‧髑髏沒有愛上雲雀恭彌──
不會有這個悲慘的結局。

該怎麼懺悔?

她先是傷害了六道骸又再傷害了雲雀恭彌。
只因為她一個人就輕易地使他們崩潰。

骸大人你愛庫洛姆嗎看到庫洛姆逃跑你怎麼想?
雲雀先生你愛庫洛姆嗎知道庫洛姆愛著骸大人你會傷心嗎?


崩潰的人是妳啊庫洛姆。
鐵絲勒得她緊緊的脖子、雙手都是。
她扯不斷想掙扎但是無力只能認命。

她不期望有人來幫她解開因為這一切都是她的錯。
於是看著刀口緩緩伸來…


心窩就像被利刃刺穿一樣的痛,好痛…



「該被處決的是我啊,庫洛姆。」
六道骸搶過她手中的刀。
「骸大人不行──!」
她奮力想要奪回雙手卻被他一擒,匕首鏗鏘落下掉離他們的腳邊。

「ti amo,庫洛姆。」
「妳曉得的,這個字。」

他拉過她腰際緊貼他的雙眸直盯地說。

「我也愛你,骸大人。但是我決定了,我要離開。」
「因為妳不肯選擇我們其中一人嗎?」

她頷首。

「我希望你們都幸福,骸大人。」
那麼妳呢?


「我們的幸福就是只要妳幸福。」


她以為不可能解開的鐵絲被拆下了。
一圈一圈地被抽走。



         Every time I think of you
        I get a shot right through into a bolt of blue
        It's no problem of mine
        But it's a problem I find
        Living the life that I can't leave behind

        There's no sense in telling me
        The wisdom of a fool won't set you free
        But that's the way that it gose
        And it's what nobody knows
        And every day my confusion grows

        Every time I see you falling
        I get down on my knees and pray
        I'm waiting for the final moment
        You say the words that I can't say

        I feel fine and I feel good
        I feel like I never should
        Whenever I get this way
        I just don't know what to say
        Why can't we be ourselves like we were yesterday

        I'm not sure what this could mean
        I don't think you're what you seem
        I do admit myself
        That if I hurt someone else
        Then I'll never see just what we're meant to be




於是她不再逃跑,往前跨步。


《完》

 Arrivederci義大利文「再見」ˇˇ
 歌詞:Bizarre Love Triangleˇˇ
COMMENT
COMMENT FORM
NAME
TITLE
MAIL
URL
COMMENT
PASS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
TRACKBACK
TB URL : http://hio1216.blog126.fc2.com/tb.php/66-936e31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