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 Orizzonte

        ──cielo、流浪。

reborn雲京綱× 形骸

完成日期約ˇ08/12/31


              「澤田綱吉已經死了。」
             「綱君,死了…?」
             「對,死了。」

             「所以我們結婚。」


×

 成分:(微黑、微悲)雲京→綱ˇˇ
    不滅泡泡指定ˇˇ
    骸大人串場有XDD(獻聲罷了)→被打
    抽象絕對有(踹)
    這篇難產好久噢噢噢但是整個激起我的熱情(奔)
    我發現綱吉死亡真的很多點可寫(喂)

×


「你懂愛是什麼嗎?」
「會心悸會傷悲?」
「我,不知道呢…」

雲雀恭彌沒有答話,他伸出自己的手覆上她的溫暖她的冰冷。
笹川京子垂下眼,蹙著她美麗的眉像個無知的孩子。



              『我不要妳的形骸,笹川京子。』
             『不要把妳的心妳的靈魂都讓澤田綱吉帶進棺材。』




他們各有各的秘密,不能告訴對方的秘密。
所以呢、他不問,她不說。
彼此不要踏入彼此的禁地。


「但是這不是愛情。」
她心底小小的聲音響起。

全世界、全世界──
沒錯、全世界…………………。

她的已經崩毀。



              『我沒有任何的願望了,雲雀學長。』
             『所以我想實現你的願望。』




她為雲雀恭彌遞上剛作好的早餐,向他道早。
他一如往常地掀開早報,在她銀鈴的笑聲中食畢。她停下方才的話題,起身俯腰擦去他嘴角的奶油。
他鮮少答腔,但是個好聽眾。
最後他們用頰上的親吻道別。


「今天也要小心,恭彌。」


也許她還活在有澤田綱吉的過去,他常常這麼想。
也許她一直用相同模式與他相處,也許她一直將他看成澤田綱吉。

她左手上的戒指一直是她的,但他左手上的原本卻屬於澤田綱吉。
他沒有戳破、沒有破壞她的夢境。
她的迷茫、她儼然病態的無知覺他都放在眼裡。



              『我都看到了,親愛的小麻雀。』
             『你啊、你啊。』
             『害死了彭哥列。』
             『別碰笹川京子。』
             『你就是全世界最愧對她的人。』




他悄悄地把六道骸的話語收進抽屜底層視而不見。


「你懂愛是什麼嗎,恭彌?」
「會心悸、會傷悲。」
「為什麼我,沒有知覺…?」


他們各有各的秘密,不能告訴對方的秘密。
所以呢、他不問,她不說。
彼此不要踏入彼此的禁地。


「但是這不對。」

「我不要妳的形骸。把妳的心打開。」
「不要因為曾經失去澤田綱吉就什麼也不看。」
「因為妳鎖了心、掩了門、閉上眼,所以沒有知覺。」
「不要視而不見。」



              『澤田綱吉死了喔,呵呵…』
             『你成為全世界最愛她也最想擁抱她的人。』
             『但是呢、親愛的小麻雀。』
             『你啊…』
             『是全世界最愧對她的人。』




他們各有各的秘密,不能告訴對方的秘密。
他害死了澤田綱吉。
她並不愛雲雀恭彌。

於是呢、他們扯平。


笹川京子會再度動心嗎?
不會了…

她害怕再次失去所以閉上了眼不接受。
她保護自己傷害雲雀恭彌卻不自覺,

因為她只是個形骸。
沒有知覺。


雲雀恭彌什麼也不求。


他繞過她頸間去,一環,親吻她右顏。
極盡溺愛又過度慎行。
怕自己貪婪。


「但是很奇怪。」


她撐起上身端詳他的睡顏,指尖描繪他的鳳眼。
輕輕的、輕輕的,只是輕輕的。
沒有任何動機理由念頭,她啜吻他的嘴角。


「為什麼…要哭…?」


人兒在鏡子前被映得一覽無遺。像魁儡、像娃娃、像不會笑的木偶。
有莞爾的木偶,但她不是。

她是落淚的木偶。

木偶沒有心。但她胸口沉重、炙熱、發疼。
被緊緊地箝在一塊揪緊。不痛、不痛──那不叫痛。
無法形容但就是難受。

也許那真的叫痛,但是她不懂。


是桌上的戒指令她心窩悲鳴。



              『終於知道贖罪?小麻雀…』
             『一開始、一開始──你早就知道自己沒資格擁有她也不會動心。』
             『你知道她知情而她也不會怪你,你利用她的好心…』
             『但是吶、但是吶小麻雀…』
             『為什麼…為什麼彭哥列要把戒指交給你…?』




木偶的心被填裝。



              『你愛她。很久以前就這麼告訴過你。』
             『No?』




“ti amo”的紙條在他手裡也傳遞她的溫度。
被取下的戒指,兩個,一對。



「什麼是愛情?會心悸會傷悲?」
「那麼妳呢?妳怎麼想?」
她側身去,用沒有與他相握的手掩著口說。




嶄新的戒指,兩個,一對。





《完》
COMMENT
COMMENT FORM
NAME
TITLE
MAIL
URL
COMMENT
PASS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
TRACKBACK
TB URL : http://hio1216.blog126.fc2.com/tb.php/67-d1110dd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