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 Orizzonte

        ──cielo、流浪。

【APH】菊灣× 各自的冷血

          跪在弟弟的腳下仰望他的臉是什麼樣的感覺,王耀?

×

成份:APH菊灣(日灣),與任何國家沒有一點關係ˇ
   初次嘗試APH請多包含(鞠)APH涉足未深有誤請告知(汗)
   果然我對日/本有特殊情結(羞)→打死
   因為中/國是戰敗國難免悲情一點,王耀大人請原諒我我我(被毆)
   走微黑路線(慎),歷史我應該還可以啦…(喂)
   對不起我終於回來了(被打)

×


首先是他的皮鞋遮蔽了王耀的視線,他仰視。他的低下和他的王座太過遙遠而他的宮殿也太陰暗,王耀看不清昔日弟弟的臉…
沒有血色也沒有感情的菊用冷酷的雙眼盯著他面前的敗者──一個國王和他的敗敵。

呵呵…本田菊啊……
你…


王耀頓時發不出聲,他訕笑。

「我不再是你的弟弟,王耀。」
他點點頭。
「我不再是你的本田菊,我也不甘只當你的本田菊。」
他聽著他的話再次頷首。
「說吧,你想要什麼,菊?」


「我想要灣娘。」


一句簡單的話就像砍了他一刀。王耀笑了、他的家碎了。
他再也不是為他的弟妹們遮風避雨的大哥。

「我不甘只是本田菊,所以首先是你、勇洙,再來,我要灣娘。」
「她是你的妹妹,菊…」
他給了王耀一個那又如何?的表情。
「她畢竟是你的妹妹,菊。」
他闔上眼,迴避自己接下來的話語。


「至少你會對她好一點吧,菊?」


於是灣娘被他賣了,賣給了以前在家裡牽著手一起玩留學後卻不再回家的哥哥。
首先是勇洙,再來輪到自己了。

「為什麼你想要我呢,菊?」
他沒有對她不再喚他一聲哥哥的舉動做任何反應。
她雖然不奢望聽到一些安慰的理由但多少也抱了點期望。

就算是敷衍也好。
她閉上眼。


「因為妳太美了,灣娘。」
「亞瑟想要妳、法蘭西斯也想要妳。將來阿爾也會對妳動心的──不,一定會。」
「妳知道妳的美有多大的價值嗎?況且,你跟香一樣都是在多棒的位置。」
「既然香被賣給了亞瑟,那麼起碼妳要是我的,灣娘。」

她瞬間講不出話來。她笑,仰頭不讓在眼眶打轉的液體滑落下來。

「那麼、接下來你還打算娶誰呢,菊?」
他頓了幾秒思索。
「有了妳整個南洋都不是問題,灣娘。」


本田菊有多麼無情她今天是見識到了。
她摘下自己髮髻上的花蕾,放在他桌前。


「你會有比自己更重要的東西──不能失去、不能鬆手的東西嗎?」


接著她親手將那朵假花擰爛,留在他文件上頭。


灣娘的報復開始了。
本田菊不禁撕破她的旗袍扯來她的手囚著她,將所有桎梏拋至腦後深深地侵略她的嘴。
她為他學習他的語言、唱他的歌、跳他的舞、甚至穿起和服。陪他用餐、陪他外出、陪他入睡──每分每秒都用自己的美刺激他的心臟。

「妳別太過分了,灣娘。」
他還是克制不了自己糾纏她的舌。
「是你說我太美的,菊。」
她的香氣和體溫不斷地勾著他的五官。他有些發狂了因為自己潛意識爆發出來的本能始終放不開她也離不開。


這是她的報復。
灣娘對本田菊的報復。

他掐緊自己的掌心。
他曉得的,卻越陷越深瘋狂地向她的陷阱衝刺。


他也看見了灣娘的無情。
在自己明知會陷入卻又無法自拔地愛上這個女人。
但他也曉得的,當他愛上她之後剩下什麼都沒有了

“你什麼都得不到的,菊。”
她的表情彷彿對著他這麼說。

然後她簽下離婚回到王耀身邊。


「我要走了呢,菊。」
灣娘走到他床邊,為他濕透的繃帶拆解,再重新纏上。
他努力睜眼讓自己的視線放入她的面容。


「你會有比自己更重要的東西──不能失去、不能鬆手的東西嗎?」


接著她學他,就像動物順著自己的本能狠狠地欺負他的舌尖。

「我該走了,菊。」
「再見。」


這就是灣娘對他的報復。
對他的無情。

在他愛上她後不承認他們相愛無情地讓彼此分離。
即使一言一行、一舉一動都這麼向他訴說著,也絕不說愛他



各自的冷血


《完》


×
好黑好黑好黑囧
沒想到我的第一篇APH是黑文文文(被打)
我錯了…菊灣應該很歡樂的的的(暴走)

可惡我還說祭典要開始開工的orz(打死)
COMMENT
COMMENT FORM
NAME
TITLE
MAIL
URL
COMMENT
PASS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
TRACKBACK
TB URL : http://hio1216.blog126.fc2.com/tb.php/82-8c9d76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