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 Orizzonte

        ──cielo、流浪。

【雲髑祭】雲髑× 當蘆葦葉劃破了真秋

              「…妳想死嗎?」
              不…不……想…
             「…妳想活嗎?」
              …想…想……活…
             「…為誰而活呢?」
              她空白了許久。他刻意去算,但至少有半小時。
             『為、為我自己…。』
              他媚惑一笑。

             「…妳算是有點進步呢,草食動物。」


             當蘆葦葉劃破了真秋


庫洛姆就像屍體一樣癱在蘆葦岸的泥濘上被雨水和污泥沾濕。
不知不覺朝她眼珠筆直落下的雨滴都已停歇。是啊,她就像具屍體一般朝著穹蒼淋了半天的雨。
屍體並不會苟延殘喘、她還不是。是瀕臨死亡不是沒有知覺。

她絳紫色的短髮散開在蘆葦落下的枯葉叢之中,澄明的眼瞳亡佚了靈魂只有眼框一半的大小…她在默默地等待時間從她軀體抽離不再運轉。
奄奄一息。


「…妳想死嗎?」
不知何時雲雀恭彌已經在她的蘆葦岸出現。……那個即將掩埋她全部的她的蘆葦岸。
她有些聽出是雲雀恭彌的聲音。不過,雲雀恭彌出現在這是為什麼呢…?她無力去探究答案只是靜靜思考他的問題。

妳,庫洛姆‧髑髏。
想死嗎?

「不…不……想…」

「…妳想活嗎?」

她以為已成窟窿的雙眼溢出了僅存的水分。啊,她還以為已經流光了…
淚水在她痛苦地皺眉之際滑下溢滿她慘白的容顏。…白得像雪,雖然不正常但在雲雀恭彌看來是非常美……

妳,庫洛姆‧髑髏。
想活嗎?

「…想…想……活…」

「…為誰而活呢?」

時間以他知道的形體慢慢走過。他們之間的空氣像凝滯成雪花讓他清楚地看見它的六角晶體,氛圍在這段時空是靜止的。
她空白了許久。他沒有刻意去算,但至少有半小時。

妳,庫洛姆‧髑髏。
為誰而活呢?

再問一次。
妳,是庫洛姆‧髑髏對吧?
為 誰 而 活 … ?

他說的是這次喔。妳懂得吧庫洛姆‧髑髏?親愛的草食動物…


「為、為我自己…。」


雲雀恭彌掐住她手腕用力一扯彷彿將她從懸崖的谷底再次拉回這個世界。
力量的強大讓她有種自己被注入一股支撐的錯覺…

嘛,雲雀恭彌咬殺別人從不需要理由。
他說咬殺就是咬殺
他要做什麼別人當然無權插手。
他說要做就是要做。你質疑些什麼?
沒有理由啊,真的。光是一時興起還不足以形容。

頂多是有趣,還稱不上好玩呢。


「下一次、下一次……」
她趴在他的肩頭上痛快地嚎啕大哭,抽蓄著她弱小的身軀用力地將心底那不斷膨脹的硬塊徹底排出。


「下一次……庫洛姆絕對不要…再靠著別人站起來了……」


雲雀恭彌那時的笑容與其是有趣不如說是有些滿意和讚許的感覺。
那麼,庫洛姆‧髑髏就從今天開始重生吧。
重新開始


×


庫洛姆被雲雀恭彌撿了回家。
和上次一樣在別人的幫助下再來一遍。

但她還是喜歡她的蘆葦岸。
總是被當成芒草的蘆葦,但其實芒草比蘆葦強壯許多。芒草很多見,荒地上、山坡間……,但蘆葦可不見得,水份是它最大的限制。
蘆葦也會開花,在秋冬之際末,黃褐色的花序會結為穎果,將種子帶到好遠……

不過雲雀恭彌卻不對蘆葦有所讚揚。
風行草偃,他說。
花語:服從、親切、馴良的植物。


「因為它是風啊,雲雀先生。」
「因為它是風,所以,蘆葦草偃。」


雲雀恭彌沒有回應她的反駁。
她沒有說,那也是因為蘆葦本身溫順的緣故。
雲雀恭彌是了解這一點。


風行,草偃。
因為是風。
因為是蘆葦。




……皮鞋於小巷的末端停下腳步,然後又急促地旋門踏上前院的石梯。玄關昏暗的照明照著女孩的臉落入他眼底。
他靠近倚著大門熟睡的人兒,突然駐足不動。

「笨蛋…」
他撫過她細長的眼睫。

「門又沒鎖。」

這是他們的家、雲雀恭彌將庫洛姆‧髑髏撿回來丟著的日式大宅。
庫洛姆很堅持地在門口等他卻不慎熟睡。他拿她沒輒動身抱她入房,讓她沉入床鋪的柔軟……。他彈開公事包的磁扣,往後數過第二排扯過拉鍊,取來一把鑰匙。
銀鍊穿過鑰匙的洞孔,繞過她的細頸扣上。

「…你說會早點回來的。」
她劈頭就對他的晚歸斥責。

最近雲雀恭彌這麼發現。
她這輩子服從她的父母、服從六道骸、服從澤田綱吉──除了他雲雀恭彌
「我盡力了。」
「才第一次出門就食言…」
她咕噥,但他不理。
「房子可是只有這一把鑰匙。」
「我才不會弄丟呢…」
他蹙眉,竟然被她給反駁。

「下次不要在門外等我回來。」
他讓鑰匙自然垂掛在她胸前,再搔搔她的頭顱。
「那你得早點……」
庫洛姆意識又陷入矇矓,沒瞧見他的神情。


×



「河邊有些什麼嗎?」
路人禮貌性地向她詢問。
庫洛姆點頭。

「蘆葦,一大片的蘆葦。」


──秋天吶。


她又來到她的蘆葦岸。
只是脫下包鞋在沼澤上頭踏步,讓整著潮埔都印上她的腳印。

雲雀恭彌則是呈現有家歸不得的窘境。
他從來不對她說謊。房子的的確確就只有那把鑰匙喔。然而他卻把那唯一的鑰匙繫在她的脖子上。
他拿下卡在門縫上頭的紙條,再次駕車離去。


             “…躲貓貓。”
             “請跟著提示走。”



他照著她的指示首先來到她的蘆葦岸,說是起點。但逛了並盛市一圈後他又回到原點。
──終點還是她的蘆葦岸。

他看見庫洛姆朝他走來準備上車。

十年前的雲雀恭彌會鄙棄她的蘆葦風行草偃,
但十年後的雲雀恭彌會來到這裡專程接她回去。


「我說,房子就妳一把鑰匙。」
她只是笑,頑皮又迷人地。


《完》


×
啊──我完成了!真是太開心了XDD好久沒有這麼順又滿意的感覺(尖叫)
這篇其實卡了超久啊真的…從領題後就一直不曉得該怎麼發揮,但是我喜歡這個題目啊啊(哭)
希望各位喜歡這個秋天ˇ祝祭典順利唷唷ˇˇ

COMMENT
非常喜歡作者的雲髑同人文 文筆很好 連人物性格也寫得蠻貼切 [淚奔]
Re: 沒有輸入標題
謝謝蠍>/////<
好久沒有寫雲髑了ˇˇ感覺好棒ˇˇ
很貼切嗎XDD?聽蠍這麼說好開心啊ˇˇ
我好像滿了解雲髑的XDD為什麼呢囧(被打)
謝謝蠍的留言唷ˇ(抱)
COMMENT FORM
NAME
TITLE
MAIL
URL
COMMENT
PASS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
TRACKBACK
TB URL : http://hio1216.blog126.fc2.com/tb.php/90-9c7003d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