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 Orizzonte

        ──cielo、流浪。

【焰之祭】初髑× 皇

             凡事都有個契機。
             凡事都有個開始。


Giotto在他所建立的殿堂裡出現,這麼告訴澤田綱吉。
他常常在這裡出沒,不過澤田綱吉並不意外。
因為他是彭哥列一世,彭哥列的皇帝、永遠的皇帝。

他從窗口沉默地看著澤田綱吉的霧守還有他身旁的少女,兩人的談話告捷。
某一天,澤田綱吉偶然知道了這個故事。


                


「…庫洛姆。」
他記憶中的自己這麼一喚。
有雙白嫩的小手,直挺挺地朝他張大走來,要求他的擁抱。


在彭哥列一世的時代也有個庫洛姆。不過她跟彭哥列一世是同一個姓。
她是彭哥列一世素未謀面的同父異母胞妹。小了他十五歲、小得都可以是他的女兒。

滿地的稻穗現已不復存在。
在他面前的是一座焦黑的廢墟,不是遺址,它們還可以隱隱約約地、讓人看見它們曾經的樣貌。
……彷彿還可以看見熊熊火焰持續燃燒似的。

他的心是如此的慘痛。
這一年他成為彭哥列一世,彭哥列的皇帝、義大利黑手黨的皇帝。
於是他的家鄉、他的家、他的家人──成了一片灰燼。

他成了皇帝,擁有了一切、等於擁有了整個義大利。
但是他開始失去。
這是代價、這是註定、這是命運。

一個龐大他必須為這個位子支付的代價


皇帝
一個令人垂涎貪婪又畏懼的名字。


在一片死寂之中只有她哭喊的聲音還在這個世界。
──多麼珍貴的寶物。她還活著、他原本以為已經失去的東西還在他的手中。

他澎湃地擁抱懷裡的孩子。

「你該殺了她。」
「你會後悔的。」

他年輕的霧守在他耳邊這麼訴說,用他虛無飄渺的嗓音。
「她快死了,撐不了多久。」
他垂下眼睫蹙眉,但並沒有猶豫太久。

「你能夠救她嗎?」

他一點考慮都沒有、根本沒把丟下她這個提議列入考慮。
他的霧守只是一笑,沒有再次勸誘、也沒有再次詢問。

「你會後悔的,在最後一天。」

他只是再次這麼預言,像是在嚴厲地對他警告,嘴角卻笑得令人癡迷。
彭哥列一世並沒有將他的警惕放在心底。


就像是Giotto的回憶跑到他的夢裡來了,澤田綱吉繼續這麼夢著。
他先是想起午後Giotto在殿堂凝望庫洛姆的眼神。
無盡的波動陷入了他深沉的眼眸。


像是酒一滴滴地被倒回甕裡,酒滴暈開了水平,然後漣漪不斷地不斷地往下掘起朝左右排開。
影像也在漣漪的圓心漸漸浮起清晰。

一個難得下雨的天氣,他提早回到宅邸休息。僕人們快速地開門恭迎、接下他的傘還有大衣。
最後他在恭迎隊伍的後方發現了他的庫洛姆。
他將書從大衣中取出,本來是想釣釣她胃口,自己卻挨不住她失落的眼神,自首了。

「唸給我聽吧,庫洛姆?」

果然換來了她燦爛的笑顏。
一個雨未停的晚上,他們在他房裡用壁櫥爐火的光輝閱讀。他將她抱到自己床上,看她認真地為自己朗讀,他則側躺撐著頭仔細聆聽書裡的故事。

「…Giotto大人。」
他回應了一聲,那是她對他專屬的稱呼。

「可不可以不要有皇后……?」

支吾了許久,她總算戰戰兢兢地把這個請求提出。
老實說他有些驚嚇了,對她這個突來的問題。只是沒想到她會在意。
他不思考,就這麼答應。

庫洛姆是他這個皇帝捧在手心的至寶、彭哥列的公主。
對他而言庫洛姆是如此珍貴──一個他失而復得的寶物。

她說不要有皇后,那麼彭哥列就不會有皇后。


「你知道嗎,其實在某個國家也有個這樣的故事。」
「只是故事裡最後相愛的兄妹,他們並沒有血緣。」
他的霧守絮絮叨叨地調侃他,他不在意,只是失笑。

「你誤會了,親愛的霧守。」

Giotto垂下眼,突然陷入了思緒。
他喃喃地想著庫洛姆每晚睡前對他說的……


──「我喜歡你,Giotto大人。」


他不是愛上庫洛姆,或許只是他一廂情願地這麼想而已。
他都會這麼回覆,在她的眉間留下一個親吻。



「是嗎?」
他的否定被他的霧守這麼反問。


這個夢還持續地延續。


庫洛姆每一段時間都會發病一次。
他不曉得為什麼,他親愛的霧守沒有向他解釋。但每當時間一到就需要他的處理,然後庫洛姆才能恢復原來在他身邊快樂的樣子。

「……妳還要繼續交易?」
「輪迴的時間已經累積不少了。」

「嗯,請你讓我交易。我想要繼續留在Giotto大人身邊。」

她勇敢地這麼說著。這對兄妹都非常果決絕不猶豫,就他這個霧守來看,他們需要一再地思考沒錯。
太過勇敢了。


「……庫洛姆。」
他打下了霧守準備開始『交易』的手。
他知道了,從救下她的那一天就開始了這個交易。庫洛姆希望活下去,於是用下一世的壽命來抵補,而那些被交易去抵補的壽命,她必須在下一世被輪迴以償還。
所以他的霧守說他會後悔,在最後一天

──是他要庫洛姆活下去的、是他不想失去庫洛姆、從一開始──…

「對不起,Giotto大人…」
他有些震懾了,為什麼是庫洛姆反過來向他道歉呢…?
生命快要燃燒殆盡了,但庫洛姆的眼底卻一點畏懼也沒有。她甚至覺得幸福,因為Giotto就在她的身邊,用滿滿的憐愛看著自己。
她一直都是這麼看著Giotto、這麼愛著,不管他愛上了自己沒有。

「我喜歡你,Giotto大人。」

她總是這麼告訴他,痛徹心扉卻也幸福無比地。
這次他這麼回應了。


「不管妳要輪迴多久,我都會陪妳。永遠永遠、一直一直,陪著妳,庫洛姆。」


在那之後,像是任務結束似的,他的霧守也相繼去世了。

「我的命一直都是你的,Giotto。雖然我很不想這麼承認,但從對你效忠的那一刻起,它就是了。」
「只是很可惜,我沒辦法在你壽命將盡時送你。」
「啊啊…你知道我是從不道歉的,不過,我很抱歉。」

他的霧守曉得的。
他從來不想失去任何東西,但他是個皇帝。擁有了一切之後呢?剩下的就只有失去了。
雖然他一直一直,很努力不要失去任何東西。


凡事都有個契機。
凡事都有個開始。



澤田綱吉夢到這裡,突然想起了Giotto的話語。


他身邊的人為了他皇帝這個位子始終吵得喋喋不休。

「是嗎?既然這麼想要,那麼這個位子就給你們吧。」

然後彭哥列一世──Giotto死了。
但是沒有人親眼看見他死亡、找到他的屍體。
唯一可以確定的是,在他退位的前一天晚上,他還坐在他的皇位上,只有月光透過他頭頂上的天窗照耀著他。

因為他是皇帝,永遠的皇帝
就算死了都是。


夢並沒有就此結束,它跳到了像是六道骸的記憶。

「沒想到會在這裡見到你。」
Giotto對著六道骸熟悉的異色雙眼這麼說。
「啊啊──,你還真的在等啊?」
比起骸發現Giotto還在,他的出現倒是比較令人意外。
他果然十分難以捉摸。


為什麼要讓他看見這些回憶呢?又是誰這麼做?
澤田綱吉一開始就知道了答案。


隔日,澤田綱吉再次來到彭哥列的殿堂,發現Giotto再次出現在這裡。
他不常來,偶爾。不過澤田綱吉可以看到。
他看著Giotto凝望窗外庫洛姆的眼神。


凡事都有個契機,都有個開始。


「……庫洛姆。」
這次他不是在他的記憶裡喊了,而是真正地出聲。
少女回過頭來,面對應該是她初次見面的人影。
但她卻像是熟識已久似的,一笑。


「我喜歡你,Giotto大人。一直一直……」


他像以前那樣,在她的眉間留下親吻。



《完》


×
嗯哼,真的有點抱歉…這是初代祭嗎??!!配角們怎麼有搶戲的感覺囧囧
我錯了……(逃)
從很久以前我就很想寫源氏物語式的兄妹戀,終於讓我寫成了(羞奔)
源氏物語是沒看過啦,不過裡面的重點好像不是兄妹戀的樣子(嘆)
啊哈,Giotto的霧守應該很容易猜到是誰吧XDD?基本上,他跟給綱吉看回憶的是同一個人喔ˇˇ
不懂可以來問我真的(切腹)
這篇也卡了好久,當初還很有愛說
總之很私心的把Giotto對髑的愛滿滿的加進去了(羞奔)

初代祭也要一切順利啊ˇˇ加油加油(灑花)
COMMENT
COMMENT FORM
NAME
TITLE
MAIL
URL
COMMENT
PASS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
TRACKBACK
TB URL : http://hio1216.blog126.fc2.com/tb.php/98-d32fda1b